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刘秀的心思

    阳虎已经走到了洞府门口,听了小家伙的话之后,哈哈一笑,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酒壶来。回身将酒壶放在了小家伙的手里之后,说道:“知道任叁少爷你喜欢这个,这是徐福大方师亲手酿制的蜜酒。当年他出海的时候。我还去相送过。大方师和我投缘,便送了壶酒给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没舍得开封,这次借花献佛请任叁少爷尝尝徐福大方师亲手酿制的蜜酒。”
    “还是你知道心疼我们人参。”听到阳虎送的是酒,小任叁当时便眉开眼笑的接过了酒壶。本来在徐福的私人别院里面带出来一坛子蜜酒的,不过在和鲸鲛打斗的时候,酒坛已经被打碎,醒来之后的小任叁还伤心了好一段的时间。
    现在虽然只有小小的一瓶酒,不过好歹也算是满足了小任叁的一个心愿。而且阳虎也是个会办事的,当初得了这一壶酒之后,他便找了巧匠用锡封了壶嘴,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跑了酒气。
    当下,小任叁当着所有人的面,掰开了酒壶的锡封。将鼻子凑到了壶嘴的位置闻了闻酒香之后,小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不是好笑的归不归之后,对着他说道:“老不死的,这酒的味道怎么闻起来怪怪的……”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已经习惯性的喝了一大口蜜酒。酒水刚刚进到嘴里,小家伙的脸上已经变了。它粉嫩的五官已经纠结到了一起,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将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冲着归不归说道:“你们家徐福就这手艺?这个也叫酒吗?砒霜兑水也比它好喝!就这手艺徐福也好意思叫大方师吗?呸!”说到最后的时候,小家伙将手里的陶制酒壶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将这个小酒壶摔得粉碎。
    阳虎当初得了这壶酒之后,便一直封存着没舍得喝。现在看到传说中嗜酒如命的小任叁竟然连酒壶都摔了,当下这位术士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看到小任叁由于极度的失望,终于开始骂街的时候,归不归哈哈的一笑。回头看了一眼也在跟着叹气的吴勉之后。笑着对小任叁说道:“不是老人家我在背后议论徐福那个老家伙,我老人家也承认他这辈子什么都好,不过就是酿酒一直都没有找到门道。你现在能喝到这样的就算不容易了。当下徐福第一次酿酒请宗门所有的方士喝。结果给他拍马屁的方士也是下了本,一口干了之后有七个方士当场诱发了风弦。倒在地上就开始抽羊角风……”
    归不归永远都不会放过背后说徐福坏话的机会,老家伙一边说着,一边学着当时小方士在地上抽搐的样子。看的他身后的便宜儿子直皱眉头,在归不归闹正欢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老家伙。老子怎么觉得你被徐福关押、封印的怎么一点都不冤?”
    阳虎在这里尴尬,当下推说要回去取丹炉,离开了这座洞府。等到这个人离开之后。吴勉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对着正在和自己便宜儿子掰扯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说说他是怎么能找到我们这里的。如果说广仁能找到这里的话。那说的过去。不过阳虎凭什么能找到?这个不会是席应真告诉他的吧?”
    “大术士要是有这个本事,回来的时候早就找到任叁了。”听到吴勉说到了关键的地方,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不是席应真那个爸爸,不是广仁、火山的方士一门,问天楼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那样的话。现在还能找到我们的就只剩下一家了……”
    半个时辰之后,洛阳新都中的皇宫里面。阳虎正恭恭敬敬的站在皇帝刘秀的面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着这位皇帝陛下说了一遍。说到小任叁将徐福的蜜酒吐出来、骂街的时候。惹得这位皇帝陛下哈哈大笑。
    好容易止住了笑声之后,皇帝对着身边的近身内侍说道:“将宫里收藏徐福大方师酿造的蜜酒都找出来,等到各地的诸侯王进京的时候。请他们也尝尝徐福大方师的手艺。朕都等不得要看看他们一口酒下去,倒在地上抽羊角风的样子了。”
    趁着刘秀心情大好的时候,阳虎想要锦上添花。当下他陪着笑脸对皇帝说道:“陛下,等到他们的长生不老丹药炼成之后,一定要留出陛下与皇后……”
    “这个还是算了”刘秀回头冲着阳虎笑了一下,没等他说完便有继续说道:“长生不老不是死不了。朕不长生的话可能还有几十年的寿数可活。一旦真的长生了,挡了别人的路或许连几年都活不下去。死在外敌的手中也罢了,朕可不想最后命丧自己的儿孙之手,自古以来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说到这里,看到阳虎不知道怎么接自己的话。当下,刘秀笑着摆了摆手。再次说道:“还是说说丹炉的事吧,你寄存在朕这里的丹炉随时都可以拿走。不过朕还是有句话要叮嘱阳虎先生,长生之道本来就是逆天行事。此道凶险至极,阳虎先生若无十足把握还是不要轻易尝试。毕竟先生修为不宜,一旦有什么差错的话,得不偿失……”
    看到阳虎虽然表面恭敬,不过对自己最后这几句话还有颇有些不以为然。当下刘秀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让近身内侍带着阳虎去取那件丹炉了。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之后,这位皇帝陛下微微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人人都说长生好,能看开的人又有几个?”
    说话的时候,刘秀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蚕豆大小的黑色药丸。在手中把玩了一下之后。古怪的笑了一下,又将它收回到了怀里。
    当天晚上,阳虎便带着丹炉回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的洞府。阳虎识趣的很。只是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洞府。他在洞府的山下搭了一座小小的帐篷,就在这里一动不动的等着起炉的那一天。
    隔了一天之后,归不归将各种所需的天材地宝汇总,随后在洞府里面开辟了一间洞室,老家伙一个人在里面按着徐福留下来的丹方,开始炼制起长生不老药的新方来。
    当初这样的事情都是吴勉和老家伙一起来的,不过自从吴勉显露他在炼器、丹这一道上没有丝毫天赋之后,这样的事情便由归不归一个人独自来办。似乎老天爷不会让什么人十全十美的。徐福大方师酿酒,吴勉炼器、丹都能说明这个道理。
    当初徐福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时候,归不归就在他的身边帮忙。后来吴勉炼丹仅有几次成功的。也是归不归在一旁帮了大忙。虽然丹方已经有了修改,不过对老家伙来说,还是比别人轻松许多。
    就在四十九天之后。老家伙的炼丹室里面突然飘散出来一股异香。不止是洞府里面,就连整个高山都能闻到这股独特的香气。本来还在帐篷里面等待的阳虎闻到了这股气味之后,心里马上便明白出了什么事情。
    当下,这位席应真大术士的昔日弟子心里一阵狂喜。随后他直接从帐篷里面冲了出来,当下激动的都忘了使用五行遁法。迈开大步一路跑到了洞府之前,对着里面大声喊道:“归老先生,长生不老药已经炼成了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