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段粉色的公案

    老头子看见了归不归之后,仰天一阵狂笑。笑声在最高的时候戛然而止,随后对着森然的对着老家伙说道:“当初为了你,我还特意去了你们方士宗门了两趟。结果第一次听说你被徐福革除方士门墙了,第二次就再也找不到你了。这几百年还以为你已经轮回了,想不到老天爷长眼。让我在轮回之前还能找到你……哈哈哈哈……”说完之后,老头子又是一阵的狂笑。
    等到老人的笑声停住之后,归不归眨巴眨巴眼睛,陪着笑脸说道:“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老人家,老雷,说起来你也有五六百岁了,真正的老人瑞。咱们俩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过去那么多年了,差不多得了。这样好不好,我老人家给你弄一颗长生不老药丸。不过能不能消化的了,就看老雷你的造化……”
    “我呸!”没等归不归说完,老头子竟然一口粘痰吐在了老家伙的脸上。这湿答答的痰里面竟然带着雷电之力,吐在归不归的脸上。直接将他打的向后倒退了几步。等着站定之后,还在不停的抽搐。
    忍着恶心将这口粘痰擦了之后,老头子那边已经骂上了大街:“你这个王八蛋还敢说这个!还不是因为长生不老药。老子也不至于和你费这个心思。当初是哪个王八蛋在华山圣母的寿宴上,拿了春药骗我说是长生不老药的?后来我才知道,你是收了华山圣母的十二颗通芝草,才把我舍给那个四百六十岁的华山圣母的。我们俩当初是拜把子兄弟!你就这么对你拜把子弟弟的吗?”
    百无求好像听故事一样的,听完老头子的话之后,还不忘问问结局:“后来呢?你和四百六十多岁的华山圣母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老头子一声大吼之后,瞬间又萎靡了下来。叹了口气之后,带着几分哀怨的说道:“变成华山圣父了呗……可怜我七十二岁的壮男,因为误服了王八蛋归不归的春药,便宜了那个老妖怪一样的华山圣母。归不归!王八蛋!都是你……”
    当初归不归还真和这个叫做雷祖的老头子是拜把兄弟,当时候归不归二百多岁已经在小有名气,而雷祖还是一个只有六七十岁的小修士。论起来。雷祖还比归不归小了一辈。不过两个人一见如归,还是归不归先提出来,要和这个看上去只有二三十岁的晚辈结拜为异性兄弟的。
    当时。修道之士当中有一位术法高深的女修士叫做华山圣母。就是因为华山圣母的术法太强,还有人送了她女徐福的外号,只不过华山圣母一生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方师徐福。
    那一年是华山圣母四百六十岁的大寿,她还专门给了大方师徐福下了请柬。只不过徐福不想自降身份。当下直称自己身体抱恙,派了归不归代表自己前去参加寿宴。
    老家伙为了在自己拜把兄弟的面前显摆,便特意的将雷祖也叫上。一起参加了华山圣母的寿宴。没有想到的是,在酒席宴间,华山圣母竟然看上了只有二十来岁相貌的雷祖。当天晚上。圣母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雷祖。当下,华山圣母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将归不归叫到了自己面前。这一对男女嘀嘀咕咕了半天。当时雷祖看着还奇怪,归不归哥哥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和华山圣母对上眼了?
    归不归回来之后,二话不说便将他拉到了一间私室当中。随后从小心翼翼的从怀里面取出来一个大拇指大小的绿色药丸,当下将药丸拿在手中,对着雷祖说道:“兄弟。今天你可算是捡着了。我那个师尊徐福送了华山圣母一颗长生不老的丹药,想不到那个娘们儿不识货,让老人家我把这药丸退回去。刚才我就想了,退回去还不如便宜兄弟你。看见了吗?这就是长生不老药,你吃下去就和哥哥我一样长生不老了。”
    雷祖早就听说自己这个结拜大哥是长生不老的身体,现在看到有这么天大的好事要便宜自己,加上多喝了几杯也没有多想。按着归不归的交待,就用身边的酒水送下了这颗丹药。等到药力发作的时候,自己的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雷祖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雷祖便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大床上面,房间里面满是一股古怪的味道。当下他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出了房间。
    向着在外面守候的仆人们打听,他还身在华山圣母的洞府当中。几天前的寿宴早已经结束,他的那位结拜大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些仆人对雷祖的态度好的过分,他自己已经感觉到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雷祖疑惑除了什么事情的时候,那位几天前的老寿星华山圣母突然一脸娇笑的走过来。当下小鸟伊人的贴在雷祖的怀里,看到他吓坏了的样子,才哈哈大笑的将她是如何看中了雷祖,然后又如何用十二颗通芝草买通了归不归,喂他吃下了春药。之后两个人又是如何大战了三天三夜的,听的雷祖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下,华山圣母明显的表示要雷祖对她这个四百六十岁的黄花大姑娘负责。从这一天起,雷祖便一直待在华山圣母的洞府当中。这里的仆人们便以华山圣父称呼。而华山圣母对雷祖也算不错。除了每天的床第之欢之外,开始教授他这一派的术法。
    当下,不知道是不是怕雷祖的体力不好。华山圣母各种天材地宝给这位华山圣父吃着。加上她的亲自手把手的教授。一百多年的时间,雷祖的术法突飞猛进。加上他专攻引雷之术,已经成了当世引雷之术的第一人了。
    艺成之后。雷祖便向华山老母告假。出了洞府之后直奔方士宗门,去找他的结伴大哥归不归理论。没有想到的是,在半路上便遇到了正准备着回宗门的雷祖。当下。满腔愤恨的雷祖找到了归不过理论,话不投机便当场动手。
    归不归没有想到一百多年不见的雷祖术法会突飞猛进,加上轻敌之下失了先手。在雷祖的引雷术之下差点丢了性命。如果不是徐福路过的时候救了他,那个时候老家伙差不多已经交代了。
    回到了华山圣母的洞府之后,雷祖没有丝毫懈怠。继续开始修炼术法,一直等到华山圣母轮回。他接掌了洞府之后,又前后两次前往方士宗门去找归不归的麻烦,不过第一次听说老家伙被革除了宗门。再次去打听归不归消息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就好像彻底失踪了一样,再无音讯。
    现在看到了这位雷祖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正赶上归不归的术法耗尽,吴勉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看来这次弄不好自己的小名就真的要交代了。
    当下,归不归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当下,他嘿嘿一笑,对着自己昔日的结拜兄弟说道:“老雷,不是我这个当哥哥的说你,当年我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自己想想,没有华山圣母的话,你的术法能有现在的成就吗?”
    “那么说我还要谢谢你这个大媒人了?”雷祖一声大吼之后,天上物不清的雷光已经寄居在了一起。眼看着在雷祖的一句话下,这数不清的雷电就要打下来的时候。空气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雷祖,你太小看方士一门了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