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愤怒的莫离

    看着有些紧张的莫离,归不归哈哈一笑,说道:“老人家我猜到姬牢不会亲自来,不过还以为这件事莫离你能亲自去办的。想不到连你都变得谨慎起来了,在喜堂上等了半天,最后等来了一个冤大头。”
    “我给他酬劳了。只要把事情做好,他就可以舒舒服服过完下半生的。”莫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片死尸,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可惜废物就是废物,出事不算还把你们引到这里来了。”
    “先证明你不是废物吧。”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他出事引我来找你。你出事,会把我们引到哪里去?”
    “引你们到阴曹地府!”一声大喝之后,莫离举起来长剑向着自己的脖子割去。他动手的一瞬间。就见吴勉对着他挥了挥手。随后莫离便感觉到握着长剑的手一沉,随后本来还紧紧抓在手里的长剑,瞬间到了对面白发男人的手上。
    “把剑还给我……”见到了长剑到了吴勉的手上之后。莫离好像遭受了奇耻大辱一般。脸色瞬间变得涨红,随后伸出来微微有些颤抖的手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剑在人在,把它还给我……”
    “你人马上就要没有了。还有心思管剑在不在?”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莫离继续说道:“等一下等你亡了,我会把这柄剑熔了。浇在你的骨头上,让你下辈子带着这把铁锈一起出生……”
    “你敢!”莫离大吼了一声之后,向着吴勉的方向冲了过来。几乎就在他到了白发男人身前一丈左右的时候,吴勉突然对着他一剑劈了过来。这个时候,莫离已经忘了片刻之前,他正想用这柄长剑结束自己生命的。当下自然反应的快速倒退了一步,避开了正面对着自己劈过来的这一剑。
    莫离向后退去的时候,能感觉到剑尖划过了他的额头和鼻尖。也是吴勉故意下手慢了一拍,才没有将他切成两半。不过就是这样,也有微热的鲜血顺着他的额头、鼻尖流淌了下来。因为这长剑法器的缘故,鲜血流下来几滴,便结成了一片薄薄的冰壳贴在莫离的鼻梁上。看着就好像是酒糟鼻一样,不过看见过程的人绝对没有人笑得出来。
    “把剑还给我……”莫离顾不上鼻梁上面得鲜血,嘴里不停得对着吴勉重复着同一句话:“把剑还给我……把剑还给我……”
    “告诉我姬牢在哪里,我就把剑还给你。”吴勉看了有些癫狂的莫离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我们的行踪。载我们出海的船老大也应该给您们回话了。那就也应该晓得我们来找你师尊的目地,说出来他在哪里,我们不会为难他。”
    “把剑还给我……”难得吴勉和他讲道理,莫离还是始终那一句话。当下,白发男人也没有了继续讲道理的心情。哼了一声之后,迎着莫离的方向走了几步。随后再次举剑对着这个比他还轴的男人劈了下去。
    “剑下留人!”吴勉动手的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吴勉手中的长剑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向后倒去。他顺着这个力量的方向,就见归不归舔着脸冲他笑嘻嘻的说道:“有人喊剑下留人了……”
    “我听到了——”说话的时候,吴勉将手中的长剑对着老家伙甩了出去。归不归就好像预感到了吴勉的动作一样。在他动手的一瞬间,这个老家伙已经缩颈藏头,将身子闪过一边。
    长剑顺着老家伙的身边飞了过去。最后插在了距离归不归身后二十来丈远的地面上,长剑落地不足半尺的位置,站着一个二三十岁的白发男子。正是广治着急要找到两位问天楼主之一。那位被自己神识封印了术法的姬牢。
    看到了自己师尊出现之后,莫离也顾不得什么了。急忙绕过了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姬牢的身前。将插在地上的长剑拔出来之后。莫离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将自己身体挡在姬牢的身前。冷冷的看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等着自己的师尊说话。
    “老人家我就知道莫离不敢离楼主你太远。”冲着姬牢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他不去洛阳城亲自下手,不是莫离这孩子不想去。而是要守在楼主的身边,不敢去。不过你们明明是两位楼主的,干嘛不去麻烦另外一个自己?当年本来就是一个魂魄,一个身体的。现在怎么那么客气了?”
    “那一个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不方便过来。”这句话说完,姬牢便不再理会吴勉和归不归。他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弟子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说道:“当年送你法器的时候。是要你和法器合二为一,不是让你和它同归于尽的。你死在我所送的法器上,和我亲手了结你有什么区别?要你死在我的手中。我有何苦费了这么多的心血来再陪你?”
    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唇的时候,莫离已经扑通的一声,跪在了自己师尊的面前。擦了擦冷汗之后,低头说道:“请师尊息怒,弟子也是一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不爱惜身体已经是错了,如果又将师尊气坏身体。那就是错上加错了。”
    “你们两位听老人家我一句”等到了莫离说完之后,归不归突然哈哈一笑,对着这师徒二人说道:“师尊是好师尊,弟子也是好弟子。谁也没说难为你们,我老人家就是替个朋友找楼主聊聊。有什么话你们说说,本来就这么一点事,非得要死要活的。还弄出来了一条人命。何必呢?”
    “归先生你也把事情弄的复杂了”姬牢迎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想找我也不需要这么难,别人找不到。归先生你总是没有问题的。”
    “让皇帝在洛阳城的城门贴上寻找楼主的告示吗?那要就连广仁也一起找过来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继续说道:“管他是不是复杂,能找到楼主你就是好的。再说风声太大的话,把另外一位楼主卷进来,你大概也不想见到。”
    听到归不归再次提到了另外一个自己,姬牢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当下他自己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还是说说归先生你的那个朋友吧。既然回来找我,那么就是说你们在海上并没有找到徐福。或者说找到了徐福,不过他也没有办法解了丹毒,是吗?”
    吴勉他们回到陆地之后,他们那艘船的船老大和水手们便被另外一位楼主控制住了。不过从那些人的嘴里,也只是知道了在海上遇到了如入起来的雷雨和那条大鱼。之后又远远的遇到了有百艘大船组成的船队,不过吴勉他们在对面的大船上经历了什么,船老大他们还是说不清楚。
    不过从他们回到船上的表情来看,寻找解除丹毒的法子应该没有成功。姬牢也有些好奇他们在徐福的船上遇到什么了……
    “到底得没得到解毒的法子,谁也不好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姬牢说道:“楼主你还是去见见广治再说吧,老人家我现在估计,出了他的爹妈和师尊之外,就数对楼主你亲了。”
    “只要能就告诉我解除丹毒的法子,楼主你让广治如何,广治绝对没有二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位饵岛大方师的弟子已经站在姬牢和莫离的身后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