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惨剧

    围住吴勉、归不归的这些方士只是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便有七八个人被这些已经开始发作的同门们扑倒。看着他们正在被血淋淋的撕咬着,剩下的方士们才算反应过来。当下也顾不得什么同门之情了,纷纷举起来自己手中的法器。开始向着这些已经疯狂的同门身上招呼起来。
    就是这样方士们也没有直接打碎这些同门的脑袋,只是用术法掀起来气浪将他们吹走,这才趁机将被压在下面,满身是血的同伴救了出来。不过已经发狂的方士们并不算完。他们落地之后马上起身再次向着自己的同门扑了过来。
    “都退出去!”精卫用刚才两名弟子自杀的铜剑砍掉了三四个发狂方式的脑袋之后,对着其他的方士们说道:“把他们关在长生殿里面。也许日后还能找到办法解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还聚在一起的方士当中。有几个人的眼神已经有些发直。这个表情他太熟悉了,这些发狂的方士最早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木然的眼神。
    当下。精卫已经改了主意,使用传音之法对着门外看守的弟子说道:“封住大门,任何人都不可以出去!”
    饵岛大方师的话音落下之时,门外已经传来答应的声音。随后大门处想起来阵法转动的响动,看来这座长生殿的大门还是有些机关,不会这么容易轻易让人进出的。
    “把他们往生之前,我们谁也出不去。”看了一眼有了不明就理的弟子们一眼之后,精卫继续说道:“只要有一个人丹毒还在发作,大门就不会打开。不能这样拖延下去,该下杀手了……”
    说话的时候,精卫手中的铜剑突然飞了起来。斩断了正在向他扑过来弟子的脑袋,随后在这位饵岛大方师的指使之下。又开始向着其他的几个发狂方士飞了过去。
    这些方士虽然发狂,不过多少也有些心智。看到铜剑犀利不好应付之后,开始向着其他聚在一起的方士们扑了过去。这时候,发狂的方士竟然有了适应的动作。他们在狂跑乱窜之中竟然会躲避同门们打过来的术法。四五个发狂的方士躲开了术法之后,已经再次冲到了聚集的方士堆里。
    这些方士都是跟着精卫学了几百年术法的,他们对术法的运用就好像是平常人在行走、呼吸一样的自然。虽然人已经发狂,不过适应了这发狂的节奏之后。已经开始对着其他的同门顺手施展出来了术法。
    冲在最前面发狂的方士已经对着同门扎堆的地方施展出来了引雷术,“轰隆!”的一声巨响。众人在没有防备之下被打倒了十余人。这时候,这些方士才明白过来发狂的同门们有多危险。当下也顾不了许多了。纷纷开始对着已经发狂的人下了杀手。
    就在这些人觉醒过来开始下死手的时候,他们当中突然用方士开始颤抖起来。只是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面前那些发狂方士的身上。谁也没有发现身边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患。就在他们专心致志对付面前的时候,人群里面突然有人发狂,将身边的同门扑倒之后,开始不停的在他们身上撕咬。
    一时之间,这些还没有发作的方士大乱。本来还紧紧聚在一起的队伍瞬间散开,每个人都在担心身边的同伴会不会突然发狂攻击自己,相比较对面那些发了狂的方士,身边可能随时变脸的同门似乎是更可怕一些。
    就在这些散开的方士开始戒备身边同门的时候。那些发狂的方士却抱成了团。他们集中在一起向着散开的众人扑去,而剩下的人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前去相救了。每个人都是自保起来。将最大的威胁变成了身边和自己一样还没有发狂的同门来。看不见的敌人永远都比能看见的可怕得多。
    这个时候,始终还在拼杀的就只有精卫和那个满身牙印的小老头了。两个人本来就是走的联手破敌的路子,死在他们手下那些发狂的方士们已经有十几二十人了。
    不过奈何还有越来越多的方士突然发狂,两个人冲杀了一阵之后,发狂的方士人数却没有一点减少,还没有发作的方士却是越来越少了。这个时候的精卫看着满地的残肢已经红了眼,刚才还想着这些弟子们能逃一个算一个的。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变成只要发了狂的方士,一个都不能出去。却没有发现这大殿里面好像是少了几个人。
    这个时候,长生殿顶棚的房梁上。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已经坐在这里。看着下面血淋淋的同门残杀,他们三个却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下面打斗的场景,百无求叹了口气,对着身边也没了笑模样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老子是妖都看不惯这个场面。就算妖吃人也不会吃的这么难看,看这一地的血,老子都快吐出来了。那个姬牢怎么样了,再不过来这里的人就要死绝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冷冰冰的吴勉一眼,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老人家我多嘴问一句,看出来什么不对了吗?”
    “他们发作的太集中了”吴勉的眼睛盯着不断开始发作的方士,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服药的时候相隔几天,发作的时候却赶到一起了。那句话怎么说的?太难看了……”
    说出来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吴勉的脸上露出一丝带着嘲弄的笑意。没等归不归说话,他身边的的百无求忍不住再次说道:“你们也别管谁难看谁漂亮了,下面都没有几个正常的了。老子是妖就当看笑话了,你们和他们都是人,就不打算下去救救他们吗?能救一个算一个。”
    “就谁?是已经发狂的,还是马上就要发狂的?”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看着下面自己酿下的苦酒说道:“现在能救出来的只有精卫了,不过就算把他救出去,这辈子再见面就是不死不休了。他说的对,真是太难看了……”
    就在这个时候,精卫这边也发生了变化。和他联手的小老头手上的动作突然慢了起来,当下一个躲闪不及,被两个发狂方士扑倒在地。当下精卫急忙召回铜剑,一剑下去斩掉了这两个发狂弟子的脑袋。
    就在饵岛大方师想要将小老头从两个没头的腔子里面拽起来的时候,下面却发出来一声低声,随后就见小老头自己推开了两具尸体向着自己扑了过来。这个时候的小老头眼神当中已经是一片空洞,表情和死在他手上的那些弟子们一模一样。
    一声低吼之后,小老头已经扑到了精卫的身上,对着精卫的咽喉便咬了下去。在极度的震惊之下,饵岛大方师竟然没有做出来反抗的动作。就在精卫已经感觉到了小老头的牙齿接触到自己咽喉的时候,小老头的动作突然停止了下来。随后就见他的脑袋自己向下一倒,掉落到了地上。失去了脑袋的腔子喷出来的鲜血溅了饵岛大方师满头满脸。
    这个时候,就见一个白头发的吴勉站在自己的身边,刚刚就是他使用了蛛丝链救了自己。不过现在的精卫完全不领这救命之恩,大吼了一声之后,就要把这满腔的怒气撒到这个白发男人的身上。
    就在他要动手的同时,长生殿的大门打开,广治带着姬牢和莫离冲了进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