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泄愤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他们这艘船正在继续向着海岛的方向行进。船老大想要掉头向后的时候,才发现船舵已经被那个叫个百无求的大个子抓住。看着这个黑大个凶神恶煞的样子,船老大愣是没敢靠前。
    就算张不了舵,船老大也有办法不靠近这座海岛。当下,他吩咐手下的水手停船落锚。不过话说出来才发现船锚好像长在了船上一样。任凭水手们如何拉扯,它就是不往海里掉。
    船锚不动还到罢了。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突然吹过来一阵怪风。船上的风帆瞬间被吹的鼓了起来,大船快速的向着海岛的位置行进。照着这个速度片刻之后,他们这艘船便会撞到对面的海岛上。
    不过就在大船行驶到距离岸边还有二三十丈远的时候,刚才的怪风突然停住。随后一直纹丝不动的船锚“扑通”一声掉到了海里,刚刚势如疾风的海船现在安安静静的停在距离海岸几十丈远的海面上。
    这时候。一直在甲板上没有说话的白发男人突然从船上跳了下来。他的两只脚微微的站在海面上,白发男人也不管剩下的几个人。一路向着海岸的位置走了过去,一路走去,他竟然连鞋底都没有湿。
    看到了白发男人跳下船之后,船上的大个子百无求、小任叁和归不归三个人都相继从船上跳了下来。他们几个和白发男人吴勉都一样,踩着海水向着海岸上走去。
    看到他们离开自己的海船之后,船老大当下胆子大了几分。马上只是水手要收起船锚,调转船头向着大雾里面驶去。虽然不知道大雾里面有什么。不过留在这里绝对没有活路。
    不过这个时候在想走,已经晚了。海船的船锚这次长在了海里。七八个水手一起用力,竟然都不能将船锚拉起来。除了船锚之外,船舵也是纹丝不动的。试了几次无果之后,船老大也明白过来这是那几位雇主施展的手段。无奈之下。只能带着众水手等在船上。希望那几个人可以快点回来。
    就在船老大胡思乱想的时候,船舱出来发出来一阵异响。还没等船上的人明白过来。就见船舱里面又两个好像猴子一样的影子从里面窜了出来,随后它们俩顺着甲板跳进了海里。
    “扑通!扑通!”两声之后。和刚刚的那几个人在海上走来走去不一样。两个影子直接跳到了海里。随后,就见这两个好像猴子一样的怪物在海底前行。等走到浅滩露出身形之后。船上的人才看明白,这两个竟然是铸铁打造出来的铁猴子。
    两只铁猴子晃晃悠悠的跟在几个人的身后,走在这些残尸堆里的时候,吴勉、归不归终于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这些残尸的身体看不出来什么,不过面貌却和汉境之人大不同,看着竟然都是波斯之人的相貌。吴勉和归不归几个人放眼四处看去。就见放眼望去的残尸没有一个人是汉人的打扮。再看那破碎海船的碎片,上面也有波斯人的标志。
    看到了这些死的人不是岛上的方士之后,归不归长长的出了口气。正打算继续往岛上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岛上有人说道:“此处是饵岛私地……是归不归、吴勉二位先生吗?再下眼拙没有认出来二位。还请二位先生赎罪。刚刚广治师兄回来,想不到这么快二位先生怎么快就跟回来了。”说话的时候,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方士顺着小路下来。这人吴勉、归不归都见过,只是说不上来他的名字。
    “广治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听到了方士的话之后,归不归有些心虚的看了四周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他回来说了什么没有?提到我老人家了吗?怎么说的……”
    方士陪着笑脸对着归不归说道:“广治师兄也是刚刚回来。和你们二位先后脚。他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这些波斯小鬼闯进了饵岛海域,广治师兄便亲手料理了他们。不过广治师兄下手有点太过狠辣了。我认识他怎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
    原来就在刚才,广治乘坐海船回来。在进入海雾路径的时候,突然被三艘波斯战船盯上。波斯国垂涎饵岛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几百年派出来的海船陆续被饵岛方士打退。不过他们的历代国王还是不死心,时不时就派来几艘大船试探饵岛。
    这次波斯国王又派来三艘波斯战舰,寻找饵岛的下落。这三艘战船在大雾的外围看到一艘大海船向着海雾最浓烈的地位行驶过来,带队的官长猜到八成是饵岛的方士回归。当下命令三艘战船紧紧跟着大海船。向着雾气最浓烈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广治一改往日的作风,慢下来自己海船的速度。勾引着这几艘波斯战船向着饵岛行驶。这几艘战船跟着广治的海船进到了饵岛的范围之内,浓雾散尽之后。看到了这座小岛。波斯人好像见到了生肉的苍蝇一样,抽出自己的战刀,向着饵岛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波斯人登岛的一霎那,站在船头的广治突然发难。只是片刻的功夫,不管是登岛,还是留守船上的波斯人都被广治虐杀。就连那三艘大海船都被广治拆成了碎片。
    岛上的方士看到是广治动手,也没敢阻拦,当下通知了饵岛大方师精卫。随后精卫用传音之法让广治到长生殿去见他,怕广治有什么古怪的举动。精卫让在岸上留守的方士陪他一起上去,只留下了一个方士看守。没有想到只是,广治刚刚上去,留守的方士还没有来得及打扫,吴勉和归不归这艘大船便已经到了这里。
    听到了广治这怪异的举动之后,吴勉和归不归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明白广治这是再用这些波斯人来泄愤,只是三艘大战船,几百个人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死在异乡了。
    看到岛上的方士没有什么事情,归不归的心这才算安慰了一点。看来这些方士都托了这饵岛独特时差的福气,暂时没有发作。
    看到这些方士没有大问题之后,归不归便有了离开这里去寻找徐福的心思。毕竟现在广治应该已经对饵岛大方师他全盘托出了,小心一会广治是怎么用波斯人泄愤,那位饵岛大方师便用他们撒气。
    不过就在归不归起了离开这里心思的同时,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爽朗的笑声。随后听到了精卫的声音说道:“你们连一天都舍不得这座饵岛吗?刚刚离开马上便回到了这里。既然来了,就到我这里坐坐吧。许久没有回到陆地了,正好在和我说说陆地的风土人情。
    听到了饵岛大方师的话,归不归苦笑了一声,刚刚想要和吴勉商量以下的。不过这个时候,白发男人已经自己一个人向着山顶长生殿走了过去。百无求和小任叁跟在最后,就连那两只铁猴子都跟着一起晃晃悠悠的向着山顶走去。无奈之下,归不归只能也跟着他们几个一起向着长生殿的位置走了过去。
    走到长生殿附近的时候,就见那位饵岛大方师精卫已经笑呵呵站在自己的宫殿前。左右两边都站着精卫的徒子徒孙。看到了他们上来之后后,精卫哈哈哈一笑之后。向前走了几步,一手一个抓住了吴勉和归不归的手,说道:”来,有什么话我们到殿里再说……“
    说话的时候,精卫将吴勉、归不归等人带到了自己长生殿中,将门关好的一刻,精卫的脸色突然变了,冷着脸盯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你们到底想什么什么?“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