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一章 学艺

    看了一眼执迷沅消失的位置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那还不是怕了你爹爹我的大神通?要不是老人家我……和你小爷叔。你以为那个老和尚不翻脸?”
    说到了吴勉,百无求突然想起来刚才他救了自己的事情。当下二愣子将目光转到了吴勉身上,看了这个一脸刻薄相的小爷叔之后,百无求回头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刚才我还以为你能过来救老子。想不到老子是被小爷叔救下来的,到了这关键的时候救显出来谁近谁远了。老家伙,老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还是说是小爷叔生的老子,然后看你一把老骨头了,怕你没儿子送终,这才把老子过继给老家伙你了?老子就说应该和你论哥们儿的嘛。”
    这次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先一步替老家伙回答道:“你自己猜猜,如果你是我的儿子。生你下来第一件事,我要做什么?”
    百无求歪着脑袋想了半晌之后。叹了口气,低着头说道:“八成你得亲手掐死老子,不能留着老子给你丢人现眼”
    看到吴勉几乎什么都没做就惊走了胖和尚执迷沅,鹏化殷也是非常惊讶。执迷沅和他师兄来寿春城建庙也有些年头了,心觉寺那位大当家的老和尚人还不错。带着弟子出来化缘的时候还和鹏化殷有过多面之缘,这么多年也习惯这个老和尚带着一群小和尚出来化缘。之前也见过这个叫做执迷沅的胖和尚几次。虽然听闻执迷沅的脾气不是太好。但是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会这么霸道,会带着弟子堵在门口化长生不老药。有多名家人也被执迷沅用邪术迷晕,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个时候也都醒了过来。
    趁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说话的间隙,鹏化殷陪着笑脸走到了几个人的身边,恭敬的不能在恭敬的对着几个人说道:“当年家兄还在世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神通。今天化殷见识什么叫做大神通了,谈笑之间便能打退强敌。这样的术法古往今来除了那位出海的徐福大方师之外,还有谁……”
    鹏化殷的话还没有说完,刚才吃了亏的百无求就听不下去了。二愣子冲他一瞪眼,说道:“差不多得了,不是老子说你。鹏老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说,我们家小爷叔谈笑就能打跑的人,还能把老子打飞了?我们这几个人里面就数老子最废物了。是不是?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不是什么不是……是什么是?”
    看到这个黑大个对自己等起了眼睛,鹏化殷急忙过去赔罪。最后在归不归和小任叁的劝说之下,二愣子这才算是勉强咽下了这口气。当下。鹏化殷派管家包赔了对面民居的损失之后,将他们几个人再次迎了回去,继续刚才没有吃完的酒宴。
    酒过三巡之后,小任叁微微有些上脸。小家伙借着酒劲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次咱们回来怎么这么热闹?那个堵门口招弟子的老和尚也好,刚才那个吃了发猪菜的胖和尚也好。怎么都好像是奔着咱们几个来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没有直接回答小任叁的话。老家伙只是将目光转到了鹏化殷的身上,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个就要问问老人家我这位故人的弟弟了,化殷啊,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鹏化殷陪着笑脸说道:“这件事情化殷虽然不敢说知道,不过在寿春城住的久了。也能多少猜到一点……”
    按着鹏化殷说的,当初吴勉、归不归在淮南王小刘喜那里当门客的时候,寿春城已经传出来淮南王府中供养了两个长生不老的神仙。加上后来他们搬到望天山上的草庐居住时,又打救了那些上山避祸的流民。他们白头发神仙的名号那个时候便传了出去。
    鹏化殷自己就是奔着这个传说过来的,想着能不能撞撞运气在这里遇到他们。想着心觉寺那两个和尚也是奔着他们来的,只不过鹏化殷在寿春城居住的时间久了。相貌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这才引起来这和尚师兄弟的注意,老和尚在的时候好说话,并没有怎么难为他。后来老和尚准备渡海去找徐福,将主持之位交与自己的师弟暂代。看着师兄不在,没人管得了他,胖和尚执迷沅这才自己胡乱搞,前往鹏化殷这里化长生不老药,引出来这一些事端。
    而老和尚也是听山民说了有白发男人和老头子几个人回到了望天山,还在山上的原址搭建了草庐。这才上来碰碰运气是不是当年那几个人,想不到最后徒弟一个没收到,还把自己发到海上去了。
    吃喝完毕之后,鹏化殷亲自将他们四个送回到了上宾馆驿休息。等着第二天传授他术法,鹏化殷没有什么修炼术法的天赋。不过好在他已经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天赋不够命来凑,豁出去千八百年怎么也可能修炼出来一身差不多的术法。
    第二天一早,鹏化殷早早的起来,亲自服侍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吃罢了早饭,随后便开始和归不归商量修炼术法的事情。考虑到鹏化殷怎么说也是和他们一样。长生不老的身体。日后有什么事情相互照顾一下也不错,当下,归不归答应了这位故人之弟,教授他一些可以防身的术法。
    教授鹏化殷的时候,归不归将小任叁和百无求也一起叫到了身边。当初他曾经教过小任叁一些粗浅的术法,也答应过继续教下去的。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下文,这次借着教授鹏化殷的机会。把它和百无求一起算上修炼术法。只是和鹏化殷说好,这次教授术法不算收徒,不用他拜师。
    不过归不归的好心,百无求并不领情,二愣子没有多久便不打算继续修炼人的术法。按着它的话说:“老子是妖!凭什么要学你们人的术法。再说了,老子受欺负了。你们好意思看着不管吗?”
    百无求虽然说什么都不在修炼术法,不过小任叁倒是对归不归的术法很是感兴趣。也是这么多年小家伙一直在外面受欺负,早就想要长点本事。当初小任叁是跟着归不归学过几天术法的,本来就有底子小家伙人又机灵,学起术法来一日千里,连老家伙都很是惊讶。
    不过这位故人之弟就麻烦一点了,鹏化殷倒是没有说错,他真没有修炼术法的天赋。小任叁一点就通的术法在他这里,归不归要掰着手指头的教上三天。就这样,鹏化殷都未必能够明白。这也就是归不归的耐心好,在他这里消磨时间。如果换成吴勉教授的话,鹏化殷每天都要死上几个来回。
    这段日子里,老家伙酿造的果酒也到了开坛的时候。归不归的手艺在吃过见过的鹏化殷眼里,都是一等一的好酒。
    一晃吴勉、归不归在鹏化殷这里住了小半年,吴勉在这里住的腻了,打算回到带着百无求回到草庐居住,留下来归不归和小任叁继续教授鹏化殷术法。就在他要离开鹏化殷大宅的前一天,鹏府大门前来了几十名僧人,为首的一个胖大的和尚正是当初来化长生不老药的胖和尚执迷沅。
    这次这些和尚也不要化缘了,直接通知管家要见鹏化殷和吴勉、归不归等人。见到了他们出来之后,胖和尚执迷沅冲着他们喊道:“你们将我师兄藏到哪里去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