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广仁的逆转

    前任大方师身后还站着另外一个‘广仁’,看到‘雷祖’已经恢复了真身,这位‘广仁’的身子一晃,竟然变成了和吴勉、归不归等人一起居住过几年的方士左慈。难怪刚才这位‘方士’一直没有怎么动手,最后他和‘雷祖’动手的时候,两个人都被耀眼的光芒遮住,看不到他们是如何动手的。
    三个人当中,只有火山还是本人。他们三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出来吴勉已经完成了五行遁法。只要他们有一点动作,吴勉便会带着归不归和百无求离开这里。当下,在广仁的指示之下,三个人都停住了脚步。
    “徐福大方师的私物在任叁的身上,你们几个人只有它身上的衣物是完好无损的……”广仁叹了口气之后,终于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进了客栈之后,它故意和方士找麻烦钻到了地下,其实已经将那件东西藏在了地下。你们看似是上来取回藏在这里的东西,实际是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现在那个人参娃娃已经已经取了东西,正在什么地方等着你们。是吧……”
    看到吴勉已经做好了五行遁法的准备,归不归也开始有恃无恐起来。冲着广仁嘿嘿一笑,说道:“到底是当过大方师的人,就知道瞒不过你的。而且你想的也好,如果不是找错了人。当时老人家我可能会让任叁把那张单子拿出来,用它来换老人家我的一条命。你假扮的那个人老人家我不久之前刚刚见过,我们老哥俩的话都说开了。他再来找麻烦的话,那就真的说不通了。”
    “雷祖……”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久之前刚刚见过这个人,那么说起来的话,应该就是归师兄你应邀我之邀在刘秀帐前出力那个时候了,是吧?刘秀大军经过路过华山,就是那个时候吧?”
    归不归一首打在了自己便宜儿子的肩膀上,笑呵呵的对着广仁说道:“老人家我就说广仁你天生就是当大方师材料……”
    “你们俩留着下次见面在互相吹捧吧”这个时候,吴勉已经不耐烦起来,他重伤初愈,能凝聚起来这点术法不容易。说话的时候,已经抓住了归不归的肩膀,同时运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广仁、火山的面前。
    火山本来还要拼着最后再给吴勉他们来一下,不过动手之前,却被自己的师尊一把抓住。直到那二人一妖彻底消失之后,广仁的嘴角这才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满月之后,这位前任大方师对着现任大方师说道:“这么多次,我们每次对吴勉、归不归他们都是棋差一招。不过这次他的心急了,给了他们一点机会就等不及……”
    说完之后,广仁带着火山向前几步,站在吴勉他们消失的位置上,这附近也只有这么可有运行五行遁法。回头看了左慈一眼之后,前任大方师说道:“等我离开之后。按着火山教授你的方法,改了这里的阵法、禁制。从今之后,这里除了火山大方师之外,谁都不可以再进来。就算是我也不可以……”
    看到左慈答应了之后,广仁这才回头对着现任大方师说道:“现在知道归不归哪里出了纰漏了吗?”
    火山想了片刻,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广仁说道:“是广治,师尊您已经派人跟踪了他。广治的落脚点就是他们要汇合的地方……”
    现任大方师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开始催动了五行遁法。火山说完之后,前任大方师微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抓在火山的身上。随后两个人在左慈的眼皮地下消失……
    片刻之后,广仁和火山师徒俩两个人出现在一处山涧当中,距离此地二三十丈远的位置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这里已经站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个人是同为广字辈的广义,竟然一个是从海上回来替徐福大方师取回私物的邱芳。
    见到了前任大方师和自己的师尊出现之后,邱芳恭恭敬敬的行礼说道:“一刻钟之前,那个人参娃娃带着徐福大方师的私物进到了里面。片刻之前,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一起进去,广义师祖已经在地脉中使用了禁制。里面的人不可以使用五行遁法出入。”
    “徐福大方师倒是没有看错人。”广仁冲着邱芳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你提醒,可能我都会让广治这样混过去……”
    这个时候,火山才明白是自己的这位挂名弟子提醒,自己师尊才会布出来这么一个反制的局。自己丝毫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却被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子想到了,看来那位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大方师,将这个人发给自己当弟子,似乎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当时的情形也由不得火山胡思乱想,这个时候,广义正走过来要和前任大方师商量如何杀进山洞的事宜。广仁微微一笑之后,冲着自己这位师弟说道:“不用我们进去,归不归是何等样人?这个时候他应该反应过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突然高声对着山洞里面说道:“归师兄,山洞里面太过狭小,有什么话还是出来说吧……”
    “老人家我进到山洞的时候,右眼皮便一直跳个不停……”广仁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山洞里面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说到这里,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想来想去你放老人家我走的时候太随意了,放水放的过了头。我老人家受累问一下,毛病是出在广治身上吧?广仁,你派了人跟踪广治,一边做戏赶我们走,一边在这里守株待兔。广仁大方师,你身边最近是不是多了什么高人?”
    “归师兄,和你说过的,还是叫我方士广仁吧”广仁微微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高人是有一位,还请归师兄你出来见见吧。对了,你那件蛛丝链的法器已经用不上了,是不是已经送了广仁师兄?”
    广仁说这话的时候,老家伙正将自己手上的蛛丝链解下来,准备交给广治。一会出其不意的时候,让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突然发难。想不到外面的广仁会突然说到这里,当下广治已经被前任大方师看穿。当下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还是再次将蛛丝链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这个时候,吴勉已经将小任叁带回来的那块床单打开,正在上面仔仔细细的寻找什么。这个白发男人一边查看着床单,嘴里一边对着归不归说到:“多耗些功夫,东西在我们手上。把里面的东西都背下来,再还给他们……”
    “刚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也没有这么多的心眼儿啊。”归不归冲着吴勉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这几年你也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也不知道是被谁带坏了……”
    归不归话里话外的暗捧自己,看到吴勉白了自己一眼之后。老家伙又忍不住的笑了一下,随后高声对着外面的人说道:“广仁啊,不是老人家我不出去,这件事太大,你就让我老人家干巴巴的把东西给你……怎么说你也是做过几天大方师的人了,这边人情总是知道的吧?不过老人家我清贫寡淡的惯了,这样,就那么几个小贝壳空了,大方师你替老人家我续上吧……”
    这句话说完,吴勉突然转头看了老家伙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早就算好会这样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