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重返故地

    当初从更始帝刘玄那里得到的黄金现在这笔黄金依然是一笔富可敌国的巨金,除了当初归不归带走的一点点之外,剩下都被搬到了洛阳城的皇宫当中。没有皇帝的亲笔手谕,谁也不进入存放黄金的库房。
    “陛下你要是不说,老人家我差点都要忘了。”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当初坑了刘玄这一大笔黄金。本意只是想掏空更始帝的国库,给刘秀崛起提供机会。这样的世俗金钱对归不归并没有用处,他想要用钱的话,天下官府银库都是他的钱袋。
    老家伙想了一下之后,笑眯眯的对着皇帝说道:“既然陛下都说了,那就算老人家我给妞儿的压岁钱了,算是我老人家给她的一点零花……”
    老家伙和皇帝在玉辇当中说话的时候,原处一座宫殿的房顶上。两个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正在默默的看着玉辇当中的刘秀和归不归,其中一人竟然是几个月之前还带着吴勉、归不归和广治几个人前往东海去找徐福的邱芳。
    站在邱芳身边的是一个身长只有三尺有余的侏儒,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这位火山大方师的弟子带着一个小孩子站在那里。看了半晌之后,侏儒对着邱芳说道:“这个就是你说连徐福大方师都头疼的归不归吗?看着也没有什么,一个糟老头子嘛。你说说如果我把他的脑袋带回去献给徐福大方师,他老人家会不会欢喜?”
    “纲元先生,如果那么做的话,八成是你的脑袋被这个糟老头子取下来。”邱芳低头看了这个侏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果他的脑袋这么好拿的话,那么广仁大方师和火山大方师还回留他到现在吗?”
    “广仁和火山都做不了的事情,别人未必也做不了。”这个叫做纲元的侏儒方士张嘴笑了一声,露出来他那一口满是污垢的烂牙。不过侏儒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再说下去,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邱芳说道:“既然说到了广仁和火山,那咱们俩是不是也该去宗门拜拜山头了。刚刚回到陆地上,别被你带到这里来。耽误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也该去办点正事了吧。”
    “纲元,你也是方士,称呼两位大方师的事情。最好可以用上敬语。”邱芳在船上的时候,便对着这个侏儒方士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不得不带着他上岸。
    在船上着二百来年纲元还算是中规中矩,因为他身有残疾的缘故,徐福大方师和众同门也对他照顾有加。不过一回到陆地上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嘴里也越来越口无遮拦,对广仁和火山两位大方师也有些不恭敬起来。
    “那么认真干嘛?这里既不是在徐福大方师的船上,又不是在宗门。那几位大方师不再身边。还那么拘谨干什么?”纲元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之后,再次看着玉辇上面的归不归,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看都是一个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本来还和皇帝有说有笑的归不归突然回头,冲着他和邱芳所在的位置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动作下了纲元一跳,他和邱芳两个人虽然没有隐住身形。不过也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这么远的距离,这个糟老头不可能发现自己。
    发现自己二人的行踪已经暴露,邱芳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身边的侏儒方士说道:“走吧,已经被归不归发现了。再不走的话就走不了。”说完之后,他也不管纲元。自己先是一转身,跳下了宫殿的同时已经运用了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半空中。
    看到邱芳离开,纲元也只能跟着一起使用五行遁法离开。就在他催动五行遁法的前一刻。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着:“一个糟老头,看见了又能怎么样?”
    就在邱芳、纲元消失的同时,刘秀也在顺着归不归的目光看过去。不过这位皇帝没有术法的根基,只能看到那一片错落有致的宫殿。当下,刘秀对着归不归说道:“仙师看到什么了吗?不会是有什么修士敢大胆擅闯皇宫吧?”
    “皇宫这样的地方,谁的胆子这么大说闯就闯的?”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陛下放心,老人家我看到了两只小虫子。这都快换季了,还有这种虫子来回乱飞。活不了几天了,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待一会吗?”
    从皇宫出来之后,归不归回到了他们所住的居所。从海上回来之后,老家伙便一直在磨着吴勉回忆一下当年徐福给他看的地图。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被这个白发男人遗忘掉了。或者吴勉还有什么故意的没有告诉他。
    不过这个白发男人咬死了只有那九幅地图,该说的都说了。最后实在经不起老家伙的死磨硬缠,答应了老家伙解决完了广治的事情,便再走一遍那九幅地图。这也是为什么看到广治被姬牢师徒俩带走,老家伙那么爽快,没有把他拉回来的动作。
    回到之后,吴勉少有的询问了刘秀和妞儿的事情。老家伙三言两语说完之后,突然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知道老人家我刚才看到谁了吗?你们猜猜看……”
    看到吴勉没有和他猜谜语的意思,归不归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邱芳那个小家伙回来了,我老人家和刘秀说话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人就站在原处的宫殿房顶偷窥我老人家。”
    “另外一个人?”吴勉总算有点兴趣,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徐福不是有派了一个鲸鲛那样的人来吧?”
    “看样子不像,是一个身高三四尺的小矮子。也就是任叁的这个头,徐福那老家伙心高气傲的,不会把自己的术法分流到这样人的身上。”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管他是来做什么的,都不会和你有关。咱们就放心的再回那九幅地图转转。等到老人家我身上的封印解除了。就算徐福老家伙抽风,再派人回来找你的麻烦,我老人家出面就解决他了。”
    “老不死的。别尽想着好事。弄不好这个小矮子就是徐福派来对付你的。”这个时候,小任叁凑过来接着归不归的话继续说道:“你自己想想,徐福几百年前就像弄死你了。不过挨着你是他过气弟子的份上。一直不好意思下手。现在他人在大海上漂着,派个什么高个矮子的弟子来弄死你。和他还没有一文钱的关系,不是我们人参乱说。老不死的你自己想想——完美啊……”
    “要不是老人家我惹不起你干爹,现在就让你先走一步了。”对着不敢打不敢骂的小家伙,归不归也是头疼了。当下他开始忙活起来按着那九幅地图的顺序再走一遍的事情。将刘秀赏赐的马车套好之后,带着吴勉、小任叁和百无求上了马车。赶在夜黑关城门之前,从洛阳城离开。向着九幅地图的第一站辽东燕山进发。当年就是在这里,吴勉开启了第一幅地图。
    不过这里比起来当年吴勉的第一次到来,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当初走后不久,这里便发生了一次大地震。半座燕山都已经倒塌,从吴勉之前上山的路径,根本就没有办法到达藏有黄金和方士一门基本术法的山洞。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