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骂街与念经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吴勉懒洋洋的从另外一间草庐里面走了出来。白发男人依着门框看着堵在百无求的那几个自称是僧侣的光头,这个时候,百无求拉着小任叁也从百无求的身后走了出来。老家伙看了一眼这几个僧侣之后,嘿嘿一笑,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老人家我刚才和你说了。给他们几把麦子粉,再给十个八个制钱就差不多了。你看看,充大方人家不领情吧?”
    看到了吴勉出现之后,年纪大的僧侣便有了心神不宁的。他有意无意的数次扫了白发男人几眼,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他犹豫了一下,对着老家伙说道:“敢问几位是不是方士?百年之后。淮南王府中有一位白发的方士门客。不知道几位有没有听说过?”
    “放着寿春城的大户人家不去,偏偏到这山上来。就知道你们没有那么简单”听到这僧侣直接说到了主题,当下吴勉便冷笑了一声。他慢悠悠的看了这六个光头发的男人一眼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一大清早就吵吵闹闹,打发他们走吧。”说完之后,吴勉转身回到了屋子当中。
    看到了吴勉回去之后。带头的僧侣显得有些失望。不过他好像知道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的底细,并没有上面纠缠。只是站在这里不肯离开,继续向归不归打听当年客居在淮南王府那几位方士的下落。
    “老人家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们这是有事相求。这世上哪有求人办事还问人家要钱的道理,不是我老人家说你们这些僧侣,下次不许这样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伸手在带头僧侣的瓦罐当中,将之前百无求仍在那里的那一把金锞子一股脑的都拿了回来。随后,指着后山的方向说道:“看见那里没有,一直走到后山的山坡上,那里有一大片的野菜地。够你们这几个吃半个月的,现在快去,去的晚了就便宜别人了。”
    几句话说完之后,老家伙笑嘻嘻的拉着小任叁回到了草庐里。进门之前还不忘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儿子,以后别那么大方。有这钱过两天你爹爹我带着你到城里的娼馆逛逛,本来想给你找个女妖成家过日子的。不过你也知道,天下的妖物大都上了妖山。想给你找个女妖也着实的不容易,你爹爹我先带你去娼馆凑合一下,等着有合适的女妖在……”
    “别和老子整这些没用的,老子不去。”虽然他们‘父子俩’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寿春城的娼馆门口,不过现在的百无求已经完全忘了那一段。这个二愣子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啐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人也能配的上老子吗?连个胸毛、鳞片和羽毛都没有,光秃秃的有什么意思?还想上老子的床?呸!想的美。”
    归不归还想要劝劝,却被一边的小任叁拦住:“老不死的,你儿子你还不知道吗?它不好这调调,当初拉他去看娘娘洗澡都一百二十个不愿意的。你带我们人参去啊,咱们也不着急回来。先住上俩月之后再说……”
    说话的时候,他们三个已经都回到了草庐里面。百无求将大门管好,不再搭理堵在门前的这几个光头的僧侣,时间一长他们或饿或累自然也就走了。
    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关门之后,这几个僧侣并没有再叫门的意思。他们围成一圈商量了几句之后。只是其中的一个人离开了这里。剩下的五个人盘腿坐在草庐门口,在那个年纪大的僧侣带头之下,开始继续好像唱戏一样低声的背诵着经文。
    而草庐里面的人也不管他们。到了饭点的时候,草庐里面的几个人只管烧火做饭。坐在门口念经的僧侣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一直到了天色彻底黑下来。这几个人都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除了念经之外,他们竟然连起身方便都没有。好像不知道吃喝、休息是什么一般,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百无求打开大门。看见这五个人还坐在门口背诵着经文。
    “没完了是吧?堵在人家门口骂街的事老子也干过。也没有堵着人家大门口念过经!”说话的时候,二愣子指着白头的僧侣继续说道:“老子家里没死人,你们嚎的什么经?你们爹妈是做了什么孽,才把你们这几个生下来的?生你们的时候是在茅厕吧?也没把你们洗干净就拿出来丢人了,先在是不是觉得茅厕比新房还亲?一回家就进茅厕了是吧?人家请客是喝酒吃肉,你们这些秃子请客直接进茅厕……”
    百无求在骂街上有着惊人的天赋,本来这些僧侣念起经来的时候已经置身世外,两耳不闻世外之事的。不过自从这个二愣子骂起街来之后,他们已经有人竟然忘了词,经文上面有什么是记不起来了。不过却把这辈子上过的茅厕都想了起来。
    最后,除了带头的僧庐还能继续背诵经文之后,其余的四个年轻僧侣都是满头大汗的。饥饿、劳累、想上茅厕这样的俗事都想了起来。这四个僧侣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的发颤,随着百无求骂街的词越来越难听。四人身体摆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罢了,你们不要待在这里了。回到庙里休息吧”带头的僧侣终于停住了念经,睁开眼睛看了四个弟子一眼。叹了口气之后,他再次闭上了眼睛,对着弟子们说道:“回去和你们师兄弟们说,不用他们上山。月余如果我依旧不归。当我圆寂就好,庙中主持之位由执迷沅师弟担任。好了,都走吧,不要耽误我的修行……”
    老僧侣的话说完之后,其他的四名弟子先是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对他行了礼,礼毕之后四个人马上跳了起来,捂着肚子向远处跑去。看见他们慌慌张张的样子,百无求哈哈一笑。在他们身后喊道:“要方便就去远些!别让臭气飘过去,再熏到你们师尊。”
    看着这四个人咬牙跑出去之后,百无求笑嘻嘻的继续对着老僧侣说道:“老东西。你的弟子都走了。正好,要不老子后面的话被你的弟子们听去也不好。看你人模人样的,家里几房媳妇?你这天天在外面要饭的,你们家媳妇还养的起吗?你不回去看看家里的孩子长得像你,还是像你们家邻居……”
    年老的僧侣比起来自己的弟子,定力要强的多。任凭二愣子怎么拐着弯的骂街。他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嘴里背诵的经文竟然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二愣子就站在他的身前,足足骂到了中午,都不见这个老僧侣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本来百无求还以为他还是练过类似辟谷之类的术法,可以不吃不喝的坚持下去。不过过了一天一夜,老僧侣的脸已经陷了进去。念经的时候头脸也见了汗水,不过他念经的节奏却没有丝毫的紊乱。
    二愣子本来还可以继续骂下去,不过归不归却把他喊了进去。草庐里面的人就当老僧侣不存在一样,继续吃喝玩乐,也没有因为这个老僧侣受到一点影响。
    一直僵持了七天,老和尚已经是皮包骨。因为没有喝水的关系,他背诵的经文已经发不出来声音,只能嘴巴一动一动的,表示依旧在默念这经文。第七天的深夜,归不归背着手走出了草庐,蹲在老僧侣的面前,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老人家我都有点佩服你了,说说,你这么样的折腾,到底想要做什么?”
    已经不成人行的老僧侣终于睁开了眼睛,用他浑浊的眼球看了一眼这个老家伙,随后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说道:“要你们改投释门大道……”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