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自己背上肩的黑锅

    广治从冰冻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自己的船上,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船舱里面。
    因为被冻得太久得缘故,广治对冰冻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他只记得自己到了徐福的大船上,至于上船之后有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邱芳出现了,至于后面自己是怎么被冰冻起来的。广治是一点都记不得了。
    在床榻上缓了半晌之后,广治这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捂着痛疼欲裂的脑袋,一步一晃的走出了船舱。出来之后才发现他们这艘船还是在那片星空之下,船后的海面上还能看到那一片密密麻麻的船队。看来吴勉、归不归也是刚刚带着他回来不久。
    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站在甲板上,不知道他们正在商量着什么。老家伙正不停的对着已经在翻白眼的吴勉说道:“你再想想,是不是漏了什么,老家伙的话你也听见了,老人家我能不能解开封印,就要靠你了。你再想想,当年那个老家伙就没有暗示什么……”
    广治正要开口想问的时候,就听见身后破锣一样的声音喊道:“你什么时候醒过来了?刚刚还冻的梆硬,这才多一会就能满地溜达了。老家伙!那个谁起来了。你们不过来看看吗?”
    百无求喊话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已经回头看见了广治。老家伙嘿嘿一笑,走过来说道:“怎么样?现在冷静了吧。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对着徐福你就应该多说点拜年的话。你那火爆脾气都快赶上当年的火山了……”
    听到归不归提到徐福名字的时候,广治的眼睛就瞪了起来。当下他急急忙忙打断了老家伙的话“你说徐福出来了?他都说什么了?我们饵岛方士要怎么办?他给的方子你收好了吗?在哪里……”
    看到广治的样子,归不归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明白过来广治不记得船上发生的事情之后,笑眯眯地对着这位饵岛大方师首徒说道:“你不记得徐福那艘船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那记不记得邱芳出来了……”
    看到广治点头示意记得邱芳,不过之后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记得也好,要不也是一块心病。这样,你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忘了你来找过徐福,回到陆地上再找找其他的办法。天下万物相生相克,总归会找到消除丹毒的法子……”
    归不归不说还好。这几句话一说出来,广治当下便急了。如果不是这船上都是这老家伙的人,现在他一把揪住归不归的衣服领子。直接逼问他之前在船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广治耐着性子不断请求之下,归不归这才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这可是你让我老人家说的,你要是接受不了要死要活的,老人家我可不负责任。是这么回事,上船之后邱芳出来说徐福大方师不想见我们。让我们哪来的再回哪去,后来在我老人家的一再恳求之下。徐福那个老家伙才算露了面。看在我们过去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份上,他把解丹毒的方子交给了你。谁知道,这个时候你竟然……”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谁能想到你不知道哪根筋打错了,收了方子之后竟然开始和徐福争论起来谁才是方士一门的正统。说到最后还说让徐福把方士一门正统的名号让给你的师尊精卫。算着大方师已经传了下来,就应该是你来继承大方师的名号。几句话就和徐福闹翻了,你也知道那个老家伙的心眼不大。他直接把给你的方子又抢了回去。然后让邱芳把你打到海里冰封了起来。老人家我的苦苦地哀求之下,他才把肯让我们俩把你带回来。不过我们临走的时候,他已经下了法旨。如果你胆敢再去他那里聒噪,不等丹毒发作,徐福那个老家伙就要亲在再上饵岛,将那里的方士杀个片甲不留。”
    说完之后,归不归再次叹了口气。看了已经目瞪口呆的广治一眼之后,他继续说道:“唉。本来已经办成的一件事,可惜了……”
    因为我,把这么大的一件事耽误了……广治心里对归不归的话深信不疑。这也归功于他师尊精卫这么多年以来的谆谆教导,饵岛大方师一脉本来就自我宣称自己才是方士一门的正统。每天出了早晚课修炼之外,就是向着如何夺回方士正统。只不过精卫知道自己这一脉除了广治之外,其余的人和徐福门人的术法相差。饵岛大方师也没有真的想通过术法夺回方士一门,当下,他们除了每天喊喊口号之外,剩下的就是考虑如何以德服人。讲道理说服徐福、广仁之流的伪大方师交出来宗门大权。这样看来,自己完全有可能在得到了丹方之后,借着这次见到徐福的继续。让他交出来宗门的控制权……
    如果不是自己死不了,现在广治跳海的心都有了。好容易平复了心绪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对着老家伙说道:“方子毁了……还有其他可以解除丹毒的法子吗?”
    “老人家我也厚着脸皮去问徐福了。总算看在当年我们那点情份上,他给指了一条路。”归不归拍了拍广治的肩膀,算是安慰了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说了姬牢那件事。徐福让我们去找他。说当年的大方子是那位楼主留下来的,他会有办法想到方子的。”
    “姬牢……”广治默默的念了一遍这个人的名字,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好像再想什么事情。
    归不归猜到他在想什么,正在说话点破的时候,冷不丁站在一边的吴勉开口说道:“别指望想找到神识来要挟他。广治,小心他一把火先把你们饵岛烧的干干净净。”
    有关姬牢和两个神识的事情,归不归曾经说给广治听过。现在他的确也在打这个主意。现在听到归不归的话之后,广治深吸了口气,看着对面的白发男人说道:“事到如今我也只有指望你们了。姬牢是什么人我知道,能不能从他那里搞到解丹毒的方子,我就拜托你们两位了。”
    说完之后,广治蔫头耷拉脑的回到了船舱,知道大船回到陆地都没有在从里面走出去。
    与此同时,徐福船队的百余艘大船上。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这些人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修炼的修炼,进行日常事务的继续手中的活计。
    吴勉、归不归刚刚离开的大船上。头发花白的徐福终于显出了真身。看着身边恭恭敬敬的邱芳说道:“那条老狐狸已经走过了这条航道,等他们回去之后,你找人重新修改航路。在这里待了几百年。也应该出去见见太阳了。”
    邱芳答应了一声,随后就近找了同门安排好徐福大方师的法旨。看到自己给火山挑选的弟子安排的井井有条,徐福微微的笑了一下,喝了一口自己酿造的蜜酒之后,对着邱芳再次说道:“我知道你有问题要问,开口吧,今天给你一个特例。”
    邱芳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对着徐福说道:“弟子的愚见,大方师本可以借着这次机会,和饵岛方士一脉重修旧好的。日后方士一门有难,饵岛也是一处庇护之所。”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