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变天

    火山冲过来的时候,两个带着面具的人已经前一步的消失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大方师几乎已经抓住了突然出现那人的衣服,可惜只差了一步,两个人几乎就是从火山的手中消失不见的。而面积楼主离开这里之后,剩下的傀儡也再次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只差一步就可以拦住两个面具人,最后却功亏一篑。记得火山也顾不得什么大方师的仪态,他一肚子的怒气直接对着身边的归不归去了:“你明明可以拦住他们两个人的!为什么要放他们俩走?归不归,你们是不是也有份参与?说,刚才那人是谁?如何突破禁制进来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火山本来暴怒的语气突然阴沉了下来,目光在嬉皮笑脸的归不归脸上来回打转。
    “老人家我参与的话,用我们家儿子的话说。广仁大方师现在已经在奈何桥上排队领汤喝了。”对火山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的脸上没有一点恼怒的表情。不过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再说话的时候,已经收敛了笑容,板着脸孔对着火山说道:“刚才想要把元昌送给那个戴面具的楼主,老人家我最少有二十次机会,现在那个小娃娃还在里面睡着。广仁大方师还人模人样的坐在地上,他们俩都没事。大方师你说说看,老人家我参与什么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的笑容已经一扫而空。办起脸来的归不归还真的有几分威严之气。而火山还是不停的冲着归不归冷笑,刚刚想要回嘴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刻薄的声音:“大方师在恼什么?我们几个人和楼主都没有出事,是不是不和大方师的心意?或许刚才我应该漏进去几个傀儡的,放进去让你师尊解解闷也是好的。”
    吴勉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从他的脚下钻了出来。小家伙出来之后,便指着脸色有些泛青的火山说道:“我们人参都看到了,火山早就回来了,他一直都躲在假山后面。从广仁被傀儡们炸回屋子里那时候,他就藏在假山后面。火山,你瞪我们人参做什么?有种你就跟着我们人参起个誓,如果刚才有一个字是假的,我们人参明天自己炖鸡去!火山。你敢吗?”
    火山不比归不归之流,天生就没当起誓当回事。听了小任叁的话之后,他微微有些变白的脸色已经证明了这个人参娃娃的话不虚。
    这个时候。远处有大队的方士向这里赶了过来。看到了这些迟来的援军之后,吴勉回头冲着还坐在地上的广仁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大方师时间拿捏的刚刚好。该死的死了,该走的走了,不该来的也来了。百无求,刚刚我说的什么,你还记得吗?”
    “老子知道你说的那句话?”当下,二愣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好在吴勉的话不对,百无求一句一句的想。突然一拍大腿,对着自己的小爷叔说道:“是一山不能容二虎……不是,方士宗门容不得两个大方师吧?小爷叔,你是不是想说是火山把姬牢他们引进来的?不能吧?你们不是常说一日为师,众生为父的吗?忤逆亲爹这么混账的事情,我们妖都做不出来。火山你瞪老子做什么?心虚了?你不会真那么干吧?连自己的师尊都干谋逆。生崽子没有屁眼啊……”
    “放肆!谁忤逆师尊了?”二愣子这句话正好被赶过来的众方士听到,看到自己的门人弟子们都再用一股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火山当下勃然大怒,对着这些方士们说道:“没有看到广仁大方师还坐在地上吗?还不快去搀扶他老人家起来。送广仁大方师回……”
    “方士一门只有一位大方师”没等火山讲话说完,广仁自己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淡淡的一笑之后,他对着自己的弟子施了一礼,随后回身对着周围的众方士说道:“从今往后,大方师不可再对第二人称呼。除了火山大方师之外,其余之人都是方士。”
    按理说,广仁这个过气的大方师这么说已经算是过界了。不过看着自己弟子无法自说辩解的样子,广仁也只能这样替自己的弟子辩解几句。
    “小爷叔,广仁大方师是不是怕了?也是,广仁大方师也是人。谁被自己像儿子一样的弟子算计,心里都怕。哎,可惜这个当年的大方师了。”百无求本来是混愣的性子,不过这些年跟着归不归一起,也开始有了心眼。它从来称呼广仁、火山都是直接称呼姓名的,现在反而火上浇油一样的一口一个大方师叫着搓火。反正它既不是人,更不是方士。广仁刚才说得话,它只当放屁一样。
    这时候的火山说什么、做什么都能被吴勉、归不归他们揪住不放,当下,广仁回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微微一笑,说道:“多谢几位前来相助,稍后大方师自然会有心意。不过现在天色已晚,方士一门也不便留宿。就不耽误几位出离宗门,投客栈休息了……”
    “老家伙,广仁大方师这话是不是在撵我们走?”百无求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和之前亲自把我们接到山上的是一个大方师吗?小爷叔。你哪去?就这么走了?水也不给喝一口用完咱们就撵人?老家伙,你拉老子做什么?老子就是要个说法?广仁大方师,这事没完……”
    广仁说完之后。吴勉转身便向着宗门外面走去。归不归脸上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模样,将小任叁抱在怀里。另外一只手拽着百无求跟着吴勉向着宗门外面走过去,一边走老家伙一边嘀嘀咕咕的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别不知好歹,广仁大方师也是为了咱们爷几个好。一旦火山真的想要杀人灭口了怎么办?刚才那么大的场面,就咱们几个在,火山有什么不想让别人听的,不灭咱们爷们的口灭谁?本来你爹爹我想要给你点家产的,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等我老人家蹬腿之后吧。剩的傻小子你拿到了家产再看老人家我碍眼……”
    归不归的话看似说得很小,不过声音大小正好被在场的众方士们听到。听他一嘴一个广仁大方师的叫着。轮到火山却是直呼其名。众方士本来被广仁生生压下去的好奇心瞬间又被勾了起来。
    众门人弟子在场,火山不得发作。当下这位大方师的脸色气的涨红,广仁看了他一眼之后。并没有劝解,只是吩咐其他的门人弟子前去将还埋在倒塌房屋下面的元昌挖出来。
    将众人打发过去之后,广仁看了火山一眼。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还这个都受不了吗?你是大方师,其次才是火山……”
    听了广仁的话之后。火山的脸色才算好了一点。当下看着自己师尊被凤口针伤到的位置,说道:“火山明白了,刚才受不住怒气,连累到师尊了。师尊被凤口针伤到的位置如何了?看着应该是无碍了。”
    “凤口针,那种法器伤不到我的。”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姬牢是燕哀候的弟子,燕哀候会留给他什么法器,我自然会留心的。刚才我敢出来,就是留给他使用这样法器的机会……”
    广仁说到这里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过一个炸雷。随后万里无云的天上竟然下起了大雨,大方师被雨淋到之后愣了一下,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有征兆,就变天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