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两条心

    “可以”姬牢这两字差点让广治哭出来,不过随后他的话又让这位饵岛大方师高徒将眼泪憋了回去:“天下万物相生相克,不过这丹方毕竟不是出自我手。想要找到克制丹药的法子,需要一些时日。”
    听到问天楼主这么说,广治的心里也开始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当下他有些紧张的对着姬牢说道:“那么你要多久才能找到克制丹药的法子?”
    “快或几日,慢或者几百年。”就在姬牢的这句话快让广治崩溃的时候,这位楼主又继续说道:“不过你们现在去找徐福没错,能想出这样的丹方。不可能没有后手的。”
    说到这里,楼主顿了一下。他略微的沉思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广治说道:“我给你一个建议。你们继续出海去找徐福。我也想想克制丹药的法子,就算你们出海不顺利没有找到徐福,起码还会有一个补救的方向。”
    “说完了吗?”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姬牢说道:“这和老人家我认识的楼主不一样了,你什么时候开始为别人着想了?再说了。我老人家又怎么知道到时候你会不会用这个来要挟我们?不行,还是把你送到方士宗门那里,让广仁看着你的好。如果我们出海找不到徐福的话。还要回来再找你,太麻烦……”
    “用别人的生死来要挟归先生你?”姬牢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过后他继续说道:“去广仁那里住几年也好,不过他们看我写出来克制丹药方法,我应该怎么和那两位大方师解释?当初从徐福别院拿出来的东西,广仁和火山应该已经见过了。改良过长生不老的丹方,你猜猜他们会轻易放弃吗?”
    “那我们回来之后,要如何找你?”广治本来想带着这位问天楼主去饵岛的,又怕从他的嘴里暴露出丹药的事情。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安置他,当下只能放任姬牢离开。广治和姬牢没有大仇,留着他对饵岛也没有什么害处。
    “我会去找你们的。”姬牢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的丹方勾起我的兴趣了。就算你们从徐福那里得到了克制丹药的办法。我也想印证一下,我们俩的办法倒地谁比较有效。”
    听了楼主的话,广治深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我们还是回去看看海图到了没有,等得太久了……”
    对广治,归不归从心里对他是有几分愧疚感的。现在听他话里的意思是要放过这位楼主,反正姬牢的术法已经被封住。暂时放过他对自己这边也没有什么危害。
    当下,带着百无求和小任叁从姬牢的身边经过。走到楼主身边的时候,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他说道:“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楼主你不会再给我们惹什么麻烦了吧?”
    姬牢苦笑了一声之后,摊开了双手。随后说道:“归先生你自己看,我现在还能给你们造成麻烦吗?不用方士、修士,只要找个壮汉就可以致我于死地了。”
    “没有术法的楼主和现在那位大方师火山。老人家还是能忌惮楼主你多一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带着身后两只妖物走到了吴勉的身边。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时候,白发男人对着老家伙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以后会后悔的……”
    “后悔也是以后的事”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已经走到过来的广治说道:“广治师兄,今天可都是看你的面子,要不然的话,现在这位楼主术法尽失——”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的脑海里面突然现出来一个人影。十年前在那座小县城中。指点当地的官差杀死那几个试药死囚的修士。根据老差役的话,那个修士也是没有什么术法。除了想办法之外,修士自己没有出过一个手指头的力。不过当时老差役并没有说这名修士的头发是白是黑。现在归不归的心里几乎已经将姬牢和十年前的修士重叠了。
    当下,归不归回头看了姬牢一眼,嘿嘿的笑了一下,说道:“楼主,看来你这份心思十年前就动上了,老人家我就说你突然出现没有那么简单。”
    姬牢疑惑着摇了摇头。对着老家伙回答道:“十年前?归先生能说什么事情吗?就算我们都是长生不老的人,也不可能记得起来十年前发生的每件事吧。能提醒一下吗?”
    “老人家我在夸你”归不归笑了一笑,说道:“十年前你救了一城百姓那件事。楼主你忘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做了太多,连你自己都忘了吧?”
    说完之后,归不归不再理会楼主。带着吴勉、广治和两只妖物向着洛阳城的方向走了过去。直到他们的人影彻底消失之后,姬牢这才叹了口气,看着不远处的马尸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莫离说道:“本来还有个脚力的,现在只能我们自己用脚量了……”
    说完之后,楼主便和莫离并排继续向前走着。走出来一里多地之后,他们俩的身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两个人影。片刻之后,人影变得清晰了起来。其中一个人和姬牢一摸一样的装束,只是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饿鬼的面具。另外一个人好像有肺病,出现之后便捂着嘴一直在咳嗽。
    来人正是另外一个楼主和那个叫做九九的弟子,两个人出现之后,带着面具的楼主便对着面前的自己说道:“你和他们说了什么,说了这么久?”
    “他们也在保护燕哀候后人的魂魄”姬牢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总算还有一点好消息,这次之后。皇帝应该不会再给她乱点什么鸳鸯谱了。”
    “什么时候你开始这么关心他女儿的魂魄了?”听了对面自己的回答之后,带着面具的魂魄冷冷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给自己的神识带坏了,术法被封住,脑袋也被封住了吗?”
    “神识也是我,神识回来我才完整。”姬牢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它只是回到了应该原本属于它的地方。还有另外一个神识。你有它的下落了吗?”
    “它藏的比我想象的深,十多年了,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泄露出来。”带着面具的楼主恨恨的继续说道:“它也算是惊弓之鸟了。如果那个神识真的找个什么深山老林隐藏起来。或者远遁到天涯海角,那样可就麻烦了……”
    “不会的,它也是我,我不会那么做的。”姬牢向着洛阳城的位置看了一眼,确定吴勉、归不归他们没有再追过来,当下这才继续对着带着面具的自己说道:“或许它就在我们的附近。只是我们谁都没有往哪里去想。要和我走一段吗?”
    姬牢失去了术法之后,不能在使用五行遁法,不管去哪里都要步行或者驾车。不过另外一位楼主明显没有和自己通行的心思,他摇了摇头之后,对着失去了术法的自己说道:“我可没有那个时间,我还要去给你找另外一个神识。莫离,去给你师尊找脚力……”
    说完之后,带着面具的楼主不在理会另外一个自己,转过身子,带着九九一起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他消失的位置,姬牢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那个神识也是我,还记得吗?”
    说完之后,回头对着莫离说道:“看来只有你可以陪我走下去了,没有问题吧?”
    莫离对着自己的师尊一躬身,说道:“不管多远,弟子都会跟随师尊走下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