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梦中巨人

    郑宫人捂着嘴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出现在南宫的门口。这个时候,一脸悲切之情的太子刘庄和太子妃孙骄被人从南宫里面搀扶了出来。本来按着规矩,这个时候太子应该留在南宫守灵的。不过现在刘庄现在要去宗堂焚表祭天,第一夜由他的兄弟们代太子守灵。
    跟着内侍总管到了宫中祭坛之后,刘庄跟着当初广仁、火山师徒俩留在这里的方士学。将写着刘秀生平的黄麻纸对着天地朗读了一遍。在他父亲病危的时候,刘庄和文物大臣们已经拟了刘秀世祖的庙号,和光武皇帝的溢号。
    朗读完光武皇帝生前的事迹之后,宫廷方士将这张黄麻纸烧毁。还有两个时辰才会天亮,方士请刘庄在祭坛旁边的一间小木屋里休息。这个时候光武皇帝的魂魄刚刚离体,如果由什么要交代刘庄的话。回到这里来给他托梦。
    可以在祭坛睡一觉的福分只有皇帝才会有,虽然里面黑漆漆的连根蜡烛都没有。但是只要进去睡一觉,几乎就可以证明刘庄成为大汉皇帝的合法地位了。
    当下,刘庄小心意义的抹黑进了小木屋。他带来的内侍和侍卫都在木屋三十丈之外把守。眼睛适应了小木屋里面的黑暗之后,发现小木屋里里面除了几块木板搭建起来的‘床’之外,再看不到什么摆设了。
    这里面黑漆漆的。看着木屋外面侍卫手中的灯火,刘庄这才安心了一点。当下他摸索着坐到了那张木板床上,想着再忍几个时辰。只要天一亮,他便是新皇帝了。想着想着刘庄的脑中慢慢开始迷糊了起来,打了个哈欠之后,他倒在了床上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刘庄突然睁开了眼睛,反应过来自己还在祭坛。正在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突然听见远方传来一阵奇怪的礼乐之声。这是礼乐他从来都没有听过,听上去虽然祥和,不过绝对不是中原汉地的礼乐。
    当下,刘庄慢慢的站了起来,不由自主的迎着礼乐发出的方向走了出去。从小木屋走出来的时候,竟然是在一片开阔的空地当中。祭坛、皇宫甚至他刚刚走出来的小木屋都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这个时候的刘庄已经完全被礼乐之声吸引住,没有发现身边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目光空洞的继续想着礼乐之声的发源地走去。
    刘庄自己感觉已经走出来几十里路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金光。随后一个巨大的身影迎着自己走过来,这个身陷金光当中的人影是一个身高足有六七丈的巨人。由于这人头顶的金光刺眼,并没有看到他的相貌。不过看到巨人的同时。刘庄已经控制不住一样的跪在了地上,对着巨人开始磕头。
    而巨人好像没有看到他一眼,没有丝毫停歇的继续向前走去,刘庄偷眼看去,就见本来什么都没有的空地突然出现了景象。他自己身在洛阳城外几里一个小小的山坡上,巨人正对着的地方正是洛阳城。片刻之后,巨人便到了洛阳城下。
    走到城下之后,巨人高声的说了一句什么。随后他的脚下出现了七色祥云,巨人升空而起飞到了皇宫的上方。围着皇宫开始一遍一遍的转起了圈,巨人每绕一圈,他身上的金光便盛了一分,十几圈下来整个洛阳城都被这金光照耀的一片金黄之色。
    等到漫天的金光到了顶峰的时候。突然发出来一声巨响。刘庄这个时候正在山坡上对着巨人跪拜,冷不丁被这一声巨响吓得打了个哆嗦。眼睛也不由自主的闭了起来,等到他再睁眼的时候。就见自己还是再刚才的小木屋里面,不过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发白。刚才竟然只是一场梦境。
    就在刘庄满身大汗的坐了起来,正在疑惑着刚才是梦还是真的遇到了什么神仙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的内侍总管在轻声的呼唤:“殿……陛下……陛下可曾醒来?现在马上就要天亮了,陛下应回到南宫为光武皇帝守灵了……”
    由于小木屋只有皇帝才可以进去,内侍总管只能不停的在外面轻声呼喊。半晌之后才听到刘庄重重叹气的声音,最后这位已经算是半个皇帝的太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内饰总管之后,他有些恍惚的说道:“我这是在哪里?刚才的金光仙人哪里去了?”
    刘庄的话吓了内侍总管一跳,这位太子殿下只是在里面待了不到两个寿辰,怎么出来就开始说胡话了?当下,内侍总管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是不是遇到先帝托梦了?方士说了,如果先帝有话要说,刚才会向陛下托梦的……”
    ‘不是先帝,是一个……头上一片金光的神……“刘庄痴痴呆呆的向着内侍总管比划着,不过这位总管只是以为新皇帝梦魇。一边劝慰着,一边将刘庄带到了祭坛外面的玉辇上。要回到南宫沐浴更衣为光武皇帝守灵。
    他们走了之后,小木屋里面又走出来几个人影。为首的两个人正是白头发的吴勉和老家伙归不归,只是除了百无求和小任叁之外,还有一道魂魄跟着他们,魂魄竟然是刚刚驾崩之后不久的光武皇帝刘秀。
    看着刘庄玉辇远处的背影,刘秀的魂魄叹了口气。对着一脸刻薄相的吴勉说道:”我开始有点后悔没吃你的长生不老药了,刘庄这孩子平时看着也挺机灵的,怎么是不是有人在设计他都看不出来?“
    听到刘秀后悔没吃长生不老药。吴勉斜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之后没有回答。倒是老家伙归不归笑了一下,代替白发男人说道:”这就算不错了,这样就上当的君王,你儿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不过设计那人也有点本事。算准了你会在这个时候归天,刘庄回到这里祭天。只要晚了错开了一个时辰,这个阵法就会自己消失。能算到这一步了。看来老人家我也真是小看他了。“
    其实他们这几个人会收在这里,也是存了设计刘庄的心思。刘秀的魂魄离体之后,听到百无求诉说自己的儿媳妇竟然敢派女官难为自己视为掌上明珠的东海公主姬素素。当下气的勃然大怒。指着正在带头放声大哭的太子大骂。可惜没有了肉身太子什么也感知不到,最后让吴勉、归不归他们带着自己到这里来,要在梦中骂刘庄一个狗血淋头。
    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只是晚来了一步,刘庄已经被人用阵法迷惑。这阵法极为刁钻是设在木板床地下的,开启之后就连归不归这样的老油条都不能停止。当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庄跪在木板床上,对着空气一个劲的磕头。
    本来刘秀还想回去托梦去骂自己儿子一顿的,起码这个老子是实实在在的,远去那个冒着金光的巨人可信的多。可惜他还没有从祭坛走出去,几个朦朦胧胧的人影已经站在祭坛上面了。
    这些人影出现之后,便将他们几个人为了起来。为首的一个人影对着刘秀说道:”陛下,我们几个奉了冥府地君之命前来请陛下前往冥……归不归!老家伙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人影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正在往吴勉身后躲去的归不归。两个人应该早就认识,见到了归不归之后,人影竟然都忘了刘秀,直接冲着老家伙去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