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秘法

    听到了自己师尊的声音,火山急忙起身从主位上站了起来。这时,大门打开,换了一身白衣的广仁笑吟吟走了进来。将火山按回主位之后,前任大方师随随便便的拉过来一个坐垫坐下。冲着脸色木然的广治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起死回生的神通就连徐福大方师都没有成就过。想不到归师兄竟然顿悟了。真是可喜可贺,也让我与大方师开开眼界吧。”
    “这都是小事,等到徐福大方师验证过的。老人家我一定让你们两位大方师再开开眼。”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对着广仁说道:“说到徐福大方师了,我老人家再受累问一下。听说邱芳那孩子回到徐福大方师身边了?这么多年,他是不是也该再派个人回来看看。再说,邱芳是火山的弟子,差不多也要放回他师尊身边吧?”
    “邱芳?归师兄你不说的话,我都要把这孩子忘了。”广仁也是闭关是十几年的,出关之后便马上赶到了这里。当下,他看着火山说道:“我闭关之前,记得邱芳就说要回去见徐福大方师复命的。火山是大方师的弟子。徐福大方师没有放他回来吗?”
    “邱芳十年前回到海上复命,至今未归。”火山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继续恭恭敬敬的继续说道:“当中也没有听说过徐福大方师再派他人回来的,不过……”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顿了一下。看了看归不归和他身后默不作声的广治之后,再次说道:“不过师尊闭关的这十年间也出过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说十年前曾经有几个死囚突然发狂。越狱之后又在大街上连伤人命,官军的刀剑无用,最后还是在路过修士的帮助下,用巨石击碎头颅才将这几个死囚毙命的。”
    “还有这样的事情?”广仁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看样子好像是有人走火入魔了,查过了吗?是炼气还是服丹?”
    “出事的是死囚,没有师承也没有修炼过术法。推算是服丹药性发作了。”火山虽然坐在主位上。但是对着自己师尊说话的时候,还是欠着身子,恭恭敬敬的继续说道:“因为事出蹊跷。我让门人前去查过。几具尸体没有被人下蛊,或借尸还魂之类的术法。还有更蹊跷的事情,几具尸体竟然死后竟然肉体不腐。尸身遇伤还可自愈……”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看着就像是服用了某种长生不老药,药力反扑之后入脑,才会狂乱的。不知道是那个门派又在炼制长生的丹药,在死囚的身上试药。但愿他们没有过早服药。常人已经这样,修士若药力反扑那还了得?”
    这话说完,广治的脸色已经死灰一般。不过归不归还是没事人一样。嘿嘿一笑。说道:“这故事光怪陆离的听着也有趣,不过刚刚大方师提到是得了路过修士的帮助,这才了解那些死囚的。不知道大方师是否知晓那修士的来历?从头到尾只是出主意。没有用过一点术法。这个修士也是有趣的很啊。”
    “这名修士并没有留下姓名”火山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根据当时的百姓所说,此人应该是路过的后辈修士。虽然术法弱了一些。好在够机灵。如果不是他的话,当地最少还要有几十百姓遭难。”
    火山和归不归对话的时候,广仁反倒沉默不语起来。直到两个人说完之后,他才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自己的大方师弟子说道:“归师兄说的对,这件事还真是有趣。大方师,以我之见,还是应该找到当时的那位修士。术法可以慢慢修炼,但是处事不惊却不是后天能养成的。这样的人能加入方士一门。他与宗门都是有好处的。”
    “是,弟子这就再次派人去查”火山恭恭敬敬的对着广仁施礼,随后回身对着归不归说道:“如果归先生还想要印证起死回生的术法。我与广仁大方师不介意做个见证。不过徐福大方师那里,就恕我们师徒爱莫能助了。也许几位驾船出海,运气好的话也会见到徐福大方师的船队。”
    “那就不打扰两位大方师了。老人家我这就去买船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广仁、火山师徒俩说道:“还有件事要和你们两位大方师说一下,长生不老药什么的是危险,弄不好就会药力反扑什么的。不过那些可以拔升术法的秘法也很麻烦,还记得我们那位广灵师弟是怎么死的吗?”
    广字辈的四个人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广灵的小师弟。因为他入门的时间最短,算是徐福的一个关门弟子。徐福对这个小弟子也是格外的关照,只是广灵学艺的年限太短,术法和几位师兄没法比。算起来也只是和广仁的弟子火山在一条线上仿上仿下。
    广灵也是心高气傲的角色。看不得自己在广字辈当中排在最后。不过因为学艺年头限制,也不可能轻易超越比他早进门几百年的师兄们,虽然他是徐福弟子当中最勤奋的一个。
    本来广灵只要安安心心继续在徐福驾前学艺,凭着他过人的天赋,早晚也有追赶上来的那一天。不过他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一种可以快速拔升术法的秘法,虽然这种秘法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只要成功,自己的术法便可以成倍的增长。
    知道还有这样逆天的秘法,广灵便去向自己师尊打探。听到自己的小弟子动了这个心思,徐福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劈头盖脸的对着广灵训斥了一番。随后警告他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动拔升术法的心思。
    虽然被徐福训斥了一番,广灵也当场表示绝不会再动妄念,本来这样就算结束了。不过不久之后,广灵竟然机缘巧合之下,在方士一门的经阁当中发现了有关拔升术法的秘法,本来已经熄灭的心思又开始再度点燃。
    当下,广灵开始自己偷偷的研究起来秘术。过了大半年之后,他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秘法。便找了个借口出离了方士一门。带着一名弟子,藏在早就准备好的洞府当中,开始使用秘法拔升自己的术法。
    根据事后那名弟子所说。一开始广灵的术法的确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不过等到他将自己的术法提升了一倍之后,事态便不受控制起来。这时候,广灵感觉到自己和术法已经和几位师兄在伯仲之间的事后,便想要停止秘法。想不到的是,这个事后,广灵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停止术法。
    他用了各种停止秘法的方法都没有效果,只能看着自己的术法继续不停的向上拔升。这个事后,广灵才真正的慌了。无计可施之下急忙让自己的弟子回到宗门去请徐福过来救命。
    不过等到他的师尊使用五行遁法赶到的时候,广灵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不断攀升的术法。就在徐福的面前,广灵的身体开始融化。虽然徐福大方师急忙施法救治,之后也只能抢回来广灵的半个身体。最不幸的是他这位弟子的魂魄也跟着一起融化。
    饶是徐福的术法通玄,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广灵化为了虚无。懊恼之下,徐福大方师扳下严令,方士一门自他以下,任何人敢用使用此类秘法的妄念,马上踢出方士宗门。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