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洞里洞外

    “你说什么?老人家我没有听懂……”听到了这个叫做纲元的侏儒方士这几句话,归不归脸上非但没有恼怒的表情,反而露出参杂着欣喜的古怪表情。
    “徐福大方师的法旨,让我清空这九处所在里面的藏品。”纲元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退到了山洞的边缘,让自己的身体贴着洞壁。虽然这样没有退路。可也总比归不归和吴勉把他夹在当中的要强。
    “看来徐福那个老家伙还真藏了什么好东西啊……”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事情,当下板起来脸孔对着侏儒方士继续说道:“等一下,你已经清空几个这样的地方了?要交给徐福的东西都放在什么地方?”
    “这就是第一个”侏儒苦笑了一下之后,回答道:“回来之后,邱芳师兄先带着我去拜见了广仁、火山二位大方师。耽误了几天才开始办事。没有想到第一次就遇到了你们几位。”
    “老人家我不信……”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纲元继续说道:“小家伙你这身子骨不是天生的吧?把衣服脱了让我老人家给你看看筋骨,说不定还能把你这身子骨扳回来。”
    老家伙的眼力不差。纲元的确不是天生的侏儒。被选上跟着徐福一起出海的童子又怎么可能身有残疾?当初纲元也是身高九尺开外的伟岸男子,因为错练的术法之后,身体便开始越来越矮小。
    本来按着徐福的提点。纲元只要散了这一身的术法,身体便可以恢复如常。只不过这样一来,他便再不能修炼术法。纲元权衡再三之后。还是咬牙挺着任由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矮小,术法却是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船上几千名跟着徐福修炼术法的童子当中,纲元已经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徐福都没有办法的事情,眼前这个糟老头子就能解决了?纲元虽然不信,不过他还是笑呵呵的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最后脱成一丝不挂站在归不归的面前,说道:“那就劳烦归先生你了”
    “什么劳烦不劳烦的,老人家我也就是看一眼,成不成的还要看小家伙的命……”不过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并没有理会浑身赤裸的纲元。老家伙蹲在地上,一件一件的扒拉着这个侏儒的衣服。里里外外都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这才回过头来对着纲元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看完了,小家伙你除了个子矮一点之外没有大毛病。回家该吃就吃,该睡就睡,活到死没有问题。”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还不忘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示意纲元的身上并没有他要找的东西。
    “那真是多谢归先生,这样我就能放心的活到死了。”侏儒哈哈一笑之后,重新将自己的衣服重新穿到了身上。在海上的时候。他便多次听到过归不归的名字。本来以为凭着自己用身体换回来的术法一定在那个糟老头子之上,不过刚才瞬间和归不归的交手,便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刚才虽然他是被这几个人和妖群殴了,不过纲元已经清楚自己和他们几个实力的差距。自己稳稳的压住了两只妖物,那个叫做吴勉的白发男人和自己相当,或许吴勉比他还要强大那么一点点。而糟老头子的实力比他强大的太多。纲元完全没有可以对抗的余地。
    当下,纲元索性放弃了对抗,只要能安全的离开这里就好。侏儒冲着归不归说道:“既然归先生也没有办法让我的身体复原,那么我还是尽早再访名医吧。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已经恢复从前的身高了……”
    “我们还是一起走吧”归不归冲着纲元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看不得你这样的孩子到处乱跑。外面坏人多,一旦他们欺负你个子矮呢。还是我们保着你,等着把那几处地点都走遍了。我老人家再给你找艘大船回去。”
    听到归不归要跟着自己,纲元先是一愣随后马上便恢复了正常。徐福跟他交代法旨的时候,只是说防止有人无意当中窥视方士一门术法。这才要将这几处里面的藏品收回。然后让纲元毁掉这几处所在,至于这里是做什么的,都有些什么东西。就连纲元自己都不清楚。现在想起来吴勉、归不归他们能在这里出现,也不是碰巧的。
    不过就是这样,这个侏儒方士还是不敢轻易的答应归不归。就在老家伙对着他死磨硬泡的时候,堵在洞门口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除了这里之外,按着顺序来还有苗疆一处所在,秦宫旧址的井下,原辽西郡守府……”
    听到吴勉嘴里说出来的地址,除了归不归所在的苗疆纲元不知道之外,剩下的都在徐福大方师开出来的名单当中。而且听吴勉所说位置之准确,应该是事前已经进出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又故地重游了一番。
    既然他们都曾经走过一遍了,那就不算是自己泄的密。再有归不归在一边的不停劝说。最后这位侏儒方士终于点了头。答应和他们一起出发,为了防止他中途逃遁。归不归又亲手制作了一张本命符纸,地上了纲元的鲜血之后。除非他回到了徐福的身边,老家伙也能知道他藏在哪里。
    最后,归不归让自己的便宜儿子帮着纲元一起,将山洞里面的竹简打包收好,最后带到了他们存放在他们存放在山下的马车上。看着跟在车后面的两支铁猴子,纲元也很是惊奇世上还会有这样的法器。
    将书简搬空之后,纲元又施展术法将山洞的洞口塌掉。封了山洞之后,这才跟着吴勉、归不归等人下了燕山。
    从山洞中出来之后,他们一行人下山上了马车,绕过了第二处地址的苗疆,直接向着第三处地址咸阳旧秦皇宫行驶过去。
    等到他们这一行人从走出去十几里路之后,被塌掉的山洞洞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头戴饿鬼面具的白发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他们乘坐马车消失的位置之后,面具男人回身向着已经被封掉的山洞里面走了过去。
    面具男人直接‘穿’过了乱石堆,走到了除了遍地黄金之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山洞内。转了一圈之后,他停留在原本存放着书简的洞壁前,看着上面一个一个的小窟窿。
    看到这里的东西已经被搬空的时候,男人微微的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身子突然怔了一下,随后马上开始催动五行遁法离开这里。
    就在他使用遁法的同时。山洞外面响起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你是谁?为什么要装扮成我……”一个和洞内男人一摸一样,带着面具的白发男人站在洞口。虽然有乱石挡路,不过他还是好像能亲眼看到里面的情况一样。
    一句话说完,堵住洞口的乱石突然向外四溅,露出来一个丈余的窟窿。就见里外两个一摸一样的面具男人正在盯着对方。这个时候,山洞里面的面具男人已经完成了遁法,在洞外男人的注视之下,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这个人消失之后,洞外男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也没有了进到山洞里面查看的意思,看着满地黄金的洞内冷笑了一声,最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真是太难看了……”话音落地之时,面具男人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耳东水寿说:马上就要过年了,和大家商量个事。最近的事情太多,又赶上过年了,我跟着休息几天吧、。三十、初一、初二休息三天,初三回来继续勉传,休息三天,可以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