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冥人志

    在归不归的指使之下,大船很快便进入到了那浓雾当中。吴勉回到船舱当中,开始研究起来那个那卷没有字的书简。徐福能把这卷竹简留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还能让这个小矬子回来寻找,怎么看都不会是一般的东西。
    趁着吴勉在研究这卷无字天书的时候,归不归将姬牢、莫离师徒引到了甲板上。在漫天迷雾当中,老家伙笑呵呵的对着姬牢说道:“楼主真是下的一手好棋,消除了饵岛的隐患。又送了广治一个人情,等到精卫大方师醒过来。也要把你当成这这十几个人的恩人。到时候你们问天楼中兴再招募各楼主事人的时候,精卫大方师怎么说都是上三楼的人选吧?”
    “时过境迁,归先生也不要再提什么问天楼了。很久之前的事情。我都快忘了问天楼是什么了。”姬牢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大雾当中站在自己面前的归不归说道:“术法没封印了之后,以前纠结的事情突然看开了。之前为名利争。又为道统争。最后是争国运。术法没了也不用争了,有时间静下来想想以往的得失。就好像一场梦境一样,梦醒了自己都觉得可笑。”
    “术法没了反而看开了?”归不归皱着眉头看向姬牢。顿了一下之后,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怎么老人家我的心静不下来,还是火烧火燎的想要把术法找回来?算了,不说这个了。楼主,咱们还是说说那些发狂的方士吧?本来分批吃药的方士们,为什么会同一时间发作?这个你总不能说是巧合吧?”
    “是我做的”姬牢倒是爽快,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将丹毒表出来,解毒的药剂便起不到作用。我准备了三十七中以毒攻毒之法,表出来之后我才知道那种解毒之法对症。至于后面的惨剧,归先生就是你也想不到会这样吧?这样是能说是天意,饵岛方士一脉的气数已尽。好歹还留下来了这十几个人,也算上天没有做的太绝。”
    “你就把屎盆子扣在老天爷的身上吧”归不归冲着大雾当中相貌已经有些模糊的姬牢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就等着看,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会不会向我老人家刚才说的那样。如果问天楼真的中兴。那楼主是不是要输点什么给老人家我?”
    “那我就将问天楼送给归先生”姬牢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归先生可能要失望了,回到陆地之后。我便会找个地方隐居起来。虽然你我都是长生不老之人,不过再见面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听到姬牢的话里带了些许颓废的意思,归不归心里多少也有些别扭。当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对着这师徒俩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将他们俩独自的留在甲板上,自己去船舱找吴勉了。那个白头发男人的心眼不是一般的小,千万别以为之前那几句话时不时的再找自己的麻烦。
    归不归在船舱看到吴勉的时候,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正在对着手里的那卷书简发呆。看到老家伙到来之后,吴勉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归不归说道:“之前你看到这书简的时候,上面有字迹吗?”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手里的书简向着老家伙递了过去。
    几个时辰之前还空空如也的书简上面,现在竟然多了三个篆字——冥人志。看到了这几个字之后,归不归倒是没有怎么惊奇。老家伙将书简重新卷好之后,再次的递给了吴勉,陪着笑脸说道:“冥人志老人家我早就听说过的,不过传闻周初的时候这卷竹简就被烧毁了。想不到是被徐福那个老家伙藏在饵岛了,不是我老人家奉承你,有了冥人志之后,你便就是徐福之后的第一人了。跟这冥人志来说,什么解封印的”
    “徐福之后第一人?”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再次将竹简甩开,指着只有三个字的书名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就凭这三个字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眉毛一挑对着老家伙再次说道:“刚才是你第一个打开这卷竹简的,老家伙,看你那时候的样子好像看的很开心啊。翻译一下这冥人志上面写的是什么?”
    “冥人志本来就是无字天书。老人家我现在哪有那个福气能看到上面写的是什么?”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不过看到吴勉一脸打死都不相信的表情之后,老家伙忙不迭的开始解释起来冥人志的来历。
    冥人志是商初第四任君王太甲所著。相传太甲生性喜好术数玄学,在还是太子的时候便将天下有名的修士请到王宫当中,精研术数之学。就连当时有名的大修士见到太甲之后。也称赞太子是千年一遇修炼术法的天才。
    太甲虽然在术数之学上面有着惊人的天赋,不过生性却有些刚愎。太甲初登王位之时暴虐百姓、朝政混乱。四朝元老伊尹苦谏无效,便请了当时的四大修士合理将商王太甲放逐到桐宫三年。三年之后太甲德行修正,伊尹便又将他迎接回朝。冥人志的初版便是太甲在这三年当中著写的。
    太甲生性喜好术数玄学,在桐宫修养德行之时将自己的平生所学都记录在了竹简上面。因为怕有不轨之徒偷窥,便在书简上面加了手段。活人看到的书简都是一片空白,只有阴世间的鬼魂才能看到上面的所写。因为只有死人才能看到的书简,太甲便给自己著写的竹简为冥人志。
    可惜三年的时间太短,太甲只是写了一个开篇。还没有等到他继续书写。便被伊尹接回朝廷继续为君。再次为君之后的太甲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礼贤下士、爱惜百姓成了一代贤王,不过这样一来也没有时间继续著写冥人志。
    后来太甲将冥人志的开篇送给了当时的大修士子儒,请他在自己开篇的基础上继续编写下去。不过太甲的开篇起点太高,子儒耗尽了自己的平生所学也不过在上面又写了百余字的心法。这样已经耗尽了子儒的寿命,在他死之前又将这半部冥人志交给了自己的师兄憩园继续编写。
    就这样。经过了将近千年之后,冥人志辗转到了方士一门大方师徐福的手上。这时候冥人志上面只有六百二十一个字,徐福见到之后惊为天书。当下也起了续写冥人志的念头。当下,大方师徐福学着太甲闭关三年。三年之后,徐福出关的时候。冥人志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千九百二十六个字。
    续写了冥人志之后,徐福又担心上面所写的内容太过深奥。一般的修士勉强修炼反而有害,当下,大方师改了冥人志上面的禁制。想要看到冥人志上面的内容,只有术法有了极高的基础之后才可以看到。
    而且还不可以一次看全,术法有多高深便可以看到相对应的部分。向吴勉现在的修为,也只是可以看到冥人志这三个字。归不归虽然高过吴勉许多,不过他的术法被封印住了,也只是能感应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冥人志。
    “徐福三年所写的部分超过了千年以来修士的总和?”听到这里之后,一贯说也不放在眼里的吴勉都有些咂舌。
    “这还不算什么”看到吴勉来了兴趣,忘了在海岛上自己骂他那件事。当下老家伙又趁热打铁的说道:“后来老人家我成了他弟子的时候,听到那个老家伙亲口说的。他对术法又有了新的悟道,还准备另开书简,在写一本下卷……”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