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与君别离

    “看来在徐福那里不是很顺利……”姬牢微微一笑之后,回头冲着广治继续说道:“不瞒广治先生,我已经从那张丹方当中发现了一点端倪。不过这个毕竟不是三天两日就能有所结果的,想要从中找出来彻底解丹毒的法子,还需要一段相对漫长的时间。”
    一开始,广治的脸上已经露出来欣喜的表情。不过听到楼主接下来的话之后,刚才的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对着姬牢说道:“那么这个漫长的时间需要多久?姬牢先生既然已经有了端倪,那么总该有一个大概的时间了吧?总不至于真需要几百年吧?”
    “不需要几百年”姬牢笑了一下。随后找了一块大石坐下。这才继续对着广治说道:“也是我的运气好,找对了方向。如果运气再好一点的话,年内可能就有结果。正常来说数年是免不了的……”
    听到姬牢说数年就能解救饵岛众方士。广治的呼吸便再次急促了起来。好容易反应过来之后,他看着楼主说道:“姬牢先生……您真的能确定只要数年,便可以找到解丹毒的办法吗?这个不敢玩笑……”
    姬牢微微一笑。随后对着广治说道:“算起来我和广治先生也算是曾经的同门,你应该在方士一门的典籍当中听说过我的名字。当年我也是曾经差一点就成为第二位大方师的人,从没有不说没有把握的虚话。”
    看到广治还是没有什么底气,姬牢再次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我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时候,开始百年都没有丝毫结果。不过等到发现了门道之后。只用了十一年便炼制出来了长生不老之药。直到后来徐福编修丹方还是在我丹方的基础上修改的。现在广治先生说说看,我说只需数年便可以找到方法,算不算说是虚言?如果这个就要说虚言的话,那可就太难看了。”
    “请姬牢先生看在往日同门的份上,打救我饵岛一百一十一位方士……”这时候的广治就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姬牢的身前,随后继续说道:“只要您有办法解救饵岛方士,便是广治的再造恩人。您的一句话,比得上大方师的法旨。”
    “老人家我怎么觉得是我们亲手把广治推给这位楼主的?”这个时候,归不归已经凑到了吴勉的身边,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现在广治已经要为姬牢做牛做马的。要是他把心一横给楼主做了狗,是不是还回反口要咱们一口?”
    吴勉瞅了老家伙一眼之后,说道:“把他推过去的那个人是你。别把我算上,这里面没我什么事。丹方是你带着去找的,丹药是你亲手炼制的,去海上找徐福都是老家伙你亲手安排的。我倒想看看,你还能怎么加上我。”
    就在归不归嘿嘿一笑,想要说话的时候。对面的广治和姬牢那里又有了新的变化。就听见姬牢对着广治说道:“虽然我答应了你数年之期,不过还有件事我要和广治先生说清楚。是这样,我的术法已经尽失。如果在这数年当中,我被之前的仇家找到。那么……”
    “那么他们想要对姬牢先生不利,就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没等姬牢说完。广治已经接过了话头。森然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就算有广治也无可奈何的强敌,那么我便回去搬请精卫大方师。就算姬牢先生的仇家是广仁、火山也不在精卫大方师的话下。”
    听了广治的话。归不归便再次苦笑了一声。看着身边的吴勉说道:“一个广治不算,现在还搭上了一个精卫。算着等到真解了丹毒的话,还有一百一十一个方士。这次老人家我真是搬起来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姬牢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广治说道:“我的仇家不少,不过也用不上劳烦精卫先生。但是还是需要麻烦广治先生保全。等到解毒丹方出来之后,我便会找一高山远地隐遁。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广治先生多费心的。”
    两个人说好之后,姬牢便转身对着‘默不作声’的吴勉和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二人说道:“本来还想与两位多相聚一段的,不过广治先生的事情紧急,虽说有数年,但姬牢也不敢耽搁。我们三人与二位先生就此别过,希望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可以消除误会,化干戈为玉帛成为朋友。”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还是继续做对头顺眼一点。这辈子怕是没有缘分做朋友了……”
    “天大地大,万事皆有可能。”姬牢笑了一下之后,带着莫离和广治二人离开了这里。从背影看过去。广治已经服服帖帖的。比姬牢的弟子莫离还要对这位楼主恭敬。
    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消失之后,归不归本来还想发发没打着狐狸,还惹了一身骚的牢骚。不过被身边的白发男人两句话噎回去之后。便收了这里的禁制。当下和吴勉一起使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皇宫之后,两个人并没有马上见到皇帝。听说现在刘秀和皇后正在规劝那位东海公主姬素素,这次新驸马总算是熬到了拜堂。本来眼看着就要进洞房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看热闹的人不知道是太兴奋还是怎么。竟然一口血喷了出来,随后这位新驸马便借口出去看看,一去不复返了。
    本来以为自己这次总算是嫁出去了,想不到驸马和自己闹了这么一出。回到皇宫之后,妞儿便痛哭起来,诅咒发愿这辈子就老死在宫中,绝对不再出去丢人了。最后在皇帝和皇后的劝解之下,这位东海公主才算好了一点。
    这次利用妞儿将莫离、姬牢引了出来。归不归心里多少对这个昔日的小丫头有些愧疚。不过看到妞儿没有什么大碍,又灭了心口把自己嫁出去的火。当下,老家伙在殿外看了这个已经张成大人的小姑娘。却没有了进去相认的想法。
    半晌之后,刘秀先一步从妞儿的宫殿出来,留下来皇后阴丽华独自留在妞儿那里说些女人的私房话。
    在内侍、侍卫的簇拥之下,刘秀上了玉辇向着长乐宫进发。当玉辇行进了片刻之后,皇帝突然怪异的笑了一下,对着身前的空气说道:“阳虎去河北公干并不在洛阳城内。今天当值的阳虎先生的女弟子,朕把她留在皇后身边了……”
    刘秀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归不归凭空出现在他身前的空气当中。冲着皇帝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就知道陛下能看破老人家我这点把戏,我老人家这次是在向陛下辞行的。从王莽乱政的时候,老人家我就和陛下相识了。断断续续也有些年头,今日一别,可能便再难有与陛下相见的机会了。”
    刘秀此时也是五旬的老人了。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皇帝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朕也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既然这样,朕也不强留仙师。只是仙师日后有用到刘姓汉室之处,朕在自当尽心办理。朕若不在了,也会安排后世子孙一并办理的。还有一件事,留在宫中的巨金要如何处置?还请仙师告知,朕也好着手去办。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