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阵法异动

    “和我没关系……”六十七岁的方士睁大了眼睛争辩道:“不是我干的,我没有去争长生……”
    “那是姬牢已经许给你了长生不老药了,是吧?”归不归盯着方士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出了长生和成仙之外,老人家我真的想不出来还有什么能打动你们方士了。%D7%CF%D3%C4%B8%F3姬牢应该是这么和你约定的吧,只要他能进到宗门之内,不管有没有救出元昌,都会给你一颗长生不老药。不过只有外阵被关掉,你又怕大方师怀疑到你。最后索性连你的内阵一起关掉。我老人家那么没有说到的,娃娃你来补充一下。”
    归不归说得就好像他是亲眼看到的一样,不过方士还是连连争辩。看来只要老家伙拿不出来证据。方士就算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看来天下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瞒得住归师兄你的”就在方士争辩的时候,广仁突然冲着归不归轻笑了一声,随后转回头来冲着面红耳赤的方士继续说道:“刘枝。你以为姬牢没有被我抓住,便没有证据了吗?你的侄子刘蒿四天前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你虽然没有轻易的出离宗门。不过你侄子替你们传递的消息……”
    广仁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叫做刘枝的方士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本来在和归不归的争辩当中,他的身体已经快站了起来。被前任大方师这几句话一吓,刘枝的脚一软。再次跌落在地,黄豆大小的冷汗瞬间从他的脑门上面流了下来。
    没等刘枝谢罪,一边的吴勉翻着白眼看向不远处的两位大方师。冷笑了一声之后,阴阳怪气的继续说道:“原来大方师你什么都知道,这次就是在戏耍我们几个人的。”
    这句话一出口,站在广仁深浅的火山已经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还是他做了这么久的大方师有了修养,要不当初的火山就凭吴勉这几句话,已经怒发冲冠找他拼命去了。
    “吴勉先生误会了,留着刘枝是在等着姬牢回来。”广仁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停哆嗦的刘枝。顿了一下之后。这位前任大方师继续说道:“救他走也好,灭口也好。姬牢本来还有回来的可能,所以我和大方师才将他们几个人关在这里。等着姬牢再次出现,不过一连五天他都没有什么动作。看起来那位楼主已经放弃了刘枝……”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刘枝已经瘫软在地。另外三名方士知道是怎么回事之后。便都再次低头看着地面。之前三个人因为一颗长生不老药而露出丑态,看样子还会再受到两位大方师的责罚。这个时候,火山对着他们三个人说道:“为了一颗长生不老药你们连廉耻都不要了吗?这些年你们念的什么经,学的什么法?既然你们世俗之心未了,那么我成全你们三人。即日起你们出离门墙,对外不要在自称方士……”
    火山几句话说完,那三个抢着要长生不老药的方士也跟着瘫软在地。三个人也是自小便在宗门修习术法,想不到几十岁了却因为自己的贪念被逐出了宗门。当下,三个人都跪在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面前苦苦哀求。不过火山大方师的法旨一出,就算是广仁也是万难更改了。
    这个时候,归不归手上的长生不老药也没了用处。老家伙笑嘻嘻的将它要还给吴勉,这个白发男人只是斜眼看了他一眼,还没等他说话,火山已经忍不住的再次说道:“归先生,这颗药丸能否转借方士一门。需要什么要交换。你们尽管开口。”
    听到火山没有找他要,反而向着归不归开口。吴勉便是一声冷笑,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不能,老家伙说了谁带姬牢进来,这颗药丸就给他的。说了不算会天打雷劈,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家伙在我的面前被雷劈?”
    你看的还少吗?不是你他能挨雷劈吗?火山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之后。深吸了口气压下了心头火。正要继续想办法从归不归的手里要来这颗药丸的时候,冷不丁看到吴勉一把将药丸从老家伙的手里夺了过来。随后顺手丢给了一滩烂泥一样的方士刘枝:“看在归不归的面子上,便宜你了。”
    刘枝看着手里的小药丸。足足的愣了半晌之后,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张嘴将手心里面的药丸吞了下去。想不到自己因祸得福,那三个陪着自己的方士都被逐出了宗门,刘枝本来以为自己断无生理了。谁能想到他们神仙打架,最后便宜了他这个小角色。
    火山要动手阻拦的时候慢了一拍。当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枝吞下了那颗宝贵的药丸。就在他对着吴勉怒目而视,准备和这个白发男人理论的时候。突然听到刘枝的嘴里发出来一阵不属于人类发出来的声音,随后便看到这个刚刚吞下长生不老药的人长大了嘴巴。想要大声呼喊着什么的以后。就见刘枝眼耳口鼻七窍当中不停的有鲜血喷涌出来,瞬间他便成了一个血人。
    看着刘枝喷泉一样的不停喷着鲜血,就算是广仁、火山这样的大方师也不禁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就见刘枝倒在地上气绝身亡。这样的情景火山之前没有见过,不过他的师尊却是见过多次的,之前他的同门师弟当中就是有人服用了长生不老药变成这个样子的。
    火山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他猜也能猜得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一颗长生不老药白白被糟蹋之后,这位大方师的脸色涨红,扭脸冲着吴勉说道:“为什么要白白浪费一颗药丸?你知道他的体制根本消受不起长生不老的。”
    “药丸是我的,喜欢给谁就给谁。”吴勉翻着白眼看了看已经人如其名,快要冒烟的火山之后,继续不冷不热的说道:“不过我不喜欢你。火山大方师,就算你想要跟他一样,服长生不老药而往。你都不会有那个机会的。”
    “岂有此理!吴勉,你在挑衅我这个大方师吗?”火山一声怒吼之后,几步便向着吴勉走了过去。这个时候。一直被吴勉、火山抢话,没有插上嘴的归不归有意无意的站在了白发男人的身前,老家伙笑嘻嘻的对着火山说道:“大方师好大的火气。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吴勉了。刚才那话就算是当着徐福大方师的面,他也会一字不拉的说出来的。吴勉想说就说的,不管对面的人是谁。”
    说到徐福的时候。广仁也闪身到了火山的身边。在自己弟子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火山大方师这才顿了一下,冲着自己的师尊点了点之后。脸上涨红的颜色退了下去,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失态了,我最近被问天楼的事情搞得有些烦了,希望几位不要见怪。”
    火山的话刚刚说完,密室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广仁、火山师徒俩脸上同时变色,这时候,密室外面传来火山那位高足邱芳的声音:“两位大方师,中心阵法异动。请两位大方师移驾中心阵法查看……”
    由于五天前姬牢潜入宗门,现在方士宗门之内已经都是禁制,无人可以在宗门内使用五行遁法,这个时候阵法异动,带着面具的楼主已经深受重伤,会是什么样的人闯了进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