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古怪的面具楼主

    几天之前,那位被吴勉打烂了脸之后便一直带着面具的问天楼主突然夜闯方士宗门。他进来便直奔关押着元昌的住所,当场打死了两名看押元昌的方士。好在第二个方士临死之前发出警报,两位方士楼主抢走元昌之前先一步赶到。打斗当中。广仁大方师重伤了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不过最后楼主竟然使用出来只有妖族才会使用的血遁之法,勉强逃出生天。
    当天之后,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便亲自变化了看守宗门的术法。随后将在外游历的门人弟子尽数召回到宗门之内,开始加强了对宗门的护卫的同时,将那天看守宗门的一干众人都看押了起来。似乎就是这当中有人配合,那位戴着面具的楼主这才有机会潜进方士宗门。
    听了小方士的诉说之后。坐在扯上的广仁打了个哈哈,随后对着他说道:“这样的事情你们方士当中都是不可以私传的吧?娃儿你这从头到尾说得这么清楚,不是在给谁拖延时间吧?”
    “归不归就是归不归,我就知道瞒不住你。”说话的时候。一位身穿白色方士服饰的男人凭空出现在马车旁。见到了来人之后,刚才一直和归不归说个不停的小方士立即恭恭敬敬的对他行礼,来人正式前任大方师——广仁。
    归不归对广仁的突然出现倒是并不感到意外,老家伙哈哈一笑之后,对着这位前任大方师说道:“这个小娃娃早已经看出来老人家我们的来历了,这才一边和老人家我胡说八道,一边给你报信让你这位前任大方师。是吧?”
    “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归师兄?如果不是想听完始末缘由,归师兄早就拆穿他了。”广仁冲着马车上面的几个人、妖笑了一下之后。回头冲着跪在身后的小方士说道:“会办事,稍后我会和大方师提起你的。现在继续忙你的去吧。”
    看到小方士带人离开之后。广仁这才回头对着马车上面得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继续说道:“既然到了,我们还是一起上去吧。听闻归师兄你们又出海了。顺便听你也来讲讲海上的见闻。”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亲手打开了马车的车门。怎么说他也死前任的大方师,这个面子不能不给。当下就连吴勉都跟着归不归几个下来。前任大方师笑嘻嘻的正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提前说道:“广仁大方师你突然这么客气,老人家我还多少有些不适应。怎么?问天楼又给两位大方师添麻烦了?”
    听到面前这个老家伙自己主动说到这个话题。当下,前任大方师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五天之前的事情了,那位带着面具的楼主潜进了宗门。一共有四位方士糟了毒手……”
    当下,广仁亲自又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重新说了一遍。比起来刚才的小方士,这位前任大方师说得详细的多。之前广仁做大方师的时候,都是前呼后拥的什么时候这样过。老家伙恍惚之间。甚至有了当年拜在徐福门下学艺那时候的影子。
    广仁一边说,一边带着几个人向着宗门走过去。虽然这一路上见到的方士还在对着广仁行礼,不过已经完全没有他作为大方师那时的庄重了。上到半山腰的时候,这位前任大方师已经将五天前那晚发生的事情说完。
    不过老家伙感兴趣的似乎是别的,广仁说完之后,他便开口说道:“五天前的事情。广仁大方师你没有记错吗?那个闯进宗门的人真的是楼主吗?他那副样子,随便找个人带上面具都可以说自己叫做姬牢。”
    “确是楼主无疑。”广仁一口咬定了那人就是面容被吴勉打烂的那位姬牢。他们俩之前已经有过数度交手。是真是假术法上是做不得假的。不过这位前任大方师不明白归不归这么在意这个为什么?
    五天前正是他们海上回来的前一天,如果说将姬牢师徒俩掳走的人真是另外一位楼主的话。那夜袭方士一门的那位又是谁?而且今天广仁也过于的礼贤下士了,这些年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也和方士一门分分合合多少次了。打也大了,骂也骂了。但像今天这样,广仁上赶着的情况却是极为少见的。不知道这位前任大方师的葫芦里面埋的什么药。
    归不归本来还想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使个眼色,让它少说话的。不过二愣子的嘴还是快过了老家伙的眼睛:“等一下!那个谁你说五天前带着面具的楼主闯进你们宗门了?不可能!老子给你算清楚。从琅琊码头过来我们一共用了四天。五天前正好是老子这一家子在海上漂着。戴面具的楼主在海上抢他兄弟,他和我们前后脚回到的陆地。怎么可能分身来这里找你们的麻烦?那个谁,你认错人了。和你动手的不是什么楼主。你好好想想最近得罪谁了……”
    “不是楼主?你们在海上遇到两个楼主了?”百无求这几句话让广仁也有些摸不到头脑了,当下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归先生?你亲眼看到了吗?真的是那两位楼主?”
    见到瞒不住了,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说道:“大方师你不要听这个傻小子胡说,老人家我只是在海上见过那位术法已经被封印的楼主。另外那个带着面具的只是听说出现在码头。我们谁也没有亲眼见到,不能说他到底在不在海上。”
    说话的时候,众人已经到了方士宗门的山门前。这时候的山门早已经打开,现任大方师火山在十几个门人弟子的簇拥之下等候在了这里。那位从徐福身边回来的邱芳也站在火山身后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似乎这位徐福大方师给火山钦点的弟子并没有得到重用。看着火山的排场,吴勉、归不归都有些似曾相识。当初广仁还是大方师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架势。现在的火山仿佛就是当年的广仁一样。
    广仁将大方师之位传给了火山之后,一直在他的身边辅佐,最近终于放手。广仁已经决定,过不了多久他便会亲自赶赴东海寻找自己师尊徐福的下落。之前方士一门崩塌的时候,他们曾经前去东海几次,不过一直没有徐福船队的下落。最近他从邱芳的嘴里探听出来了一个大概的地址,不过就在广仁即将出发的时候,宗门突然出了这样的一件事。
    本来广仁以为两位问天楼主当中一位已经失去了术法,问天楼已经坍塌了一半,就此再无力和方士一门一争高下。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位楼主敢上门寻事。这让已经做好隐退准备的广仁无奈之下暂时推迟了自己出海的计划,专心先解除了问天楼的事情。
    问天楼本来在武帝事情就应该被彻底铲除的,不过因为牵扯到方士一门中兴才让其苟延残喘的。想不到现在竟然有了尾大不掉的势头,而且火山成为大方师之后,广义、广悌二人也不像以往那样遵守号令。广仁、火山师徒俩方言天下,能助他们彻底铲除问天楼的也只有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了。
    这几个人当中,其他几个还好。只有吴勉还是他以往眼睛长在脑门上的做派,不过两位大方师也没人和他一般见识。散了众人之后,两位大方师带着他们几个到了宗门当中的密室当中。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