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迎着月亮走

    距离大鱼还有百八十丈的时候,就连广治都有些慌了。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自己的长剑法器,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邱芳之后。广治先下手为强,手腕的一抖,将手中的长剑对着远处的那条大鱼甩了过去。
    长剑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电闪似的向着大鱼身上射了过去。一声巨响之后。射在鱼背上面的长剑变成了无数个铁屑散落在半空中。在落入海中之前闪过了一道火花,随后数不清的铁屑在半空中便烧的干干净净。
    自己的法器是师尊精卫所赠,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广治视为珍宝。靠着这柄长剑数次将强敌变成剑下亡魂,现在这病长剑竟然连鱼鳞都刺穿不了。一时间,一直再说自己要把性命留在海上的广治,这时才有了死在这里的觉悟。
    不过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到没有什么惊恐的表情。两个人的眼睛没有看远处的大鱼,都盯在邱芳的身上。就在距离大鱼还有十余丈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嘿嘿一笑,对着邱芳说道:“这个也是徐福大方师做出来的吗?”
    邱芳这个时候已经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回头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你马上就知道了……”就在他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这艘大海船已经被小山一样的大鱼吸进了嘴里。
    本来还是乌云密闭的天空瞬间彻底的黑了下来,就连吴勉、归不归和广治这样可以借助术法的眼睛,也看不到什么。好在片刻之后,众人的眼前便有了一丝光亮。
    借着这点光亮。几个人能看到他们是在一个类似河流一样的地方。由于光亮实在太弱,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景物都是什么样子。只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腥臭气息。广治本来还想要使用控火术来制造一点光亮,不过黑暗当中的归不归不知道如何发现了他的意图。老家伙还有心思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广治说道:“我们是在鱼肚子里,你不是想惹怒它。让这条鱼快点把我们消化了吧?”
    广治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停了手上动作。在黑暗当中。对着归不归说道:“到最后我们还不是一样要被这条大鱼消化掉吗?”
    “不到最后你又怎么知道?”归不归再次笑了一声之后,在黑暗当中又向着邱芳说道:“不是老人家我在背后议论人。你们家徐福大方师就喜欢这么故弄玄虚。好好的躺在船上晒晒太阳不好吗?一定要做出来这么一条大鱼……邱芳,你在吗?邱芳……”
    归不归的话说完。也不见邱芳回答。好在这位火山大方师弟子的气息还在。就在归不归继续喊他的时候,本来还在缓缓前进的大船突然加快了速度。还没等他们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艘大船突然下坠,就好像从悬崖瀑布上面落掉下来一样。失重了片刻之后,又重重的落在了一片海面上。
    这时候,众人的眼前已经豁然开朗。虽然还是漆黑的一片,不过他们的眼睛已经可以清晰看到眼前的是去了。他们这艘船虽然还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肯定不是在大鱼的肚子里了。
    船头的这几个人抬头已经可以看到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星星,还有一轮新月挂在天空中。他们被大鱼吞进肚子之前,虽然是乌云密布。不过好歹也是白天。怎么感觉只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深夜了?
    除了天色的变化之外。一直站在船头呼风驾船的邱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在从高空坠下了的一瞬间,这位火山大方师高徒的气息突然消失。当下,几个人找遍了这条船,除了船舱里面那十几个已经晕倒的船老大和水手之外。再找不到一个活人了。看来邱芳就是在大船坠落下来的一瞬间,已经跳海远遁了。
    “刚才的那条大鱼是徐福做出来的法器?”这个时候,广治终于明白了。他愣愣的盯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法器?就连天下炼器第一人百里熙都打造不出来。”
    “现在知道你们家精卫大方师为什么干不过徐福了吗?”虽然邱芳遁走,不过归不归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懊恼的表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广治说道:“虽然老人家我在背后说过几句徐福的坏话,不过凭良心来说,那个老家伙也算是古往今来难得的天才了。术法、阵法什么的就不去说了,炼制出来的法器,就连百里熙都是亲口说好的……”
    “老家伙,看着到了徐福的地盘。你就开始拍他的马屁了是吧。”吴勉在一边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拍马屁之前。你先想想现在怎么办吧。邱芳已经逃了,徐福还没有找到。我们能不能从这里出去都不好说了。”
    “那就在这海上漂着钓鱼也不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伸手在头顶上比划了一下,随后对着自己的傻儿子和小任叁说道:“有风,咱们这艘船还可以继续继续走。把船舱里面的船老大他们都叫起来,睡得够久了,起来干活吧……”
    刚才从高处掉落下来得时候,船老大他们已经被震晕。当他们迷迷糊糊被百无求揪起来之后,跑到甲板上都是一脸诧异的看到漫天得星斗。船老大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我们这是睡了多久?一睁眼都到晚上了?咱么这是在哪里?那位邱老爷呢?”
    “也没太久,就是三天三夜吧。”归不归胡说八道了一句,先把他自己惹得哈哈大笑,随后对着船老大继续说道:“姓邱的已经去打前站了,现在有风了,你来驾船迎着月亮那边走。记住了,一定要迎着月亮走。”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从大鱼肚子里面出来了,当下船老大也没有多想,听了归不归的吩咐驾船迎着月亮一直行驶了过去。看着船老大离开之后,广治对着归不归说道:“现在邱芳逃了,你又怎么知道顺着月亮走就一定能找到徐福?”
    “因为老人家我叫做归不归”老家伙冲着广治笑了一笑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继续说道:“天底下如果有人能猜出来徐福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是我老人家……”
    “你指得是他把你关在苗疆那一百年的事情吗?”没等归不归吹完,吴勉已经将话接了过去。一句话将归不归噎得没话好说,老家伙干笑了一声之后,回头对着正在掌舵得船老大说道:“老人家我不是让你迎着月亮走吗?这船为什么不走直线……”
    老子不是要调头吗?船老大心里有火也不敢发。当下,他只能陪着笑脸解释了几句。不过挨了归不归一顿骂之后,老家伙片刻之后又扔给他了一块金锞子:“拿着,老人家我看着你顺眼。好好驾船,看着月亮走……”
    船老大驾船足足的行进了七八个时辰,不过天上还是漫天的星斗。始终都没有看到天亮,船老大心里又开始隐隐有些不安起来。不过和之前那条大鱼来比都不算什么事,看着归不归给的金锞子份上,船老大也没有再去询问。
    算着时间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他们这条船竟然一直都在黑夜当中行驶。众船员已经开始越来越不安起来,甚至有人再谣传说他们都已经死了。不过死在海里,魂魄都被拘在这船上而已。
    就在众人开始惶惶不安的时候,站在船头的一名水手突然说道:“前面有船!好多的船……”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