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位大方师的算计

    回到了皇宫当中,归不归偷偷摸摸的再去见了还在已经止住了悲声的妞儿一眼。这时候,刘秀和皇后也没了再给东海公主找婆家的意思,两个人都存了一个心思,只要妞儿不克他们俩,就在宫里养一辈子吧。也别出去祸害别人了。照这样再来几次的话,差不多就要激起民变了。
    又过了一天之后,终于开始陆陆续续的有海图送到了洛阳城中。刘秀下旨海图不用进宫,直接送到到吴勉、归不归他们居住的馆驿当中。广治常年居住在饵岛,海图自然一看便通。只不过一连看过了几十张东海的海图之后,广治对出海去找徐福的信心越来越少了。
    不过就算一点信心都没有,也要出海去撞撞运气的。谁知道那股海风会把他们挂到徐福那里去?等到所有的海图都送过来,广治将这些海图拼成一张大海图之后,便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开始研究起来徐福可能躲在的位置当中。
    广治忙乎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带着两个妖物在洛阳城中乱逛游。洛阳城他们来过多次了,当初被鲸鲛闹过的大宅子。还有妞儿父女俩经营的胡食铺子都能让他们几个想起来什么,他们那座大宅子还到罢了,那座胡食铺子竟然按着原样又重新搭建起来了。里面还有个驼背老板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在经营,看来刘秀为了让妞儿开心。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这几天,他们几个人都要在在这座胡食铺子里面待上不少时辰。让他们好笑的是,声称是店主女儿的小姑娘,竟然也是说话不怎么利索的小丫头。在这里坐着,时光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
    就在广治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继续研究海图的第四天,归不归还是和往常一样带着小任叁和百无求两只妖物在胡食铺子里面,调笑着店主的女儿消磨时间。
    就在小丫头满脸通红准备要翻脸的时候,归不归身边的百无求突然指着大街上的一个人说道:“老家伙,你看看这不是那谁吗?那谁!说你呢!别动……”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众人向着它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就见一个几个方士打扮模样的男人走在大街上,中间的一个正是方士一门大方师的弟子邱芳。这个人不是已经还在海里陪着徐福大方师钓鱼吗?什么时候回到陆地上了,看来那俩大方师没说实话……
    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和这两个妖物。邱芳和其他几个方士也是一愣。不过邱芳马上便恢复了正常,冲着吴勉他们笑了一下之后,快走几步到了这座胡食铺子跟前。站在门口对着他们几个人行礼说道:“在海上还和徐福大方师说起来几位先生。想不到回到陆地几天,就在都城见到几位了。”
    “那徐福老家伙是怎么说的?”归不归冲着邱芳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没再打发一条鱼回来吗?上次是鲸鲛,这次呢?还是说秋芳你能者多劳,徐福派你回来要我们性命的。”
    “归不归先生误会了”邱芳微微一笑,随后再次说道:“鲸鲛是鲸鲛。邱芳是邱芳。鲸鲛的事情邱芳不知道,我只是做了徐福大方师吩咐的事情。这次邱芳回到陆地,是领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回来将上次在别院得到的私物赠与广仁大方师……”
    “哦,徐福那个老家伙把那张被单子传给广仁了?如果老人家我猜的没错,你给徐福的是一张被单。那个老家伙还给广仁的只有半张。没错吧?”听到邱芳的话之后,归不归的小眼睛便眯缝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看到了邱芳笑而不语的默认了之后。他冲着火山的这位弟子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既然你敢这么说,就是方士一门已经传开了,也没有什么被人得了。弄不好广仁、火山他们师徒俩还办了什么仪式来迎接这张被单子,三个大方师围着一张被单子转,方士一门也真是没有什么东西了。”
    归不归猜的没错。为了这半张被单子,火山在宗门里面进行了一次盛大的仪式。甚至被他继承大方师位置的仪式还要隆重。广仁本来不想折腾,不过在火山的劝说之下。又是为了彰显徐福大方师的余威,这才勉强的答应了火山。除了守在洛阳城的吴勉和归不归他们几个之外,天下的修道之士几乎都知道那位传说中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大方师。给广仁大方师送东西了。
    邱芳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便要转身告辞。他这次前来新都洛阳,是封了自己师尊之命。前来皇宫向皇帝敬献滋养身体的丹药,想不到刚刚进了洛阳城不久,就在这间胡食铺子里面见到了他不怎么想见到的归不归这几个。
    看到邱芳要走,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试了一个眼色。就见百无求突然从铺子里面冲了出来。拦在了几个方士的身前,瞪了半天眼睛之后,转头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骂街干架也要有个由头啊。不能说他长得丑,老子就揍他吧?老子可没骂过无缘无故的街……”
    “老人家我什么时候让你动手骂街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又冲着小任叁使了一个眼色。小家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身子一矮,直接陷进了地下。
    看着小任叁消失之后,归不归看了有些发愣的邱芳一眼。一边从铺子里面走出来。一边笑嘻嘻的说道:“有件事便宜你了,老人家我几百年没见你们家徐福大方师了。既然你要回去找他复命,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咱们一起走,回去别说老人家我亏待你。我老人家出船出人出钱,你只要在船上指路就好。”
    “这万万不可”听到归不归说要回到跟他一起到海上见徐福,邱芳的脸上马上就变了。当下连连摆手说道:“徐福大方师没下过法旨。说可以带外人回去的。归先生你也曾经在徐福大方师座下为徒,还是不要难为我……”
    “谁说的徐福没下法旨,外热就不能去海上见他了!”这时候,广治凭空出现在邱芳的身前。刚才他正在皱眉苦脸查看海图的时候,小任叁突然从地下窜出来,告诉他在大街上看到邱芳的时候,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直接就撕了海图,使用五行遁法跟着小任叁赶到了这里。
    见到了邱芳之后,广治更是说什么都不放他走了。当下只要这个小方士敢说一个不字,他就直接动手,先制服这几个方士,就算打断邱芳的双腿。也要把他带到穿上去。只要能找到徐福,到时候他打断自己的双腿给邱芳赔罪都没有问题。
    眼看着跟着邱芳一起进京的小方士都拔出来各自的法器,要和这个白发方士拼命的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老家伙将广治和几个方士隔开,对着饵岛大方师首徒使了眼色之后,转身对着邱芳说道:“你想想看。宗门那俩大方师干嘛把你打发到洛阳城送丹药?有那么巧,老人家我们几个人也在洛阳……”
    听归不归说到这里,邱芳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老家伙的话说道:“他们二位有意将我送过来,就是为了让我送你们去见徐福大方师的。为什么……”
    归不归哈哈一笑,看着这个想不明白的方士说道:“就因为你只带了半张床单回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