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故人之弟

    这个回答让归不归都有些出乎意料,老家伙怔了一下之后,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一眼这个随时都可能晕倒的老僧侣,嘿嘿一笑之后,说道:“那继续念你的经吧,扛不住的时候说一声。老人家我供你吃喝。吃饱喝足之后你继续念经。别说,你这唱戏一样的念法还真有点意思。我老人家都快听上瘾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转身就要往草庐里面走。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已经虚弱不堪的老僧侣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小腿。随后老光头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僧我与几位施主有师徒之缘……你们投释门……日后必定成为一代高僧……”
    “老人家我大方师都不放在眼里,还什么高僧不高僧?”归不归笑了一下,将自己的小腿从老僧侣的手里抽了出来之后,对着老僧侣说道:“这样,别说老人家我不给你机会。我老人家几百年前拜过一个师尊,你去找他,如果那个老家伙点头。老人家我是无所谓的,方士、修士、和尚在哪不是吃饭?”
    听到归不归说到最后和尚两个字的时候,老僧侣愣了一下。一把没有抓住,眼睁睁的看着老家伙回到了草庐当中。等到草庐的大门再次关上之后,老僧侣喃喃自语的说道:“原来你早就知道释门大道,徒儿你果真是与佛有缘……”
    说到这里之后。老僧侣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当下他向前爬了几步,对着草庐里面喊了一声:“你还没说老僧我应该找谁去?佛门广大尽收有缘之人……也许我会连你世俗的那位座师一起收进门……以后你们可以在一起修佛法。”
    归不归没开门。在门内笑嘻嘻的说道:“老人家我也是这么想的,看那个老家伙就有佛缘。你去找他八成就成了。我老人家在这里等着你把师兄带回来,老人家我那个师尊的名字叫做徐福,现在正在东海钓鱼,你去了东海就能看见他。”
    “好……我们一言为定,等到我将徐福——你说的是那位渡海求仙的大方师徐福吗?”老僧侣也是饿的迷糊了,自己说到一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归不归口中的师尊竟然就是那位替前朝始皇帝渡海求取仙丹的大方师。
    本来以为知道了归不归的师尊是谁,这位老僧侣会着脑老家伙戏耍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天没吃没喝的老僧侣。竟然兴奋的脸上泛起了红光。他噌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只不过由于太过虚弱。老僧侣只是窜起来一半便跪在了地上,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喘着粗气,缓了半天之后这才勉强的站起来,一点一点的回身向着山下走去。
    这个时候,门里面的百无求忍不住对着老僧侣说道:“老东西你既然这么喜欢挖方士的墙角。怎么不去方士宗门?不是老子说你。广仁、火山那几个哪一个不必我们家老家伙招人疼?”
    “你以为老僧我没去过吗?”老僧侣走出去几步之后,停下了脚步喘了几口粗气。缓过来这口气之后才继续说道:“那是守门的小方士不同事理,听到我去招他们家大方师为徒。便说我是疯子,乱棒将我打了出来。如果不是小方士误事的话。现在方士宗门已经改成释门的庙宇了。可惜……”
    老僧侣说完之后,继续一步一挪的向着山下走去。草庐里面的百无求回来看了在苦笑的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你摸着良心说。老子和外面那个老光头。谁比较愣一点……”
    从这之后,两三个月老僧侣都没有再出现在草庐附近,他是不是真的渡海寻找徐福为徒也不可知。不过山上的果子却已经熟了,小任叁天天催促下。归不归终于开始指使两只铁猴子漫山遍野的采集熟透了的野果。
    当初一座望天上上只有他们这几个人居住,现在山上多了千八百号山民。铁猴子摘来的野果比百年前的少了许多。勉勉强强的也只够酿造二十多坛果酒。
    虽然酒少了许多也总好过没有,将这几十坛果酒深埋地下。好酒的小任叁和百无求之流就等着酿好之后痛饮了。只是等待的日子有些难熬。就在两只妖物无所事事的时候,又有一队人马从山下直奔草庐而来。
    这次是一个二十多人的队伍。抬着一个小小的软轿。抬轿的人在山路上如走平地,到了草庐附近软轿落下之后。从轿子里面走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让这些人在原地等候,老人自己走到了草庐前。恭恭敬敬的对着里面的人说道:“敢问归不归老先生在吗?故人之弟前来拜望老先生。多谢当年的活命之恩……”
    草庐门打开。归不归从里面走了出来。老家伙上下打量了老人一眼,并没有认出来他是自己哪位故人的弟弟。当下归不归笑了一声,对着老人说道:“老人家我救人的事情自己都数不清了,你说是我老人家故人的弟弟。是哪位故人?”
    看到了归不归出现之后,老人急忙跪倒在地,当下对着老家伙行了大礼。礼毕之后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说道:“不知道老人家您还记得一个叫做鹏金的故人吗?当初您赠予他一个长生不老的丹药,晚辈正是鹏金的弟弟鹏化殷。当时我正是油尽灯枯之时,您一颗长生不老药救了化殷。化殷有幸也变成了长生不老之身,这些年我四处寻找您老人家的下落,可惜一直没有谢恩的机会。当初听到家兄所说您和一位叫做吴勉的先生在淮南王府为门客,化殷我索性居家迁移到了寿春城。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还能得到您老人家的消息,真是老天爷慈悲……”
    “你说你是鹏金的弟弟?”老家伙这才恍然大悟,鹏金算起来还真的和他有点交情。后来他和吴勉陪同淮南王小刘喜进京献长生不老药的时候,鹏金前来劫药,当初好像就是说他弟弟不行了。要不老药救人,当时吴勉给了他一颗长生不老药。想不到这个鹏化殷真的可以克化药力,真的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了。
    归不归看了鹏化殷身后的队伍,有人已经在将带来的礼物运送过来。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么说你还真的算是老人家我的故人之弟,你哥哥鹏金呢?怎么只有你来,他人呢?”
    “家兄三十年前已经仙逝”鹏化殷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也是化殷我这么多年寻归不归和吴勉两位先生的原因,当初还想再求一颗不老药救家兄一命的。可惜天命并非是凡人可以回天的……”
    “鹏金不在了?”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不过长生不老之后他早已经习惯了故友在他之前轮回。当下老家伙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当下他对着面前的鹏化殷说道:“你哥哥不在了,还要找我老人家做什么?果真是为了报恩来的吗?”
    “除了报恩之外,还想请您老人家和吴勉先生一起到我那里住几天。”鹏化殷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家兄生前一直在夸奖您老人家的术法高强,化殷生性不喜术法,只跟着家兄鹏金修炼了一些延年益寿的粗浅术法。想着既然已经长生不老了,再跟您老人家学些大神通。学些傍身的术法也好……”
    这个时候,百无求也从草庐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摆在门前的礼物之后。二愣子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赶紧的,你不点头老子不好意思收礼。”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