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西关阳家

    归不归看中了方士一门的炼丹炉,虽然广仁也得了那张丹方,不过上面写的东西都是基于吴勉的老丹方为基础。就算两位大方师得到改良的丹方也无从下手,这样算来,宗门里面那几口上好的炼丹炉应该还是闲置的。
    广仁是聪明人,归不归只要实话实说。告诉他手里有一张徐福留下来的丹方,要借用方士一门的炼丹炉。这位方士一门的前任大方师多半不会拒绝他们,这样即可以知道那张到底是什么丹方,又可以在他们炼丹的过程中窥探。前任大方师何乐不为?
    不过预想的永远比不上实际中事态的发展,他们几个人赶到方士宗门的时候,才听说广仁已经闭关苦修术法了。而现任的大方师火山并不像他师尊那么好说话,对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一脸的防备之心。三两句话之后,老家伙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已经无望。加上吴勉也是一个冷脸的人,归不归也怕他们俩哪句话没说好再打起来。客气了两句话之后,归不归便起身告辞,带着吴勉这些人离开了这里。
    从方士一门走出来之后,他们几个人便回到了原本的洞府当中。归不归也开始盘算起来剩下几口出名的丹炉。就在老家伙掰着手指头算计哪口丹炉合用又容易下手的时候,洞府外面突然闪过一个人影。
    一个五六十岁、须发皆白的老人站在洞府门口。对着洞府里面看了一眼之后,说道:“归不归先生在吗?术士阳虎前来拜望归老先生……”
    这句话让站在门口的小任叁吓了一跳,小家伙当下毫不犹豫的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不过随后这位叫做阳虎的老人下句话让小任叁又从地下冒出了头:“任叁少爷,听说你也在这里。我还给你带来一个小玩意儿,少爷你和归老先生说一下。就说大术士席应真昔日弟子阳虎求见归老先生,有一件要事和归老先生商量。”
    听到这人自称是席应真的昔日弟子,而且他身上的气息也几次在皇帝刘秀的身边出现过。吴勉、归不归二人都知道洞府外面的老人正是暗中护卫皇帝的修士高手,想不到他竟然会和那位大术士扯上关系。
    只要外面的人不是徐福派来的新人,那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当下,归不归走到了洞口,笑嘻嘻的看着老人说道:“阁下是席大术士的弟子,怎么没听大术士说起过?”
    “应真先生受过的弟子不少,不过他老人家却极少有承认的。”外面的白发男人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他老人家也是记得我这个昔日弟子的,应真先生今天主动找到了我。说归不归先生您手上有长生不老药。应真先生特地嘱咐我,您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一定会分几颗长生不老药给我的……”
    “你说是应真先生让你来找我要长生不老药的?”归不归回忆了一下。自己这边几个人好像只有百无求隐隐约约的说漏过几句,看来这位看着没什么心机的老术士也不白给。只不过他也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要不老药没有什么用处。不过这样的便宜也不能不占归不归的,这才将自己的弟子叫来,让他来管自己要长生不老的丹药。
    想明白之后,归不归解除了门口的阵法和禁制。笑嘻嘻的走出去。客气了几句之后,老家伙也没有将老人让进洞府的意思。就站在门口对着这个叫做阳虎的老术士说道:“你来得早了,我们连丹炉都没有置办起。更不要说炼丹了。这样,过个十年八年的你再过来。丹药什么的我老人家给你留着,怎么说老人家我和你以前那个师尊。还有没什么关系师兄百里熙都有交情……”
    “归老先生你说炼丹炉还没有办齐,是吧?”没等归不归说完,阳虎突然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不瞒归先生,我阳虎是西关阳家的长房长孙。以炼制丹炉出名的西关阳家,您老人家不会不知道吧?”
    从徐福和席应真那里算起来。阳虎和归不归算是同辈。不过阳虎对老家伙客气的过了,看在长生不老药的份上,这位席应真昔日的高徒竟然对归不归称呼您老人家。连脸皮比城墙都厚的归不归脸上都有些微微发烫。
    不过阳虎的自我介绍还是打动了老家伙,当下,归不归“咦”了一声。随后上下打量了一番老人。随后才说道:“三百多年听说过,不过你们阳家不是遭了天忌,一场天劫死了半族的人。永世不在炼制丹炉了吗?”
    说到这里,阳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当时的族人是发了誓不再炼制丹炉的。不过当初有三口封存的丹炉。后来送了应真先生一口丹炉,以答谢先生收我为徒的恩情。徐福大方师出海之前,那时候的族长又送了一口丹炉。现在还有一口丹炉……”
    听到阳虎的话之后,归不归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当下接着这个白须老人的话,继续说道:“还有一口丹炉你将它藏在皇宫当中,老人家我知道你守在皇帝身边。开始还以为是刘秀高薪礼聘。现在听了你的话,才明白其实是你要把丹炉藏在皇宫当中,这才和刘秀有了盟约。他替你看着丹炉,你保他皇帝的性命。是吧?”
    阳虎先是不由自主的错愕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老家伙竟然就凭着自己的几句话,就复原了这些年他所做整个的事情。如果不是事前已经知道了归不归的鬼神心思,他甚至会有这个老家伙是刘秀派来试探自己的想法。
    反应过来的阳虎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再次说道:“看来一切都瞒不过归老先生的耳目,当初族中只剩下这一口丹炉。天下的修道门派都在虎视眈眈,如果不是应真先生庇佑,这口丹炉早已经不知道便宜谁了。不过应真先生也不能永远替我的族人,看守这口丹炉。等到艺满之后。应真先生便周游四海,我看守这口丹炉又有一两百年。
    后来刘秀在河北起兵,大军从我族人居住之地路过。当时便有了将这口丹炉藏在刘秀身边的想法。我带着几个族人一直化妆成他手下的兵卒。带着这口丹炉一直守在刘秀的身边,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很快便被皇帝察觉。他亲自找到了我,三两句便说动我。将丹炉放在他的身边,不过我要听从他之命,守在皇帝的身边,听从他的差遣。”
    “就知道刘秀那娃娃不是一般的皇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放在皇帝的身边,你就放心了?”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这口丹炉会藏在皇宫里面”阳虎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天下谁去皇宫里面寻宝,都不会是奔着这口又沉又笨的丹炉来。”
    当时,一口好的炼丹炉难求。如果不是丹炉太差的话。当初燕哀候的女儿遇到丹炉炸膛,那时候燕哀候可能已经渡了天劫之后,已经羽化成仙了。而吴勉、归不归要炼制的长生不老药对丹炉也是极为讲究。本来正在发愁丹炉的归不归见到了阳虎。
    当下,归不归答应了长生不老药炼制之后,给阳虎他一颗不老的丹药。不过前提是一定要将丹炉送来,阳虎满口答应之后,走出了大帐,去安排将丹炉送来。
    眼看着他就要走的事后,小任叁对着他说道:“你没忘了什么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