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僧侣

    从方士宗门出来之后,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反而不知道去哪了。之前他们就好像被一件一件事情推着走一样,从给饵岛众方士炼制长生不老药开始就没有闲过。去了徐福私院寻找改良的不老药丹方,炼药试药送药的。结果没有什么好处还惹了一身的骚,又去了东海寻找徐福的下落。一直到现在他们这几个人几乎都没有闲着。
    现在和饵岛基本上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和两位方士也翻了脸。事情都搞砸了之后,他们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里。本来按着百无求和小任叁的意思,要再回皇宫去找皇帝和东海公主去玩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老家伙好像开始有些忌讳洛阳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在小任叁的提议之下,几个人决定回到寿春城外三十里的望天山。
    小家伙对当年老家伙酿造的国酒一直念念不忘,这次有时间说什么也要归不归再酿造个百八十坛。当初为了鬼门关的徐福藏宝。他们几个在那里足足守了三十年,当初的淮南王淮南王刘喜现在还不知道和孙小川去哪享福了。
    当下这些人也没事,百无求驾车,晃悠了十几天终于到了望天山脚下。故地重游之下山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当初淮南王小刘喜征兵的时候,无数流民躲到了山上。虽然后来朝廷大军前来浇灭了刘喜的叛军。不过当初躲在山上的流民却有不少人留在了这里。
    现在的望天山上已经建了三个小小的村落,这些人在山上开荒种粮,打猎采药。除了下山卖了余粮东海捕获打的野兽来购买一些盐、铁器之类的必需品之外,这些人常年累月的躲在山上。即不用纳粮又避开了徭役,除了日子过的有些紧巴之外,也是悠然自得。
    好在这些山民忌讳鬼门关附近,平时打猎采药也都要避开这片区域,更不敢将村落建在这里附近。当下,老家伙带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百无求,加上了两只铁猴子沙弥和比丘帮忙,只用了一天的时间便搭建出来三间更大的草庐。
    在草庐里面住了一宿之后,第二天一早,吴勉、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四个便驾着马车进了寿春城,留下两只铁猴子看家。他们打算在这里购买一些生活的必备用品,当然。百十来个酒坛子也是免不了的。只不过现成找不到那么多的酒坛,他们只能找了一家烧窑坊,定下了一百多个酒坛。半个月之后过来取。
    就在他们四个人在大街上采办物品的时候,在大街上还看到了十几个身穿黄布衣衫,将头发剃成一干二净的怪人。每个人的手里面拿着一个瓦罐。正在挨家挨户的向百姓们乞讨吃食。
    二愣子看的好奇,当下他指着这十几个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看到了吗?他们和你一样都没有头发。看见那个打头的吗?和你可有点连相,是不是你哪一支的后代子孙混不下去了,大家伙一股脑的出来给老家伙你丢人现眼?”
    “没头发的都是老人家我的子嗣吗?那天底下的癞痢是不是都要管我老人家叫祖宗?”归不归也很是好奇,几年前他们在洛阳的时候,曾经耳闻过有来自天竺国的修士前来汉境传经布道。说这些人也是和这些光头一样,每天都要结队挨家挨户的乞讨施舍,看着他们应该就是那个信什么佛陀的教众了。
    这些光头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在城里找了一家酒肆吃喝了一顿之后,这才带着采办的物品回到了望天山的草庐。回家之后,才看到草庐外面躺着七八个壮汉。这些壮汉都是满身满脸的鲜血,各种姿势趴在草庐的周围。
    不用猜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也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归不归指使沙弥拖过来一个晕倒的壮汉,唤醒之后老家伙一吓唬,这人便什么都招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居住在山上的乡民,昨天便知道鬼门关这里建起来一座草庐。一天之内便建造起来这么大,带着三间屋子的草庐。
    今天附近几个村落都有人过来远远的张望,毕竟只用了一天便建造了这么大的一座草庐,是谁都会好奇是怎么搭建起来的。不过看到草庐没有人之后,大部分的乡民远远的看几眼便都散去,只有十来个游手好闲的动了歪脑筋。
    趁着众人离开之后,这些人便想要进草庐里面偷些什么出来。这几个村子里面的物资太过匮乏,能偷些有用的东西也是好的。没有想到。就在这些人进了草庐之后。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两只凶神恶煞的猴子出来,将他们一个一个暴锤了一顿之后,扔到了外面。只有四五个反应快的,还没等门就见这么大的阵仗,当下先一步逃走了。
    归不归也没和他们这些人废话,叫过来自己的便宜儿子来。将所有的人都唤醒之后,让黑铁塔一样的百无求连吓带骂的蒸腾了半个时辰。才将这些人撵走,不过有了这个经历之后,山上的闲人再也不敢到草庐这便来占便宜。草庐这便也难得的清静起来。
    犹豫还没到果子成熟的季节,归不归也不着急酿酒。订制的酒坛送到了草庐之后,老家伙让两只铁猴子将酒坛刷洗干净晾干。就等着山上的果子熟了之后,摘果子酿酒了。不过现在山上有成百上千的山民,不知道摘得果子还够不够酿这么多坛的酒了。
    不过还没等果子熟。却有另外一拨不速之客找上门了。也就是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在草庐住了十来天之后,一天早上,从山下上来了一队六个身穿黄色布衣。头皮剃的锃亮的光头,这些人直奔草庐而来,到了草庐附近之后,便齐声好像唱戏一样的念着不是汉字的经文。
    草庐里面正在睡回笼觉的百无求听的烦了,冲出来对着站在门口的光头骂道:“秃头!你们哼哼唧唧的嘴里在骂谁?别以为老子不怎么识字就敢堵在老子家门口骂街。别说老子不和你们讲理,这样,刚才谁骂老子的站出来。贵在老子面前叫一声爸爸,这就算过去了,你们要你们的饭!老子睡老子的脚!”
    “施主误会了。我等师徒六人都是信奉佛陀的僧侣。刚才念经在为施主祈福添寿,并非是胡言乱语。”当中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老光头对着百无求继续解释道:“我等僧侣都是吃十方施主布施的,还请施主布施一些菜饭。菜贩谷钱皆可……”
    “早说你们是要饭的就得了。老子能听得懂!等着,老子看看还有没有剩菜剩饭了。”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草庐里。而外面站着的六个光头。还是一动不动,双手合十的站在原地,不停的吟唱着谁也听不懂的经文。
    “那个什么,秃子,吃喝什么的都没有了。这里还有点钱,你拿着去城里。买就买肉好好吃一顿。才扯几批花布,给你们家婆娘做身花衣裳。再给你们家娃娃买二斤糖……”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将一把金锞子扔在了老光头的瓦罐里面。
    老头被瓦罐里面的金锞子吓了一跳,当下他急急忙忙将金锞子掏出来还给了百无求,说道:“施主不可玩笑,我等苦行僧侣,怎么可以接受这么多的钱财。施主有菜饭最好,没有的话几文钱的铜板也可。”
    “有就拿着!要饭的什么时候开始嫌弃要的饭太好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