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广孝和尚

    看到了光头发的广孝之后,归不归先是转头看了有些惊愕的吴勉一眼,随后控制不住的哈哈一阵大笑。笑的老家伙全身乱缠,数次想要收起笑容,不过片刻之后又止不住的再次指着光头的广孝一个劲的哈哈大笑。外人看着归不归的样子,好像随时都能笑的背过气一样。
    除了归不归之外。吴勉惊愕过后已经冷冷在盯着这位曾经的广字辈四大弟子之一的男人。百无求也和小任叁凑到了一起站在白发男人的身边,看着一脸祥和之气的广孝。两只妖物不停在嘀咕他突然剃了头是什么意思。
    实在等不到归不归停止大笑,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师兄,广孝剃个头就这么好笑吗?徐福大方师当年曾经说过的,我早晚都是要改投他教的。这也不算是什么意外吧?”
    归不归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去看广孝的光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之后,这才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广孝和尚说道:“这么多年老人家见你都是带头发的,黑发也好白发也好。还没见过你这样的。看着就像一个剥了皮的鸡蛋……啊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归不归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广孝跟着微微笑了一下,他脸上没有一点尴尬的表情。倒是胖和尚执迷沅听不下去了。刚才他这位新师弟亮相的时候,已经有弟子将胖和尚手上的伤包裹了起来。执迷沅用他的好手指着归不归说道:“我们释门的弟子也是你们取笑的!老家伙你的头发很多吗?你是掉的……我们是剃的!”
    “执迷沅,不得对施主无礼。”看到自己的师弟又有些犯性之后。老和尚皱着眉头喝止住了自己的师弟。随后双手合十对着归不归说道:“老施主当初和广孝为他们师兄弟,说明你们几位也是与释门有缘。徐福大方师虽然没有找到,不过几位还是和释门有些缘分的。不如你们也广孝一起投在释门门下。我佛如来佛光普照,假以时日几位一定能修成菩萨真身,或许成佛也未可知。”
    “菩萨、成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又看了一眼广孝。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老和尚说道:“大和尚,有机会你问问你这弟子和我们几个什么关系。老人家我也是为你好,菩萨、成佛是不敢想的。我们几个人如果在一起。你们佛门虽然广大,也是永无宁日的。广孝,我老人家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吧?”
    “归师兄说的有理”广孝抿嘴笑了一下之后,顺着归不归的话继续说道:“我与归师兄还是君子之交的好,同门可一不可二。归师兄想要改投释门,广孝只好再投他门了。”
    “既然大家都不是方士了,师兄师弟什么还是不要再称呼了。省得广孝先生日后成佛,别人还以为老人家我在占广孝先生的便宜。”看到老和尚紧皱眉头,一脸不解的样子,归不归笑了一声。没有理会老和尚,继续对着广孝说道:“既然广孝先生成了释门弟子,那么广孝这个名字是不是也该还给徐福那个老家伙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终于扭脸冲着老和尚说道:“大和尚,听说你们释门和方士也差不多,进门之后师尊是要赏个法名的。不知道你给广孝起好了法名没有?以后走在大街上。老人家我也好知道怎么和他打招呼。”
    “为什么要改法名?”老和尚看了一眼自己新收的弟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名字只是称号而已,改来改去的岂不麻烦?方士也好,和尚也罢还不就是一副皮囊吗?方士僧侣都是广孝,如果他方士的座师不满,尽管来找老僧……”
    他这话刚刚说到这里。广孝便跪在老和尚的面前,双手合十诵了一声佛号之后,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的和尚师尊说道:“释门弟子广孝摒弃前世孽缘。从此刻开始,世上再无方士广孝,只有广孝和尚。”说完之后。广孝恭恭敬敬的对着老和尚行了大礼。随后又对着自己的胖师叔执迷沅行大礼参拜,就在鹏化殷的大宅之前,乱哄哄的闹了一阵。
    看着他们折腾完了之后。没等归不归说话,吴勉突然开口对着他说道:“老家伙,你们家徐福大方师当初是怎么评价那位方士广孝的?”
    “纵横捭阖为方士第一人。”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虽然挂着笑意,不过笑意当中已经带出来几分警惕。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当初还有些不服气,不过自从当初他脱离了方士一门之后,我老人家是越来越服气了。这些多年了,广孝一直游走在方士一门和问天楼的中间左右逢源。一般人早就被挤死了,广孝还能风生水起。就算被问天楼害得差点丢了性命,过两年还能笑嘻嘻的去打救两位楼主。换老人家我,早就翻桌子了。”
    “老施主。你说的事情广孝也和我说过了。”没等广孝辩解,老和尚主动替自己新收的弟子说道:“当初他退出方士,问天楼便找上门来。如果不是左右逢源便被挤死在方士与问天楼的中间了。权宜之计保全生命,就算是佛祖也会网开一面的。”
    “哦……广孝和尚你这一手棋下的好。”听到了广孝已经将自己的往事告诉了老和尚。当下归不归哈哈一笑,冲着广孝竖起来大拇指,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大和尚收此高足,日后释门佛法必定远大。到时候说不定我老人家也要学着广孝一样,剃了头发到大和尚的面前拜师傅。”
    老和尚还是有些不死心,就在他要继续劝说的时候,吴勉已经带着百无求和小任叁回身进了鹏化殷的大宅。二愣子忍不住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喊道:“老家伙,差不多行了。你还真想剃了头做和尚吗……要不你还是做和尚吧。老子也跟着剃头做和尚,不用等到下辈子处哥们了。咱们爷俩这辈子干个师兄弟也不错啊……任老三,你拉老子干什么?老子也带上你。不过你要喊老子师兄……小爷叔,你别掐老子的脖子,老子自己走……”
    没等百无求胡说八道完。先是小任叁回头拽它。见到拽不动之后,叫来了吴勉直接掐着二愣子脖子后面的肥肉,将它连掐带拖的带回到了大宅里面。鹏化殷和众家人也不敢待着门口,跟着吴勉一起回到了大宅当中。
    看到了白发男人离开之后,老和尚有些微微的失望。他还想要继续劝说归不归加入释门,可以不拜他为师。拜在远方大庙的高僧门下。这样和广孝离开便不会在有问题。
    不过老家伙没给老和尚这个机会,当下他胡说八道了几句之后。便跟着吴勉他们一起回到了鹏化殷的大宅里面,临走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广孝做了一个鬼脸,最后说道:“这么多年,老人家我一直都在琢磨,那么大的方士一门最后能怎么样的坍塌。现在终于知道了,徐福收的好弟子……”
    说完之后,归不归也不理会其他的和尚,头也不回的跟在吴勉他们的身后,向着大宅里面走了进去。
    看着老家伙的背影,老和尚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这么好广大释门的机会,可惜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