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刘秀的庇佑

    吴勉和归不归出现在皇宫的时候,正赶上刘秀在皇后阴丽华的宫里用晚膳。看到他们俩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皇帝、皇后同时吓了一跳。不过看清了来人之后,已经四十来岁的刘秀哈哈一笑,叫住了已经冲到了一半的侍卫。随后起身对着两个人说道:“十几年不见了,朕派了那么多人马寻找两位仙师未果。想不到东海公主大婚的日子。你们两位便回来了。来,内侍,也不用给两位仙师另摆酒席了。加两付餐具,朕与仙师同桌而食……”
    阴丽华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吴勉和归不归了,当下这位皇后起身对着他们俩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借口要去给太后请晚安。当下在一群宫娥、老妇的陪同之下,离开了自己的寝宫。
    有关阳虎的话题,实在不适合让皇后听到。一直等到阴丽华离开之后,归不归才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皇帝说道:“陛下,多年未见,您还是龙威不减……”
    归不归一句话没说完,吴勉已经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打算明早再说正题吗?长话短说——”
    归不归冲着吴勉讪笑了一声之后,回过头来继续对着刘秀说道:“是这么回事。陛下,您还记得一个叫做阳虎的术士吗?十年前他应该是在陛下驾前效力的,现在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十年前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阳虎?”皇帝眨了眨眼睛之后,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空气说道:“飞柳小姐,两位仙师是来摆放尊师。麻烦你通秉一声,请阳虎先生赶来与两位大方师相见。”
    “飞柳遵旨……”一声娇喝之后,一个女人的身影从大殿的顶棚上面飘落了下来。落地之后,就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妇站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前。别看她只是一介女流,隐藏起来之后,连归不归这样的老油条都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这个叫做飞柳的少妇是阳虎的弟子,平日里本来是守护皇后阴丽华的。故而才隐身在皇后的寝宫当中。刚刚阴丽华离开的时候,飞柳密音询问过她是不是要跟着皇后一起离开。不过那样的人,她便要在吴勉、归不归二人的面前现身。
    阴丽华让飞柳继续护卫皇帝。没有刘秀的那一声,这个女人是不会突然现身露面的。不过就在飞柳准备用传音之法去请自己师尊的时候,一个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在空气中响了起来:“老术士阳虎见过陛下——归不归!你还有脸见我吗?说!十年前你是如果用假的长生不老药换取了我的家传丹炉。快把丹炉换来!”
    因为有过在饵岛继续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打算,归不归跟着广治回到饵岛的时候,将阳虎的丹炉一并带去的,本来向着阳虎已经变成了长生不老的体制。是不会好意思将这个丹炉再要回去的。想能想到当初这件事会有这样的变化。
    “阳虎兄,看到你没事那就是太好了。”归不归难得的说了一句由衷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年给你的那颗药丸吃了还是没吃……”
    “吃了你那毒药。这个时候我已经转世多时了!”阳虎在盛怒之下,也顾不得皇帝就在身边,当下就要伸手去抓归不归的脖子。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老家伙身边的吴勉一声冷笑,抬手对阳虎的方向一挥。
    吴勉和归不归人手一根蛛丝链,阳虎是知道的。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白发男人挥手的同时。他的身子已经作出了反应。整个人瞬间向后退出去三、四丈远,就在阳虎退后的同时,他刚刚所在位置身后的一根宫柱已经一分为二。“轰隆”的一声,上下两截宫柱分别倒塌下来。好在宫殿里面还有十几根这样的宫柱支撑,只是一根倒下并没有什么影响。
    看到自己的师尊被逼退之后,飞柳突然尖叫了一声,随后窜到了半空当中,对着吴勉扑了下来。不过她实在有些小看这个白头发了,眼看着就要扑到吴勉面前的时候。他突然学着老术士席应真的招牌动作,猛的抬手对着飞柳的左脸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女人被吴勉一巴掌到了宫门门口。到这个时候,女人都不相信自己会挨了一个男人一巴掌。当下她捂着左脸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你打女人?算什么君子?”
    众内侍和侍卫见到这几个神仙一般的人物打架。当下都要簇拥着皇帝离开这里。不过就在他们围过来的时候,刘秀却将这些人推开,笑吟吟的看着这几个人。对着身边的侍卫和内侍说道:“放肆,这几位是与朕有恩的术士、修士。都是神仙一般的仙师,又怎么会放任朕在险地当中?他们是在切磋术法。你们不懂,不要瞎添乱……”
    “这里是陛下的宫殿,归不归老儿,看在陛下的份上,这次我放你一次。”听了刘秀的话之后,阳虎才算收敛了起来。瞪了吴勉和归不归一眼之后,对着皇帝躬身施礼说道:“阳虎失礼冲撞了陛下,还请陛下原谅。归不归、吴勉二人都是无耻小人,陛下要小心提防。不要伤了贼人的当。”
    不管怎么说。都是归不归炼制的丹药差点害死了阳虎。当下老家伙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拉开还在冷笑的吴勉,陪着笑脸对阳虎说道:“老人家我知道那颗丹药出了问题,这才想办法回来补救。好在阳虎你吉人自有天相,看到你没事,我老人家也就放心了。”
    “吉人天相?那是陛下的鸿福庇佑!”阳虎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再次对着刘秀躬身失礼。随后板着面孔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不是陛下劝说我三思而行。十年前阳虎已经和那几个试药的死囚一样了,归不归,别以为丹药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快把我的丹炉还来!”
    十年前,阳虎从归不归这里得了五颗丹药之后,自己加上三个弟子一共四颗,另外一颗丹药献给了皇帝刘秀。本来打算自己和弟子们当着刘秀的面服下丹药,然后当着皇帝的面,施展长生不老的种种好处。他们几个术士来给刘秀试药,打消皇帝服药的顾虑。
    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服药的前一刻,刘秀却突然拦住了阳虎四人。这位皇帝陛下看着有些错愕的阳虎,微笑着说道:“阳虎先生,既然你说这是长生不老之药。你们又都是能有几百年寿数的术士,那么又何必急于一时?刚才你也说过已经你和归不归已经找人试过药性,怎么多等几年,等到十年八年之后,试药之人没有显现出恶果。我们君臣在一同服药如何?朕只有几十年的寿数,朕都能等,阳虎先生就不能陪朕再等几年吗?”
    刘秀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当下,阳虎和他的三位弟子与刘秀有了十年之约。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三个多月,便传来某县死囚越狱造反,大闹县城的事情。
    等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阳虎便惊出来一身的冷汗。不过他还是不死心,阳虎带着弟子亲自去了事发的县城。将已经深埋的死尸挖了出来,查看了死尸身上的变化之后,这才对长生不老药彻底死心。想想自己差点就和这些死尸一个下场,阳虎恍如隔世一般。在想要归不归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老家伙和吴勉他们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连找了十年,都没有他们几个人的下落。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