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雾散雾起

    两艘大海船一前一后的大海中心行驶过去,两艘船好像有了默契一样,始终保持着七八里的距离。前面那艘大船始终没有想要甩掉后面海船的动作,后面的海船也没有加快速度追上来的意思。
    广治这次走了一条之前没有走过的航线,向着饵岛相反的方向行驶了一百多里之后,海面上突然冒出来了一股大雾。等到后面的大船加速冲进大雾之后。广治所在的大船已经消失在了大雾当中。
    看到前面大船消失在大雾中之后,吴勉立即用术法吹散了海面上的大雾。不过等到大雾散尽之后,本来就在几里之外的那艘大船已经跟着雾气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了面前一望无尽的大海,百无求回头冲着还是一脸笑嘻嘻的归不归说道:“早说了让你跟紧点,不听老子的话丢人了,该!”
    “丢的是广治,不是老人家我。”归不归已经不奢望百无求的嘴里说出来什么好听的话了,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海图递给了船主,说道:“按着这条航路走,我老人家带你们去找神仙岛。”
    从跟着的那条大船凭空消失之后,船老大已经看出船上这几个都不是一般的人物。而且他们琅琊几百年前就有在海上遇仙岛的传说,那些传说也是有鼻子有眼的。说是四个人搭船去海外寻访仙岛,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白发男人。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还有一个黑铁塔一样的大汉——等等,这个组合怎么这么眼熟……
    这几个人就是当年寻访仙山的那几位,看他们和传说中一磨一样的相貌。这分明就是当初在仙岛上得了什么长生不老药,过了这么多年之后回来还愿来了。
    当下,认定了这几个人是要前往仙岛的船主。指使水手们改变航线,向着海图当中的神仙岛行驶了过去。
    不过到了饵岛附近的海域之后,本来应该是大雾弥漫的海面,这个时候却风平浪静的,别说大雾了,头顶上都看不到一丝云彩。一眼望过去能看到几里之外有大鱼跃出海面,但就是看不到附近那一座孤零零的海岛。
    确定这片海域就是海图上面的所在之后。大船来来回回的在这里转了五六趟,都没有看到一点饵岛的影子。这时候,就连老谋深算的归不归都有些慌了。老家伙带着船主来来回回的在甲板上走来走去。不停在海面上寻找以往前往饵岛时,见到的参照物。
    岛礁还是当初的岛礁,也可以看到以往路过时看到的小岛。只有那座藏在大雾当中的饵岛跟着雾气一起消失掉了。
    一直到了天气完全黑下来,都没有发现饵岛的踪迹。好在船上的淡水和食物是按着远程航行准备的,足够在海上一个月的消耗。当天晚上,众人就在本来是饵岛附近的位置上停船休息,看看运气第二天能不能找到那座小岛。
    这时候,被广治打成重伤的纲元也可以睁开眼睛。他不是白发不死之身的体质,在归不归照料下这么短的时间就能醒过来,对他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如果不是惦记这自己身上的封印,老家伙也不会招惹这个麻烦。
    给纲元重新上了药之后,归不归坐在这个侏儒方士的身边,打着哈哈说道:“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你去招惹姬牢干嘛?出门的时候,徐福那个老家伙就没给你说说谁能惹,见到谁药要躲着走吗?以为你真是鲸鲛,谁都都不敢惹你吗?”
    刚刚苏醒过来的纲元虽然还是非常的虚弱,缓了半天之后,才勉强说道:“徐福大方师……一直都在说……他的名字,我不服……”
    纲元是跟随徐福一起出海几千童子当中的一个人,之前只是一个朝中小吏的孩子。出海之后才跟随徐福大方师修炼的术法,后来因为自己错练了术法却因祸得祸。虽然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不过术法却在同船的童子当中出类拔萃。就连轻易不夸奖人的徐福。都说过几次纲元是方士当中少有天才这样的话。
    纲元出海之前并没有见过广仁、归不归和姬牢这样大方士(修士)的术法,除了借了徐福术法的鲸鲛之外,船上再少有能与纲元比肩的方士。这就让这位侏儒方士心里隐隐有了天下术法徐福第一。广仁第二,他纲元第三的想法。
    这些年随着邱芳连续几次来往海陆,徐福的嘴里也开始多了几个人的名字。吴勉、归不归和两位都叫做姬牢的楼主出现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这让自以为老子术法天下第三的纲元很是不以为然。
    当初和邱芳一起在皇宫当中偷窥归不归的那次,如果不是那位火山高徒阻拦,邱芳已经冲下去和归不归较量了。虽然后来在老家伙的手里吃了苦头,不过这位侏儒方士也只是将自己的排名向后了一位。从天下第三变成天下第四(和吴勉并列)。
    今天在码头上看到了好像普通人一样的问天楼主姬牢,纲元的心便再也按捺不住了。归不归曾经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吴勉又是大方师看中的人。这样的人动不得。那么我去动动这个和方士一门有仇的姬牢总是没错的吧?就算出事的话,吴勉和归不归就在身边,也不会看着自己吃亏。
    失去了术法的姬牢虽然不堪一击,不过广治突然出手,还是让这位侏儒方士招架不了。在饵岛大方师首徒面前,纲元完全没有抵抗的力量。如果不是归不归说了那两句话。现在他已经在海里喂鱼了。
    吃了这个大亏之后,纲元心里这才明白过来,世上术法能超过自己的人实在太多。这时候他才隐隐有些犹豫。自己用身体换来的术法到底合不合算。
    好在广治没有下狠手让纲元变成残废,身上的伤都是皮肉外伤。醒过来之后不久身体便可以做一些轻微的活动,看着他恢复的样子,应该会比归不归预想的快上许多。
    之后一连在海上漂了十几天,归不归想尽了办法,都没有找到可以进入饵岛的办法。老家伙看出来只要精卫、广治他们不撤了阵法,他们便没有办法进入饵岛。看来他们只有先回到陆地,等到姬牢和广治解了众方士的丹毒。精卫的心情好了,他们可能才会有再次登上饵岛的机会。只不过眼看着只差一步自己封印就要解除。老家伙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
    归不归和船主商量在这里待上最后一晚,第二天一早便返航。就在当天晚上,吴勉、归不归待在船舱里面百无聊赖的时候。甲板上突然传来船主的声音:“起雾了!归老爷您老人家出来看看,这大雾是不是就是您等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的身子一闪。人已经窜到了甲板上。随后老家伙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过后对着船老大说道:“快,快往海图当中走……”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百无求和小任叁也跟着先后出了船舱。就见突然起来的大雾已经不见五指了,这个时候,船老大哭丧着的声音传了过来:“您老人家别开玩笑了,这么大的雾,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怎么按着海图走?”
    船老大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见大雾中心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快点过来,大方师等着你们……”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