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个人

    水手说话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也发现了前方密密麻麻的船队,船上都是灯火通明的。这支船队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两个人一直都守在船头,却也是突然发现远处的海面上多了密密麻麻的船队。
    看到了船队之后,广治有些紧张的深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当年徐福就是率领船队前往东海寻找仙山的,他会不会就在船上?我是精卫大方师的弟子,他会不会因为这个不去搭救我的同门?”
    “我的广治师兄。现在你才开始琢磨这个,是不是有点晚了?”归不归看着对面的船队也是有些不太自然,按着他对徐福的了解。这个老家伙八成就住在船上。现在马上就要见到这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了,老家伙的心里也在打鼓。一旦说了一半的时候徐福翻脸,他们这几个人就都不用回到陆地上了。
    这次归不归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来找徐福,除了帮着广治搭救饵岛众方士之外,还有就是想着多说点好话,让徐福将自己身上的封印解开。这都几百年过去了,那个老家伙的怒气也应该消得差不多了。自己再多说点拜年的话,看着和自己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份上,徐福差不多也该给他解开封印了。
    再有就是身边这个白头发的吴勉了,当初徐福临走的前一天,对这个年轻人好的就像是见到了失散在外面的亲儿子一样。现在说翻脸就翻脸,还派了一条鱼回来追杀他。虽然说现在看起来那个死了的鲸鲛八成是为了其他的目地,不过保险一点,还是让徐福说明白的好。有什么事情不能直接说?再说了,说到操控国运的话,他的大弟子广仁才是主谋。只不过他做的滴水不漏,没有被抓到破绽而已。
    三个人各怀心腹事,眼睛盯着远处的越来越近的船队,都在向着见到了徐福之后要说什么。只有两只妖物没有什么心思,它们俩正在猜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晚饭会请他们吃什么。
    终于到了船队的近前。不过归不归的心里却隐隐一丝异样的感觉。对面的船队感觉不到一点有人的气息,不过船上的人跟着徐福二百多年了。隐藏住自己的气息还是没有问题的,当下。除了给自己宽心之外,归不归也在做不到什么了。
    难得的皱了皱眉头之后,老家伙站在船头,对着对面的上百艘大船的船队说道:“船上有人吗?劳驾向我敬爱的徐福大方师通报一下,就说老人家曾经的弟子归不归迷途知返了。前来向徐福大方师谢罪,当初归不归也是多吃了几杯酒。才口无遮拦……”
    “徐福大方师,精卫门下弟子广治,前来参拜大方师。”没等归不归表现完。一旁的广治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当下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继续高声说道:“请大方师念在精卫与您昔日同门的情分上,前往饵岛搭救岛上众方士……”
    “广治,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这可就有点过分了。等我老人家说完你再说不行吗?你这样抢话你师尊精卫知道吗?”
    “归不归,等你说完天就亮了。我饵岛上的是大事,一百一十一个人的性命和你来比。孰轻孰重?”
    就在归不归和广治为了抢话争辩起来的时候,对面船上终于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俩要吵到什么时候?要不你们俩先在这里决斗,活的那个人过来?”
    说话的声音带着天生的刻薄。竟然是原本站在他们俩身边的吴勉,趁着他二人争辩的时候已经到了对面距离他们最近的船上。看到两个人都住了口,当下吴勉继续说道:“船上没人,你们是要继续吵下去,还是先过来看看?”
    船上没人,可上面灯火通明的不像是没人的样子。当下归不归和广治也顾不上礼节了,两个人同时施展腾空之术飞到了对面的船上。在船上来回转了一圈之后,果然和吴勉说的一样,船上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徐福大方师!你在船上吗?”看到这艘船上没人。广治的脸色便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当下,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不停的使用术法在这一百多艘大船上来来回的穿梭着,不过始终看不到那艘船上有人出现。
    “老家伙躲了”这个时候。来到了最大一艘船伤的归不归已经明白了过来。苦着脸对身边的吴勉说道:“好在见过了那位楼主,广治先在还有一线希望。要不然的话,他现在能把我们俩活吞了。回到陆地上咱们俩就遛吧,如果姬牢还是没有找到办法的话,咱们俩就赶紧想办法逃吧。这辈子都要躲着广治走……”
    “归不归先生,你刚才说的要躲着谁走?”老家伙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对着这人的一声轻笑之后,他又继续说道:“我封徐福大方师之命,在此迎接几位先生。可以的话,请广治先生一起过来吧。”
    说话的时候,之前突然在船上消失的邱芳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这时候他已经换上了另外一套方士的服饰,看他的样子好像刚刚梳洗了一番。
    看到了邱芳突然出现之后。归不归并不感到意外。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邱芳说道:“娃儿,刚才你突然消失,老人家我还以为你掉到海里喂鱼去了,为了我老人家还难受了几个时辰。想不到你会突然在这里,怎么样?徐福大方师有什么话要对我们几个人说吗?”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有意将自己的声音传了出去。片刻之后,邱芳凭空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身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邱芳说道:“徐福大方师人呢?为什么整个船队只有你一个人。”
    “徐福大方师正在清修。不会出来与各位相见的。”邱芳微微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不过徐福大方师有句话让我转告归不归先生,不要指望他老人家会解开你身上的封印。你找错人了。徐福大方师当年已经对你说的很清楚了,谁放你出来,这个人就会解开你身上的封印……”
    “那我饵岛上一百一十一名方士同门呢?谁来解救他们!”听到徐福不会出来相见,已经心急火燎的广治终于发作。当下他冲到了邱芳的身边,抬手就要去抓这个小方士的脖子,看样子广治要将这股火都撒到邱芳的身上。
    广治刚刚到了邱芳身边的时候,小方士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身子倒着飞出去几十丈远,“扑通!”的一声跌落到了海里。广治和邱芳二人的术法本来相差甚远,想不到只是十几个时辰不见,邱芳的术法竟然突然高深了数倍。先在就算是归不归和广治联手,都未必能把小方士如何。
    “原来你也借了徐福大方师的术法”看明白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你怎么敢一个人留在这里等我们,原来是已经借了术法。怎么,徐福借给你术法,是想借你的手了结我们几个人吗?”
    “归不归先生误会了,徐福大方师只是借了邱芳一点自保的手段。”邱芳微微笑了一声之后,将放在甲板上面的一块石板立了起来。随后对着他们几个人说道:“刚才广治先生太心急了,没有听完我的话。徐福大方师虽然不会出来相见,不过你们有什么话,还是可以向他老人家询问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