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雾中人散

    还有下卷……吴勉已经不敢想象自己一个字的正文都看不到的冥人志,徐福竟然还能在写出来一个下卷来。那么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上下卷的冥人志都看全?
    看了一眼依旧只有三个字书名的冥人志之后,吴勉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一眼正小心翼翼在看着他的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知道的这么详细。这么说来老家伙你之前也是看过这冥人志的。一千九百多个字老家伙你能看出来多少?”
    “这样卷起来的冥人志老人家我是看过几次的,不过打开之后就一次都没有见过了。”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徐福那个老家伙一直都是在防着我老人家的,能把冥人志的原委说出来就不错了。他也怕老人家我看过了上面写的东西,精炼了术法之后再超过他。”
    归不归虽然生性油滑,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敢欺骗吴勉。听了他的话之后,白发男人沉吟了片刻,随后继续说道:“那么你给自己估一下,老家伙你解除封印之后,这卷冥人志你能看到哪里?还有广仁他们几个又能看到什么地方?”
    “冥人志一千九百二十六个字,老人家我恢复了术法之后,五百个字是差不多的。最多也只能看到五百五,多了老人家我也自认没有那个本事。”归不归笑嘻嘻的回答到,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能看到五百的话,广义和广悌她们俩最多能看到四百。至于那位前任大方师……”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习惯性的卖了一下关子。不过看到吴勉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之后,他便马上陪着笑脸继续说道:“邱芳回来之前广仁差不多能看到四百六,不过现在就不好说了。徐福那个老家伙给他开了小灶,老人家我给他算了一下,这上部冥人志广仁能看到六百。如果老家伙再偏心一点,现在那位前任大方师看到七百,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一句话顿时让本来还有点底气的吴勉彻底不知掉该说什么了,场面有些尴尬的冷场了几分钟之后。白发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将卷好的冥人志重新打开。光板竹简依旧除了书名就没有一个字,虽然明知道这个结果。不过吴勉还是有些微微的失望。
    就在他打算卷好书简的时候,心里突然灵机一动,开始慢慢的将徐福放在他心里的那颗种子的力量揉散。随后分了一抹输送到了双眼之上。自从得到种子之后,吴勉还是第一次主动有催动它的意思。之前虽然也有几次,不过那都是在被逼急之后的无奈之举。
    灌注了种子力量的双眼再次睁开之后。吴勉满怀希望的看着手中的竹简。本来以为这样怎么也会看到百八十个字,没有想到再睁眼的时候,竹简上面依旧什么正文都没有显示不算,竟然连冥人志三个字的书名都看不到了。
    这就是种子的力量?吴勉心里冷哼了一声之后。将种子的力量重新放归原位,随后卷起来书简贴身收好。刚才对种子的失望,徐福自称这是他力量本泉的种子也不过尔尔。之前靠着术法的力量,还能看到三个字的书名。用了种子连这三个字都看不到了,看来和自己想的一样,对这个古怪的种子,以后也不用期望太多。
    看着吴勉收好了冥人志之后,归不归继续陪着笑脸说道:“你是长生不老的体质,只要死不了早晚能看全这部冥人志的。就算里面有一万九千字,也瞒不过你的眼睛。”
    拍了一阵吴勉的马屁之后,看到这个白发男人继续已经忘了自己在饵岛的不恭敬。趁着这个机会,归不归向着吴勉的方向挪了挪。腆着脸笑嘻嘻的说道:“时间有的是,要是看够了这卷书简咱们就换换脑筋清醒一下。这样,你想想当年徐福让你一晚背下地图的时候,除了这九幅地图之外,还有没有什么类似第十副地图这样的所在?也可能不是什么地图。就是一句话一个地址什么的,你好好想想……”
    “现在别指望能从我的嘴里打听出来这个。”吴勉翻着白眼看了看归不归,冷笑了一声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在我看全这部冥人志之前,死了这个心吧。想要解开你身上的封印吗?可以,先帮着我看全冥人志里面的东西。”
    听了吴勉的话,归不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老家伙半晌都没有找到能接上的话来,喘了半天的粗气之后。他还是陪着笑脸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一千九百二十六个字,老家人我最多能看到五百。你一个字都看不到,想看全它要多少年?”
    “你自己刚刚说的,时间有的是。”吴勉白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会在精炼术法的时候,去回忆九幅地图之外还有什么的。不过没看全冥人志之前,别指望我说。”
    就在归不归打算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船舱的大门突然打开。他的便宜儿子百无求突然闯了进来。二愣子进来之后先是在船舱里面看了一圈。随后这才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们看见姬牢和他那个徒弟了吗?刚才他们俩在老子眼前晃了一下,人就不见了。”
    “楼主不见了?”听到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的眉头马上便皱了起来。老家伙马上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跟着百无求一起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外面还是一片雾蒙蒙的景象,虽然甲板上也能隐约的看到有来回走动的人影。不过一看就是船主手下的船员。姬牢和莫离师徒俩并不在甲板上。
    看着归不归在大雾当中东张西望的样子,百无求对着他说道:“老家伙,不用忙乎了。老子和任老三以近乎找遍了这条船。姬牢爷俩不在船上,他俩会不会想不开,手把手跳海了?”
    还没等老家伙说话。收好冥人志的无眠也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听到了百无求对归不归的话之后,白发男人身子一纵站到了船舱上面。随后他原地转了一圈,嘴里同时对着漫天的大雾吹出来一口气。
    随着这口气吹出去,船上的大雾瞬间散尽。大雾散开的同时,吴勉的身子已经轻飘飘的飞到了大船的桅杆上面,这艘船虽大,不过站在高处还是一眼就能看遍。除了两个船舱之外,甲板上并没有那两个人的人影。
    “这么快就隐居起来了?楼主你也太心急了吧?”看着吴勉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发现姬牢师徒之后。归不归又恢复了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对着从不远处走过来的小任叁说道:“船下发现他们两个人的踪迹了吗?”
    听了归不归的话,小任叁当下气鼓鼓的回答道:“在老不死的你说一遍!我们人参不是耗子,在哪里都能打洞的!船下面能看到什么你问我们人参做什么?”
    还没等归不归说话。便听到正在改变航线的船主说道:“这船舵怎么了?坏了,这船舵脱弦了!完了,这船控制不了……”
    船主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冲了过来。老家伙当年也是常年坐船来往波斯的,船舵这样的东西只要一眼便能看出问题所在。这时候的船舵已经古怪的偏向了一边,已经不可能在操控这艘大船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