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怪异的邱芳

    片刻之后,小任叁溜溜达达的走出了山洞,走到了广仁的面前之后,将手里面的储金交到了前任大方师的手里,随后奶声奶气的说道:“我们家老不死的说了,只要你们俩大方师帮他把这个小玩意儿储满了术法。他就把那张被单子还给你们。”
    看到了储金在眼前,广仁脑仁都疼。当初是合照他、广义和广悌三个人的力量,分做几次才勉强将储金蓄满的。就这样还差点脱力,头晕眼花、脚步虚浮的好几天才恢复了正常。
    吴勉和归不归不出来,却让这个小家伙来送储金,而小任叁和席应真的关系,修道圈子里已经路人皆知了。对这个小家伙,广仁也只能和颜悦色的,连个重话都不能说。当下,前任大方师笑眯眯的对着小任叁说道:“你们家那个老不死的,就不怕我们这些人冲进去吗?到时候连术法都省了。”
    “不怕啊”小家伙异常肯定的对着广仁回答道:“老不死的说了,你们敢冲进去抢。他就敢一把火烧了。到时候那黑锅扣在我们人参和二愣子百无求的身上,看在席应真那个老头儿和妖王的份上,你们也不好意思真把我们俩怎么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看了站在广仁身后的邱芳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说到妖王我们人参想起来了,那个谁,就是你,上次你和妖王到底说什么了?那个老头儿当时眼睛都冒火了,非要弄死那条鱼。我们在旁边怎么劝都没有用,你一句话就能说服妖王让它放了那条鱼一码。这些日子我们人参一直都在寻思,那个好面子的老头儿,怎么就被你一句话说的改了主意?”
    小任叁说到这几句话的时候,两位大方师连通广义的目光便都停留在了邱芳的身上。这位从海上回来的方士面容不改,http://b.guidaye.com低头冲着小家伙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是我在转述徐福大方师的话,这个自然是不方便和你说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见徐福大方师。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问他。”
    两句话即回答了小任叁。又封住了广仁他们的嘴。小家伙冲着邱芳做了个鬼脸之后,便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山洞当中。眼看着要进山洞的时候,它还不忘回头冲着广仁他们说道:“贝壳满了之后喊我一声,记得一定要储满啊,眼看着就要冒出来的那一种。”说完之后,小任叁不再理会他们。转身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山洞里面。
    看着小任叁消失之后,火山的表情马上变了。他冲着自己那位新弟子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邱芳。你还有什么事情再瞒着我们?”
    听到自己的师尊语气不对,邱芳马上对着火山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说道:“这是临回来的时候,徐福大方师嘱咐我去见妖王说的几句话。本来弟子还要再去妖山一趟的。没有想到后来会在半路上遇到妖王要杀鲸鲛。这才将徐福大方师嘱咐的话说了,妖王看在徐福大方师的份上,这才饶过了鲸鲛。只是这话徐福大方师嘱咐弟子的时候,并没有说可以将这几句话告知他人,弟子这才没有说……”
    “好一个不可以告知他人,天地君亲师……邱芳。你还真的是把我放在最后了。”火山冷笑了一声,还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广仁突然说道:“既然不方便说,那就不用说了。不过眼前还有一件事,邱芳,你来替大方师想想办法。”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将手里的空储金交到了邱芳的手上。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件事交给你了,你如何能说动里面的人将徐福大方师的私物交出来?既然连妖王都能说动,那么说服一个归不归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邱芳苦笑了一声之后,看着手里的储金犹豫了一下。随后就见他的手一翻,随后一个储金便凭空的变成了两个。邱芳将第二个储金交还给了广仁。随后说道:“弟子出来的时候,徐福大方师赏赐了这个给我。本来是备着不时之需的,现在正好用上了……”
    邱芳的身上能有储金这样稀罕的法宝,就连广仁都没有想到。用带着深意的目光看了这个自己徒孙辈的男人一眼之后,前任大方师似乎明白自己的师尊代火山收徒的缘由了。
    将储金交到了火山的手中之后,广仁、广义和火山三个人走到了一起。他们三个交头接耳的商量了片刻之后,火山对着山洞的方向高声喊道:“归不归先生,储金已经满了,请你来取一下。顺便将徐福大方师的私物带出来。”
    片刻之后,没见归不归走出来。他那个便宜儿子百无求却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山洞里面走出来,走到了火山的面前之后。瞪了这位大方师一眼,随后一把从他的手里将储金抢了过去。最后转头就向着身后的山洞走回去,不过二愣子走了没有几步。就见眼前晃过了一到人影。那位大方师火山冷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说道:“拿了就走,想不到你还真是空着手就敢出来……”
    “你骂谁空手套白狼?别以为老子是妖就听不懂你们人的弯弯绕。火山。论骂街,我让你十二个。”火山一句话还没说完,百无求的眼睛便再次瞪了起来。随后它从自己的怀里摸出来另外一个空了的金贝壳。将它放在了火山的手上,说道:“你要是不说,老子都忘了把这个给你。把这个储满了。一会老家伙用被单子来换。记住了!要满出来的那种,别储个三五分满就来糊弄我们。”
    听了百无求的话,火山顿时大怒。他一把拽住了二愣子的衣服领子。咬着牙说道:“刚才任叁亲口说的,我们把那只储金蓄满了术法,归不归就用徐福大方师的私物来换。一个之后又是一个。你们还有完没完……”
    “它一个吃奶的孩子,说的话你也敢信?”虽然被火山制住,不过百无求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它瞪着眼睛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别以为老子是妖,你们就敢欺负老子。有本事你直接动手弄死老子,大不了妖王在下山给老子报仇……”
    说到了妖王,火山心里又嘀咕了起来。妖王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上次他们差一点就诛杀了那个老家伙,这么多年却没见它回来报复。如果现在因为这个二愣子,再挑起来天下修士和群妖的争斗。别说是他了,就连那位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大方师都负担不起这个责任。
    就在火山犹豫的时候,广仁已经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前任大方师没有理会任何人,径直的向着山洞的方向走去。百无求看到皱了皱眉头,舔了舔嘴唇正准备骂街的时候,冷不丁山洞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正是他的‘亲生父亲’归不归。老家伙手里拿着一张床单,笑嘻嘻的对着它说道:“傻儿子,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又把东西搞错了吧?让你拿床单出来的,谁让你那贝壳的?年纪轻轻的记性就这么不好,到了我老人家这个年纪,还怎么……广仁你怎么过来了?说好了老人家我给你送去的,就是这张单子了。也不知道谁塞到我们家任叁的衣服里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小眼睛越过了广仁,冲着远处的邱芳眨了眨眼睛。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