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好朋友

    自打刘秀迁都洛阳以来,阳虎师徒便一直待在皇宫里面布阵,他们可以说要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皇宫的构造。不过现在他们几个人在新君的身边没有名分,只能使用术法隐住身形进入了皇宫当中。
    几个时辰之后,眼看着就要过了子时的时候。阳虎的身影再次凭空出现在了傍晚和吴勉、归不归他们见面的地方,他出现的同时。便看到这里只剩下归不归一个人笑嘻嘻的坐在傍晚的位置上。
    “怎么样?就知道你舍不得老人家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脸色铁青的阳虎继续说道:“看样子你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了,是吧?”
    “当初我费尽心思在皇宫里面布下的结九阵法,已经被人连根拔起。横九已经全毁了,竖九留下了末端的一节。”阳虎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现在的皇宫就是一个不设防的空城。只要会点术法的愣头青就能在里面横着走。老家伙你猜对了,我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这个结果已经在老家伙的意料当中,当初回到洛阳进入皇宫没有遇到阳虎。他便已经起疑。就算阳虎师徒被刘秀打发出去不在皇宫,可也不应该临走的时候没有一点准备。看来那个给留在托梦的人已经将阳虎临走时期摆下的阵法统统销毁,防止在小木屋摆阵的时候,和阳虎的阵法有什么冲突。
    看着阳虎咬牙切齿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看着他说道:“没查查是谁透风给你大术士消息的吗?”
    “我弟子的朋友。现在他们已经过去查了。”阳虎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找到人之后,他们会把人带到你这里。老家伙,接你的府邸一用,我倒要看看是谁敢用大术士来欺骗我……”
    “等一下,你说什么?抓到人送我这里?”归不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下好像不认识阳虎一样。瞪大了眼睛对着这位席应真大术士的弟子说道:“你不是什么虎威侯?不把人送到你家里拷打,凭什么带他到老人家我的家里?”
    “那你就把我的祖传丹炉还来……”看着归不归瞬间气泄的样子,阳虎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这个就当是你使用丹炉的利息,现在半个洛阳城都知道我虎威侯阳虎回到了。将我们师徒调走的那个人势必会派人监视我的府邸,不过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把人送到老家伙你这里。”
    阳虎的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五花大绑的修士从空气空气当中被扔了出来。这人落地之后,又有五男一女六个人凭空从空气当中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一脚踩在被捆绑那人的身上。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在对我家师尊说一遍!”
    “这个我真的没有欺骗阳虎大术士!”这个人满脸惊恐的看着阳虎。哆哆嗦嗦的继续说道:“这是我从一个叫做邱芳的方士那里听到的,他说有鼻子有眼。真不是我编的,不信的话你去方士宗门找他,他叫邱芳,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
    听到了是火山弟子传出来席应真出现的假消息,阳虎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本来以为问天楼的余孽所做,没有想到会和方士宗门大方师的弟子扯上关系。而且方士一门在皇宫当中是有宫廷方士的,真想破坏这座身法也不需要这么麻烦。
    盯着倒在地上还在瑟瑟发抖的男人,阳虎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又怎么看?真的是那个叫做邱芳的方士在戏耍我吗?那么说起来,他是火山的弟子,这件事总和方士一门脱不了干洗吧?”
    “是不是和方士一门有关系。老人家我不知道。”归不归盯着地上那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有点不明白。既然能花了那么多的心思诓你走,又把你留在皇宫里面的阵法都连根拔起了。那么再稍微费点事,把这个诓你走的人灭个口。不费事啊,怎么那么大意,还等把他再留给你?”
    一句话说完,阳虎已经瞬间明白了过来。他冷笑了一声以后。对着倒在地上的这个人说道:“说,谁让你攀比邱芳的?是问天楼主吗?还是那什么西方佛的门徒?”
    “小人怎么敢攀比?阳虎先生,方士一门这样大的势力,我怎么敢无中生有?”这个捆绑结结实实的男人挣扎着跪在阳虎的面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继续说道:“您老人家不信,可以到方士宗门去问邱芳。是真是假您一问便知……”
    “老三,你来说,你这朋友说的是真是假?”这个时候,阳虎也开始有些犹豫了。顿了一下之后,他回过头来对着那个三十多岁的壮汉继续说道:“他是你的朋友,他说的是真是假,你应该知道。”
    这个排行在三的壮汉也真是对得起自己的朋友,一脚重重的踢在他朋友的小肚子上。这一脚加上术法的力量。把被捆绑的那个人疼的已经岔了音,看着自己这朋友没有疼的脸色发白,黄豆大小的汗珠瞬间就涌现出来之后。老三这才啐了一口,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他说的应该是真的,这小子我认识他三十年了。最经不起打,如果是假的刚才那一脚他已经招了。”
    “真是好朋友。他认识你,还真是上辈子积了大德。”这个时候,吴勉抱着不停打哈欠的小任叁消无声息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怪笑着看了一眼阳虎的三徒弟之后。继续对着还在不停呻吟的男人说道:“下辈子交朋友也要睁大眼睛,别什么话都对朋友说……”
    老三知道吴勉的身份,这样的人除了他师尊阳虎之外,他还真的得罪不起。当下他忍下了这口气,当作没有听到吴勉的话一样,沉默不语的低头回了自己的师兄弟当中。而阳虎本来还想要给自己的弟子做主。不过看到了吴勉怀抱着小任叁,他知道小任叁和席应真的关系。当下只能叹了口气,看在这个小家伙的面子上。让自己的弟子忍下了这口气。
    这个时候,吴勉看了绑在地上,血肉模糊的男人。被空气中的血腥味刺激的一皱眉,随后一脸嫌弃的继续说道:“你们要审要杀只管出去,不要脏了我这座房子。”
    阳虎的男女弟子都瞪着眼睛盯着吴勉,不过没有自己师尊的话,他们也不敢把如何。这个时候,阳虎也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他用手扯断了男人身上的绳索,随后对着自己的三弟子说道:“老三,既然你说和他无关,那你让他回去把。今天也是难为他了。”
    这人能和阳虎的弟子交朋友,也是有几分修为的修士。不过他也不敢在这里使用五行遁法,当下咬着牙爬了起来。客气了两句之后,也不要用老三相送,他摇摇晃晃的向着自己家的位置走了过去。
    就在几乎他已经可以远远的看到自己房子的时候,在夜色当中,他家门口的树荫里面突然闪现出来了人影。人影站在树荫地下对着那人说道:“你是按着我教的来说的吗?是怎么样?这几个人信了吗?”
    说话的时候,人影向前一步,一抹月光正大在他的面上。这个人竟然就是火山大方师的高徒——方士邱芳。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