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海之前

    归不归这句话说出来,邱芳马上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当下他默不作声的将身边几位同门手中的法器按了下去,随后眼睛盯着笑嘻嘻的归不归,半晌都没有说出来一个字来。
    这时候,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说句公道话,这个也不能怨你师尊和广仁。你带回来那半张改过的床单已经够惊艳了,他们俩也想知道另外半张床单上面再让徐福老家伙改改,会变成什么样子。”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笑嘻嘻的看着呼吸节奏有些紊乱的邱芳说道:“岂是这件事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是我老人家说你。你自己想想,你是被胁迫广治胁迫的。这个时候当然是找回去找大个的做主了。带着他去找徐福,是杀是剐都是你们海上的大方师做主。不过咱们要先把话说明白,老人家我们这几个都是劝架的。这个可要说清楚。没有我老人家的话,广治疯起来,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邱芳应对了的。”
    广治这个时候也不管归不归不仗义先把自己摘出去了。他冷冷的看着邱芳,说道:“我给你两条路,第一,回去向徐福复命的时候,带着我们一共过去。第二,你也不用向徐福复命了,把性命和你们那位大方师交代的事情一起留在这里……”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邱芳,这次出来徐福的确还交代了其他的事情。犹豫了半晌之后,他突然恢复了之前小广仁的样子,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广治说道:“广治先生也是邱芳师祖辈份的人物,要见徐福大方师不是我一个小方士能阻拦了的。不过邱芳还有句话要提前告知广治先生,要见徐福大方师,就要有把命留在海上的觉悟。”
    说到最后的时候,邱芳的脸上布满了笑意。笑的一旁看眼的百无求和小任叁都全身不自在。两个没心没肺的妖物第一次有了不打算跟着他们出海的打算。
    “如果见不到徐福大方师,你以为我还会活着回来吗?”广治有些凄厉的笑了一声之后,盯着满脸笑意的邱芳继续说道:“只要能见到徐福。我是生是死都与你无关……”
    说话的时候,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有意无意的瞟了一边有些心虚的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我死在海外了,还有一百一十一个同门陪着一起死……”
    “说去见徐福说得好好的,你说什么死不死的?马上就要出海了,说这个晦气。”归不归心里虽然明白广治这是用自己的愧疚来算计他,这样的招数老家伙以前也经常用在别人身上。明明知道这是广治的计策。不过自己还真的接不了这一招。当下,只能站在广治那边对着邱芳继续说道:“广治是生是死的,你让徐福去操心就好了。等你的事情忙完了。咱们就准备出海。傻儿子,你和你三叔跟着你邱芳大侄子。他是你的晚辈,洛阳城大。别让他跑丢了。”
    “老家伙你放心吧,去茅房老子都跟着这个大侄子。”难得有一个辈份比自己低的人出来,百无求当下也不客气。不过广治还是有些不放心。当下他也在一旁紧紧的守着这个唯一能带着他去找徐福的方士。
    事到如今,邱芳想逃都逃不掉了。当下,他回头向着自己的几位同门师弟交代了几句。说自己要提前回去向徐福大方师复命,向皇帝进贡丹药的事情就要麻烦这几位同门师弟了。
    这次进贡丹药,邱芳本来也不是主事之人。加上归不归这边的人,这些小方士一个也惹不起。当下。几个方士装模作样的商量了一番之后,答应邱芳提前离开。几个人还意思着对归不归和广治说了几句诸如邱芳师弟掉了一根毫毛,两位大方师也不会放过他们的狠话。
    有了邱芳。归不归和广治对这几个小方士也没什么兴趣。当下,他们几个人先带着这位火山大方师的弟子回到了他们的馆驿。把他交到了待在这里没出去的吴勉手上,一群人看着这个小方士。归不归自己去到皇宫向刘秀辞行。
    得知归不归要离开洛阳的消息,刘秀竟然还有些舍不得。如果不是阳虎师徒这几天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去找归不归的麻烦,刘秀甚至还想再留他们几个人再洛阳多住几天。也给他出出主意,看看那位嫁不出去的东海公主应该怎么办。
    看到皇帝还有将妞儿嫁出去的意思,归不归暗示了妞儿这辈子还是一个人的好。明白了老家伙的心意之后。刘秀还想最后拼着再给东海公主找婆家的心思才算彻底打消了。
    当下,刘秀亲手写了文牒,让老家伙带着这个去海边码头,自然有人会让官船、水手和一应的辎重都准备好。除了这个之外,皇帝还送了老家伙三驾马车和二十个人的马队,给他们前往海边码头之用。
    回到了馆驿之后。这些人准备了一番之后。第二天一早,便向着官船集结的码头进发。坐在皇帝御赐的马车上,一路上还有二十个人伺候。这也算是难得的怯意旅程了,看到了邱芳就在身边,一直都很急躁的广治安静了不少。
    第九天的下午,这一行人终于到了海边的官家码头。一行人先是在码头上便搭建了帐篷休息,随后,马队的头目进了附近的县城,用自己的名帖将县官老爷带到了归不归的身边。
    看到了皇帝亲手书写的文牒之后。县官先是对文牒大礼参拜。随后要对着归不归行礼的时候,被老家伙笑嘻嘻的拦住:“大人,我们这几个人非官非爵,你对我们行礼没有这个规矩。咱们还是直接办事吧,陛下说的船只、水手什么的已经安排好了吗?”
    虽然这几个人都不是朝中的官员。不过既然是带着皇帝亲手所写的玉蝶,那就不是一般人。当下。县官依旧陪着笑脸说道:“接到陛下圣旨的时候,下官已经着手安排了。现在码头上已经停靠了二十一艘大官船,五十八艘中等官船。二十人的小船停靠了一百零七艘。再过几日还有大小船只百余艘会停靠过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县官说道:“不用那么多,给我们两艘大船就好。其余的让他们都开回去吧。停在这里也碍事。”
    县官点头称是之后,马上安排手下人将挑选两艘大官船出来。然后将不需要的船只都打发回原地,尽快将航路清理出来。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县官又向归不归讨要此去目的地的海图。先让船老大计算出来最快的航路。
    “海图什么的不用了,我们是带着向导的。”归不归笑嘻嘻的指了指身边的邱芳,随后继续说道:“你让船老大尽管开船就好。他说怎么走……”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邱芳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绢帛。将绢帛递给了县官之后,说道:“海图和航路上面都有的,不过这张海图我是要留底的,请船老大照着上面再画一副海图出来。还请大人亲自督工,只可以船老大一个人看,也只能再画一张图出来。之后画好的海图放在我这里,开船之后再还给船老大。”
    听着这件事就不小,县官接过来之后,便自己亲自去找了船老大。归不归和广治都古怪的看了邱芳一眼,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小方士竟然真的随身携带海图。早知道当初在洛阳城中的时候,先想办法搜搜他就好了。现在除了这张海图,邱芳的身上能不能还藏了什么东西?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