第一百二十九章 里战

    “徐福的私物?”归不归一脸不明白什么意思的表情,回头冲着百无求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你们谁动徐福那个老家伙的东西了吗?谁拿的赶紧给人家大方师还回去。没看见大方师已经伸手了?你们好意思让人家大方师再把手缩回去吗?”
    虽然老家伙一嘴一个你们、你们的,不过他的眼睛确实盯在百无求的身上。看的二愣子直瞪眼,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吼道:“老家伙,你凭什么说是老子我动的?老子这辈子骂人干架什么的都干过。还就是没有干过偷鸡摸狗的事儿!不信是吗?老子脱给你看……”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将还在昏迷的小任叁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随后当中众人的面开始脱起衣服来。片刻之后。一个赤条条的二愣子便站在广仁、火山众方士的面前。在场的众人除了几个小方士之外,都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妖物光屁股了。虽然看不懂它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脱裤。不过看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
    赤条条的来回转了一圈之后,百无求冲着广仁、火山说道:“看到了吗?老子这二百来斤都在这儿。除非你们家什么徐福大方师生的老子。要不老子就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知道个这中混妖没有道理可讲,当下。广仁没有搭理这妖物。继续微笑着对归不归说道:“归师兄,别的什么给了你也没有什么所谓。不过徐福大方师的私物并非是方士门中的东西,你还是交还回来的好。要不然我和火山再见到徐福大方师的时候也不好交代。”
    “老人家我说的话大方师你不信,这样,你派个方士过来搜。”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将小任叁交还给了百无求。等着大方师派人过来搜身。
    广仁、火山这次和吴勉、归不归一样,也是为了过来找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的。两位大方师算来算去东西如果真有的话,那就只能在这座徐福大方师的别院了。现在这一对师徒也相信。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是邱芳带出来的。广仁是徐福的首徒,真有那件东西的话。他看几眼总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既然是归师兄的事情,那不用劳烦别人。还是我来……”广仁和归不归也是几百年的师兄弟,知道这位归师兄有多狡猾。当下,他也不顾前任大方师的身份。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之后,亲自在他的身上摸索起来。
    广仁几乎连归不归衣服上面每一个针脚都检查了一遍。到头也没有发现还有有一针一线是从竹屋里面拿出来的。当下,广仁将目光又对准了正在斜着眼睛看他的吴勉。
    “轮到我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举起了了双手对着广仁继续说道:“那就来吧,不过别指望就怎么回去。”
    广仁对吴勉要比对归不归还要头疼,他是当年自己的师尊徐福在渡海之前独处过一室的人。这么多年这个男人能有现在的成就,靠着的就是徐福的关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些年来,自己不下有二三十次机会可以致吴勉于死地。随后都放过了他,就是不知道自己师尊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如此的关照这个人。
    事关自己如论如何都要得到的那件东西,就算是要得罪自己还在海上钓鱼的师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现在归不归的术法已经差不多了,只有吴勉自己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虽然之前在皇宫中战问天楼主的时候,这个男人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不过为了那件非得手不可的东西,翻脸也是不可避免了。
    当下,广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开始转身向着吴勉那边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冷笑:“你们都把我忘了吗?还是说广仁大方师你压根就没把我当回事……”
    说话的时候。远处一个人影已经慢慢的向着这边走来。广仁停下了脚步,会有看了一眼。就见之前提前下山的广治已经向着这边走了过来。他走过来的时候,天上的乌云已经开始快速集结在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头顶上。走到了距离广仁还有十几丈距离的时候。乌云已经开始黑压压的将这里遮盖了起来。在乌云的中心一阵电闪雷鸣……
    广治重新回到陆地上之后,和人动手也只是那么几次。当初在王莽的府上。还有一次是在战场上遇到了鲸鲛。不过那一次还没动手便莫名其妙的败在了那条鱼的手上,论起来广治的实力。还真没有谁见过。
    广治的出现让广仁有些意向不到,这个人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同辈。就算术法不如自己。最少也是和广义、广孝相仿。加上吴勉和归不归三个人合力,看来今天的胜负未必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广仁见到了广治之后。不再废话直接指使他那两柄短剑法器飞了出来。两柄短剑好像两条灵蛇一样,围着广仁的身体游走。时不时便从剑锋上面闪现出来一抹寒光。
    看到了自己的师尊首先现出了法器,当下。大方师火山也将自己那柄冒着大火的长剑从空气里面抽了出来。长剑在手的同时,回头冲着那些同样也取出法器的方士们喊道:“这里不用你们,都退下。没有我和广仁大方师的话,谁都不许过来。”
    有了大方师的法旨。那些方士都停了脚步。满脸紧张的看着这边的一举一动,火山名义上的弟子邱芳更是一脸的关切。生怕这些人动手的时候,误将那块床单毁掉。他自小便视徐福如神明一样的人物,徐福大方师交待的事情没有完成,自己便只有以死谢罪了。
    本来谁都以为马上就要动手的时候,广仁突然回头冲着吴勉、归不归于淡淡的一笑,说道:“我们今天只算是切磋术法,并非是私下恶斗。大家多年之前都是同门,里外还要分得清。我们相争不等于和问天楼的争斗,日后几位如果受到问天楼主这样的威胁,方士一门一定不计前嫌鼎力相助。几位几位意下如何?”
    听了广仁的话,广治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任何回答。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如果问天楼主打到方士宗门门口的时候,我们几个也不会闲着。不过,广仁老弟,你到底想要什么东西?说出来让老人家我帮你找找,怎么说我老人家也是和徐福那个老家伙一直长大的。他要藏点什么东西,我老人家弄不好还真的能猜出来一点端倪。”
    “我要找的东西,就在归师兄你们的身上。”说话的时候,本来还在围着广治来回转悠的两柄短剑,突然好像闪电一样的本着广治的位置飞了过去。短剑飞过去的一刹那,广仁本人却突然向着归不归扑了过去。
    广仁师徒很是有些默契,他向着老家伙扑过去的同时。火山也已经冲了上来,隔断了正要过去帮手的吴勉。火山手中的长剑挥过来的同时,将吴勉逼得向后退了四五步。
    广治认得广仁这两柄短剑法器,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长剑。将自己的气息存在长剑之后,祭起来长剑在空中阻挡短剑。广治本人空手向着同样空手的广仁扑了过去。
    眼看着一场大混战正难分难解的时候,空气中又响起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邱芳!快把我身上的封印解来!以为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你了吗?快把我的禁制解除!”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