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死囚的变异

    听了百无求的话,正在陪着归不归擦拭丹炉的广治眼睛便直了。不过归不归倒是没什么,老家伙嘿嘿的一笑,说道:“废话,都说是死囚了。他们是长生可不是不死,把脑袋砍下来就算是徐福那个老家伙也得咽气。”
    广治悬着的一颗心还没等放下。便听小任叁说道:“老不死的,你才废话。我们人参还不知道这个吗?是衙门里面的官差说的,十多年前死囚牢里面的六个犯人突然疯了。打碎了牢墙跑到大街上,随后是个什么修士做法才弄死这几个死囚的。大侄子,我们人参说的没添油加醋吧?”
    “没,三叔你说的对”当下。百无求哈哈一笑,对着脸色已经发白的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子给你作证,任老三你添油加醋的话。老子全家烂……”
    这个时候。归不归的脸色也变的有些发白。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和广治一起运用了五行遁法瞬间到了当初试药的县城里面。吴勉看了看两个人消失的位置,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也跟着他们俩一起消失在了空气当中。百无求和小任叁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二愣子对着小家伙说道:“三叔,要不要跟着去看看?”
    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百无求,拿过一个酒坛子,嘴对嘴喝了一口之后,说道:“让你爹他们去忙乎吧,都是他们人惹出来的货。大侄子,咱们好好休息一下,弄不好还要再回饵岛一趟。以后别说咱们妖惹祸,他们人惹祸就是打的。”小任叁的话刚刚说完,百无求的怀里便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猫脑袋。对着小家伙叫了一声:“孽……”
    归不归和广治太过匆忙,到了县城之后才想起来他们忘了打听是在那个酒馆。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两个人直接奔了衙门。找了一个上了年纪衙役,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广治已经将他推进了一个空房间当中。
    “你们想干什么!这里是官……”官衙的衙字还没有出口。就见面前那个年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从怀里掏出来一大把金锞子。将这把金锞子仍在了老衙役的身上之后,归不归说道:“都是你的!现在问你什么说什么!多一句嘴,金子就是别人的了。”
    当下。老衙役也来不及喊叫了。他蹲在地上一边捡着黄金,一边陪着笑脸说道:“老人家您说,只要我知道的。言无不尽……”这个老衙役在官衙干了二十多年,刚刚也就是他在酒馆里面多喝了两杯,说当年的往事引起两只妖物注意的。
    差不多十年前,本来在死囚牢里面等死的几个死囚突然疯癫了起来。这几个人竟然将将死囚牢的牢墙撞塌。随后冲到了大街上。本来这样越狱的事情也不算什么,不过这六个死囚冲到了大街上之后,并不逃走。而是见到大街上的行人就杀。片刻之后便在官衙外面留下几条人命。
    出事的地点就在官衙外面,得到死囚逃走正在外面杀人的消息之后,几十个衙役手拿刀枪棍棒便冲了出来。其中一个人正是被归不归用金锞子打在脸上的老衙役。
    见到了这几个死囚之后,这些衙役都吓了一跳。就见这几个人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的皮肤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好像是枯树皮一样。这六个人的头发已经全部掉落。头皮上面的皮肤已经龟裂,时不时便有鲜血渗了出来。他们的眼睛血红,这个血红不是形容词,鲜血正顺着他们几个人的眼角流淌了下来。
    这几个人早上还见过,虽然说他们前几天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变得有精神起来,不过也没有这样好像要吃人的样子。
    当下,衙役举着刀枪杀了过去,不过刀砍枪扎之下虽然将这几个死囚放倒,不过他们马上又慢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刚身上的还在哗哗流血的伤口竟然自己愈合了,这还不算,再次爬起来的死囚们好像变成了野兽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将几个衙役扑倒。
    随后。他们将这些衙役抓咬致死。弄死了衙役还不算完,死囚们将衙役的肚子豁开,抓住了里面的心肝内脏大嚼起来。吓得其他的衙役三魂出窍,当下再也无心恋战,十几个衙役一哄而散。
    没有了衙役们的干扰,死囚们便更像变成了恶魔一样。在大街上见人就杀,开始杀人之后还大嚼内脏。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他们在城里疯狂的杀戮。城里的百姓被吓得四散奔跑。
    好在有一个寻友的修士经过此地,见到了这个情形之后。施法将这几个死囚引到了城门的千斤石下。当下放下千斤石压死了四个死囚,随后,修士又想办法将剩余的两名死囚引到了绊马索阵当中。将他们俩绊倒之后。埋伏在附近房上的衙役用大石将两名死囚的脑袋打烂,这才收拾了残局。
    “两位老爷,你们是知不道啊。如果不是当初王莽乱政的时候,冯异将军在城门上吊了这块千斤石。当时还指不定要死多少人呢”老衙役是当时亲身经历过的人,现在想起来那时的场景,手上竟然还在打着哆嗦。
    “怎么办。我们惹下大祸了……”这个时候,广治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身体。他的肠子已经都毁青了,当初就是不知道再等等看。等个百八十年,如果那几个死囚没有变化在回到饵岛献药也不迟。
    “你先别急,岛上的都是方士。会用术法压制,未必有你想的那么糟。”说完之后,归不归擦了擦冷汗。丹方是徐福改过的,他虽然和那位大方师闹了几百年,不过骨子里面还是信服他的术法。就是因为太相信徐福,才会闹出这样的大祸。
    虽然嘴上安慰广治。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心里也明白饵岛上的人已经是凶多吉少。本来老家伙的城府也不至于如此,想到饵岛一百多方士因为他变成饿鬼一般的任务,老家伙就有些手足无措的无力感。这个术后,房间里面又凭空多了一个人影,白头发的吴勉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吴勉出现之后。看了归不归和广治一眼,随后对着目瞪口呆的老衙役说道:“现在是哪位皇帝当政?这里出事之后,你听说皇宫出过什么事吗?比如说皇帝病了什么的。”
    “现在还是建武皇帝啊。”老衙役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凭空出现的。不过现在怀里面装满了金锞子,当下多少曾加了几分胆气。想了半天之后,继续说道:“老神仙,咱们这里也是穷乡僻壤。你想知道什么问我一个衙役也没用啊,您去问问官老爷,他或许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不行了,你们去问吧,我要回饵岛看看……”广治已经顾不上什么,当下已经运用了五行遁法,当着老衙役的面消失在了空气中。
    如果不是归不归自己陷在了里面,他也不会手足无措。现在被吴勉一提醒,老家伙也冷静了许多。当下他对着吴勉说道:“跟着老人家我去皇宫看看,如果阳虎还活着,就说他有了中和药效的法子。如果他也没了……咱们这辈子就别上饵岛了。”
    说完之后,两个人一起消失在了原地。房间里面只剩下一个老衙役孤零零的站着,摸了摸怀里,那一大把金锞子还在,这才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也不是做梦啊,真遇到神仙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