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古怪的纲元

    看到了自己的师尊死里逃生之后,莫离狂跳着的一颗心这才安稳了下来。长出了口气之后,眉毛一挑转头看着好像没事人一样的纲元。刚才这个侏儒方士本来打算趁着楼主伤重的时候,再次闯过去结果了这个在徐福嘴边多次出现的人物。
    不过看到了守在姬牢身边的广治,感觉到这个白发男人身上强过自己许多的气息之后,才没敢轻举妄动。如果今天广治不在这里的话。问天楼对方士一门的隐患,恐怕就要消除一大半了。
    看到了归不归那几个人也没有保这个三寸丁的意思,莫离低吼了一声。随后抬手将自己背上的长剑抽了出来,对着纲元的方向虚劈了一剑。就在这位侏儒方士闪身躲开的一刹那,莫离连人带剑已经到了纲元的身前。那柄带着寒霜的长剑再次对着侏儒的脑袋劈了下来,一瞬间莫离和纲元二人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起来。
    看到长剑对着自己劈过来,纲元也不说话,人已经迎着这一剑窜了过去。别看他比正常人矮小了一半,速度却快的惊人。莫离只觉得眼前一花,小矮子已经从他的眼前消失。纲元消失的一瞬间,那柄长剑的剑身突然向下一沉,矮小的纲元人影站在了莫离已经挥下去的长剑剑身之上。
    小矮子的脚下发力,莫离手中的长剑便不由自主的扁了方向,向着空无一人的地面劈了下去。与此同时,纲元踩着长剑已经到了莫离的面前,挥起来自己的小拳头,对着姬牢爱徒的前胸打了过去。
    本来莫离撒手扔剑还有避开的可能,不过他心里还存了剑在人在的打算。用力挥剑想要将站在长剑上面纲元甩出去,不过小矮子的脚好像长在剑身上一样。莫离两下没有将纲元甩出去,手上的动作刚刚慢了下来,小矮子便再次的踩着剑身冲到了莫离的面前。眼看着这一拳就要打在姬牢爱徒的身上。他们师徒俩即将一个下场的时候,又有一个人人影已经到了莫离的身边。这人出现的同时对着纲元已经挥出去的小拳头勾了勾手指头,小矮子已经挥出去的这一拳竟然变了拳路,向着这个人影打了过去。
    来人正是暂时给姬牢做保镖的饵岛大方师首徒广治,现在楼主身受重伤,如果他的弟子莫离再有什么不测。那么他饵岛上面一百一十一名方士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徐福亲自站在他面前,说不得也要动动手了。
    纲元的拳头被广治引导着打在了他的身上,不过挨打的没有什么事。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不过大人的纲元当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打在广治身上的那只胳膊已经变成了不可思议的形状垂了下来。
    当下纲元已经自己又撞在铁板上,当下也顾不得手臂的剧痛。转身便向着身后逃去。可惜他刚刚一转身,身子被广治抓了起来。就在他要将这个小矮子整治死,给姬牢师徒俩出了这口气的时候。听到对面传来归不归说话的声音:“你可想好了,他怎么说也是奉了徐福老家伙法旨来的。他人没了,那个老家伙会怎么反应?”
    一句话让广治想起来在东海遇到的种种异事,徐福的术法别说是他了,就连自己的师尊和饵岛所有的方士都加在一起,都未必是那个前任大方师的对手。如果这个小矮子真死在自己手里,八成就是给饵岛众方士招祸了。
    不过不整治这个侏儒一下,又怕姬牢心力这口气出不来。当下广治还能当着姬牢的面,将小矮子远远的扔到了海里。就在纲元落入海中的一瞬间,广治伸手对着他落海的位置虚压了一下。就见已经漂起来的纲元身体突然再次沉了下去,随着一个漩涡,一股鲜血从海里冒了出来。等到广治这个动作结束之后,才看到小矮子的身体再次从海底漂了起来。
    看到和自己待了一段时日的纲元打到海里,动手的又是相处几十年的广治。百无求左右为难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么多年二愣子也摸透了老家伙的脾气。知道这个时候归不归的嘴里出不来实话,便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小爷叔,纲元小矬子是混蛋脾气和老子投缘。看在老子的份上,你帮着劝劝?打两下得了别真把人打死……”
    白发男人的目光本来就在漂在海上纲元的身上,听了二愣子的话之后,他冷笑了一声,说道:“出不了人命,他要是死了。第一个不干的就是你爹……”
    这个时候的纲元浑身是血,看样子比刚刚苏醒的姬牢也强不了多少。和吴勉猜的一样,归不归看着这个随时都要亡故的人。心里还在盘算着还要从他都身上打听出来自己解开封印的线索。当下苦笑了一声,打发自己的便宜儿子百无求跳进海里将这个只剩下半口气的小矮子捞了出来。
    看着广治转头冷冷的看着自己,归不归嘿嘿一笑。主动的解释道:“怎么说老人家我也是和他师尊是光着屁股长大的,这个三寸丁死在我老人家我眼前,对那个老家伙还真是又些不好交代。”
    说完这两句话之后。归不归主动的转移了话题。他指着对面的大海船,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继续说道:“快,帮着你广治叔叔把楼主和这个三寸丁都背到船上去。看看这血次呼啦的,别沾在你广治叔叔的身上。”
    听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又给他安排长辈,百无求的眼睛又瞪了起来。不过还没等到他开口骂街,对面的广治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老家伙说道:“归老兄,咱们还是各走各的吧。同坐一条船的话,我怕忍不住把你的小朋友撕碎。到时候你在徐福面前没法交代……”
    说完之后。他冲着身边的莫离使了一个眼色。背着长剑的男人明白广治的意思,将自己的师尊背起来,使用术法离开了这里。广治给他们师徒俩殿后。看到了二人消失之后,他继续对着对面的归不归说道:“归老兄,广治回饵岛救人心切。就不和各位作别了,不过还有件事情要奉劝老兄。现在饵岛正是多事之秋,如果不是大方师有请,各位还是免登岛的好。以免有什么事情伤了和气……”
    说完之后,他也不能归不归客气,直接使用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看着广治凭空消失的位置,老家伙苦笑了一声。转头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好像死人一样的纲元。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好的你这是抽的哪门子风?要不是小矬子你能解开老人家我的封印,刚才我老人家直接动手先干掉你,给姬牢出气了。徐福那个老家伙也是。鲸鲛那样,纲元又这样……”
    就在归不归磨磨唧唧的时候,刚才广治下来的那艘大海船上的水手突然活跃了起来。十几个水手从船上下来。就在码头上置办起来出海的补给。老家伙看到之后嘿嘿一笑,在码头上转了一圈,看中了停靠在这里最大的一艘海船。
    找到了船主之后。老家伙从怀里面掏出来两块金饼。当着船主的面敲得叮叮当当直响,随后对着眼睛已经直了的船主说道:“一个时辰之内,你有办法开船,这两块金子就给你买双鞋穿……”
    没等归不归说完,船主一把抢过了金饼。笑着对老家伙说道:“我这船早上刚刚换的新帆,淡水和补给、水手都是满的,说走就能走。”
    一个时辰之后,广治、姬牢之前看好的大船突然驶离了码头。等到这艘船开出去七八里之后,码头上另外一艘船也跟着开了出去,紧紧的尾随着刚刚出码头的大船。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