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无字天书

    纲元被百无求带出去之后,山洞里面便出现一阵电闪和火光。随后,归不归哀嚎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听着声音归不归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听的纲元在洞外紧缩眉头,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当下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归不归竟然还会挨别人的打。打他的还是吴勉。是我在做梦吗?比起来归不归,吴勉的术法还相差甚远……”
    “你懂什么,那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站在他身边的百无求向着山东里面望了一眼,见到一时半会还完不了,这才继续对着纲元说道:“小矬子你孤陋寡闻,老子跟着他们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白头发的打老家伙,还没见过来家伙敢还手的——任老三,你去劝劝他们吧,你那个叔叔还是给你个面子的。”
    “看你的面子啊,回到陆地上,大侄子你帮我一起逼老不死的酿果酒啊。”小任叁笑嘻嘻的答应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山洞里面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喊道:“等一下在动手。我们人参进来了。别伤着好人参……”
    也不知道小任叁进去之后,是如何和吴勉说的。片刻之后,白头发的男人先从山洞里面走了过去。随后小家伙扶着满是是伤的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就见现在的老家伙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布条。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面不是烧伤就是被雷电劈打过的痕迹,好在归不归这种长生不老的体质。从山洞当中走出来这几步,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一半。只是刚刚得罪了吴勉,老家伙还是唯唯诺诺的,好像被恶婆婆整治怕了的小媳妇一样。
    将手里的竹简放进了怀里之后,吴勉便要坐船回到陆地。这个时候,还是一头雾水的纲元小心翼翼的凑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仗着胆子说道:“竹简是徐福大方师要我带回去的,此时非同小可,还望吴勉先生将竹简交给我。否则徐福大方师恼怒……”
    “谁说这书简是徐福的?”吴勉回头看了这侏儒方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明明就是归不归亲手给我的,什么时候又和徐福扯上关系了?喂!老家伙。这书简是你的还是徐福的?”
    “老人家我写的!”刚刚得罪了这个白发男人,现在吴勉就是说天上的太阳是四方的,他也会说那是方方正正的。当下为了在白发男人面前表忠心。老家伙还自己加了几句话:“我老人家在上面写了这些年跟着你一起游历的见闻,怕忘了你的教诲在,这才记录在书简上面的。”
    看到这两个人都这么不要脸。当下纲元也是急了。他闪身拦在吴勉的身边,对着他说道:“你们不要做戏了,这本来就是徐福大方师的书简。我刚刚亲眼看到,是归不归从石胆里面取出来的。”
    “胡说!刚刚你明明是那是阵石!”这个时候,归不归上赶着凑过来替吴勉说道:“阵石那是要经历阵法的,那是何等的坚硬,怎么可能被打碎。什么样的东西能藏在阵石里?纲元,你以为我老人家和吴勉都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那就是石胆,存放书简的石胆!之前是我胡说八道的。”当下纲元也是急了,之前那几处地图都是障眼法。他真正要带回去的就是这一卷书简,本来以为说这是修士都比较忌讳的阵石,不会引起来吴勉、归不归的注意。没有想到老家伙一眼便看穿了这其中的门道,直接当着他的面将里面的书简取了出来。如果没有这书卷,他如何会海上去找徐福复命?
    “你说这是徐福的书简,那么我问问你这书简上面写着什么?”这个时候,吴勉怪异的笑了一声。话里面给纲元下了套,想要从他的嘴里探听出来这书简的来历。放着归不归挨了打之后和他藏心眼。
    “不管写的什么,哪怕只有一个子也都是徐福大方师的东西。”当初徐福并未告知纲元。石胆里面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归不归打开石胆,恐怕小矬子直到回到海上徐福的身边,都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的说的。上面有字,哪怕只有一个字也是徐福的东西。那么你来看……”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书简取了出来。当着小矬子的面打开了书简。就见书简的正反两面连一个字迹都没有留下,如果不是纲元已经牢牢的记住了这竹简的样子,现在他会以为这是吴勉掉了包,找了一个假的书简来糊弄自己
    “上面一个字都没有,那么说就不是徐福的东西了。”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又将书简卷好之后重新放回到了自己的怀里。只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书简卷好之后,竹简开头的部位已经多了三个用小篆写着的三个字——冥人志。
    “我不管!快把徐福大方师的书简还我!”虽然这钢元也是一头的雾水,不过他开始耍横。可惜术法还没有恢复的侏儒方士连小任叁都不是对手。当下百无求过来只是一个指头按在了纲元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这个侏儒方士便大叫了一声之后,晕倒在地。
    “还以为你有什么能耐?就仗着嗓门大,那老子破你六个。”当下,百无求将纲元扛在了肩上,随后跟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身后。看着他们俩要去哪里。
    虽然没有得到解开自己封印的办法。不过老家伙还是强打欢颜,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好再惹到身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当下归不归先是重新将这里的阵法、禁制布好,这才陪着笑脸和吴勉商量了一下,去和广治打声招呼之后就离开这里。
    不过等到他们回到偏殿门口的时候,却只是见到姬牢和莫离师徒俩站在门口,楼主冲着吴勉、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精卫先生已经醒了,不过他受得刺激太大,不方便再见我们这几个人。我已经代表你们几位和广治先生道别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借你们的大船离开?”
    被姬牢这么一提醒,吴勉这才想起来他们这艘船过来的时候,好像真的没有看到姬牢、火山他们过来之时乘坐的那艘大海船。这位楼主解释之后,才知道广治带着他们走了一条险道。他们那艘大船冲破屏障的时候已经断成两截沉入了海底,好在大船已经到了饵岛的范围,广治使用术法召来同门乘船迎接,才平安的到了饵岛之上。
    姬牢说的轻松,完全没将死在海底的十几个水手放在心上。不过想着他这几百年来的所作所为,不是楼主亲手沉的船已经不错了。
    看不到精卫、广治这师徒俩也好。省的再见面也是尴尬。用归不归之前的话来说,再和精卫大方师见面的时候,那就真是不死不休了。老家伙也正好有话要问这位楼主。现在同坐一艘船,正好给他提供了机会。
    当下,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带着姬牢和莫离师徒俩回到了他们的船上。本来姬牢和莫离还对莫名其妙就发疯的纲元有些忌惮。不过看到这个侏儒方士已经晕倒之后这才放心。
    这时候的船主已经等的心焦,他认定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岛,又不敢进岛查看。看到几个人回来这才松了口气,在归不归的要求之下,急急忙忙的吩咐手下水手开船向着岛外的浓雾行驶了过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