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三寸丁

    围着燕山转了一圈之后,归不归也没有找到上山的路径。最后还是小任叁先接着地遁之法上山,最后这个小家伙登上找到了吴勉所说的山洞之后,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三个人顺着小任叁身上的气息,运用了五行遁法,随后出现在了山洞里面。
    好在这个山洞并没有毁在地震当中。里面依旧摆放着成箱成箱的金饼。和洞壁上那几十个存放着逐渐的小窟窿。
    归不归看了两卷竹简便有些索然无味起来,这上面纪录的都是方士一门作为粗浅的术法。不过老家伙还是逼着自己一卷一卷的看完了这些竹简,谁知道徐福那个老家伙会不会玩阴的。将解开他封印的办法就混写在这些术法里面。
    还在这里的书简并不是太多,老家伙看了半天便将徐福留在这里的全部书简看了一遍。可惜还是没有发现一点端倪,查看了书简的归不归有检查了存放书简的洞壁,和那百十来箱金饼。一旦徐福在里面某块金饼上写点什么,错过解开自己封印的机会,老家伙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可惜不管是洞壁还是金饼都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字迹,最后,老家伙将山洞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都没有发现任何和解开自己身上封印有关联的事物。好在知道这里面可能有解开老家伙封印的法门,吴勉和两只妖物也没有催他。
    从清晨到了太阳西下,归不归将这个不大的山洞都翻找了一遍之后,终于放弃了这里。第二个地点是囚禁他的苗疆高山,那里可以直接跳过去,现在他们要去第三幅地图的所在去看看。
    就在归不归几个人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山洞外面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随后听到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样的地方大方师是怎么找到的?找个地方藏点东西而已,随便挖了深坑埋进去就好,何苦……”
    说话的时候,一个只有三尺身高的侏儒已经走进了山洞当中。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隐住了身形。小任叁钻进了地下,就见百无求也藏在了那百十来箱金饼的后面,隐藏住了自己的气息。
    进来之后的侏儒愣了一下,随后抽动着鼻子嗅了嗅山洞里面的气味。片刻之后,侏儒的脸色一变,随后转身便向着山洞外面跑去。就在他跑出去两个同时催动五行遁法准备离开的时候,从地下突然伸出来两只藕段一样的小手。在侏儒的腿上拉扯了一把。
    侏儒行走不稳,扑通的一声摔在了山洞口,马上就要完成的五行遁法最后功亏一篑。就在这个时候。百无求从藏身之处现身。大吼了一声之后,黑旋风一样的向着倒在地上的侏儒扑了过去。
    眼看着二愣子就要抓住他的时候,倒在地上侏儒身体突然消失。同时时刻,消失的侏儒又出现在了百无求的肩膀上。对着二愣子的脑门突然点了一下,百无求便突然大叫了一声,身子好像过电了一样。倒在地上颤抖了不停。片刻之后便倒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眨眼之间治住了百无求之后,侏儒的身子突然腾空而起。瞬间便飞起来两丈有余。就见他飞起来的同时,小任叁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侏儒的小腿。看样子小家伙想照着刚才那样再来一下,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侏儒突然飞了起来。将它一同带了出来。
    小任叁再想松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侏儒飞起来之后身子马上调转向下。两只小手已经掐住了小任叁的脖子,眼看只要他再加把劲。这个人参娃娃就要命归黄泉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冲了过去,对着侏儒的后心抓了过去。
    在半空中的侏儒竟然瞬间再次调转了身形,迎着吴勉的手抓了过去。眼看着他就要接触到白发男人的一瞬间。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随后侏儒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后飞了过去,撞在洞壁上之后反弹到了地上。随后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在外人看来这个侏儒就是死了一般。
    归不归笑嘻嘻的站在刚刚侏儒所在的位置,冲着正在朝他翻白眼的吴勉说道:“这个三寸丁就是上次老人家我在皇宫看到的矮个子,当时他站在邱芳身边还不觉得什么,现在看起来也是个人物。差不多得了,徐福那个老家伙让你出来的时候,没告诉过你别在老人家我的面前装死吗?”
    “这个徐福大方师倒是没说……”听到归不归看出来自己的破绽。侏儒哈哈一笑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地上的尘土之后,继续冲着老家伙说道:“不过临走的时候徐福大方师交代了,遇到归不归先生的话,要防着他装死……”
    说完之后,侏儒收敛了自己脸上嬉皮笑脸的表情,随后对着归不归行了待师之礼,再次说道:“晚辈方士纲元见过归不归先生,纲元替徐福大方师带话:老家伙,这次你在胡乱的操控国运,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方士一门的事情你只管看,别插手。”
    说到这里之后,纲元再次走到晕倒的百无求身边。在它的人中上按了一下,就见二愣子突然直挺挺的做了起来。愣愣的看了周围的几个人一眼之后,瞪着眼睛说道:“刚才怎么了?老子不是躲在金子堆后面吗?什么时候躺在这里睡觉了?老家伙,看见老子睡觉,也不知道找点什么给老子盖上一点吗?嗯?这个小东西从哪来的?老家伙,他看着可和你有点联相啊。不是你在外面的儿子过来认亲了吧?”
    “我叫纲元,和归不归先生不是亲戚……”说话的时候,侏儒在二愣子的脑袋上又点了一下。百无求当下一翻白眼又倒在了地上抽搐起来。
    “你说是你方士是吧,那么你的座师又是哪个?不会又是徐福那个老家伙给火山收的弟子吧?”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向着纲元走了几步,侏儒赶到一阵压力从老家伙的身上传了过来。当下他很是识趣的向后退了一步,正想要从山洞里面走出去的时候,就见白头发的吴勉已经站在了洞口的位置。
    苦笑了一声之后。纲元对着归不归说道:“我虽然是方士,不过徐福大方师却没有收我为徒,也没有指派座师。说是我敬拜天地就好。方士一门无人可为我师。”
    纲元这话说的有点大了,他没有说出来徐福和他说的后半句话:方士当中无人可为你师,天下方士却人人皆为你师。前面那半句说出来纲元在方士一门的辈分直追首任大方师燕哀候。不过后半句说完他的辈分已经低到人人都是他师父的地步。也就是说天下只要是个方士,都可以训斥他的地步。
    纲元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唤醒了晕倒的百无求。补过纲元的手法怪异。这次二愣子醒了之后,竟然再次忘了自己是如何晕倒的了。
    这个时候,守在洞口的吴勉哼了一声。随后对着这个侏儒方士纲元说道:“那么你到这里做什么?不是来找我们,替鲸鲛做完他没有完成的事情吧?”
    “吴勉先生是吧?”纲元上下打量了一番白发男人之后,继续说道:“鲸鲛来做什么我不知道。也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了。纲元这次来也是奉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将这个收藏的东西能带回去的带回去,带不回去的东西就地销毁……”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