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戒妄语

    将已经瘫软在地的火山搀扶起来之后,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现在你经历的,当年我也经历过一次。不过你比我要困难得多……”
    第二天一早,心觉寺的和尚们刚刚上完早课,正准备开始吃早饭的时候。昨天看了半天热闹的归不归带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已经到了庙门口。不过不知道这个老家伙早上吃错了什么。竟然改了脾气,和百无求一起站在门口,叩打山门叫来小和尚,口称寿春士绅归不归久慕佛法,今天带着公子前来拜见广孝大师。并且还想要将他的公子百无求送到广孝禅师座下为僧,在主持方丈面前修习佛法。
    小和尚前来报信的时候。广孝正在和弟子们一同吃早饭。刚刚一口稀粥喝下去,听了报信小和尚的话之后,他将嘴里的稀粥一口气都喷了出来。最后好像看见了活鬼一样的对着小和尚说道:“你说什么?谁要出家为僧?百无求?归不归的儿子百无求?他来做什么?出家为僧?”
    昨天迦叶摩和尚将他几年的布局控亏一溃。广孝只是回到自己的禅房发泄,也没有向现在这么失态。现在听到百无求要来出家为僧,他的表现比昨天要强烈的多。不过转瞬之后。广孝便明白了归不归这么做是何意图。当下苦笑了一声之后,让小和尚将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二人请到了佛堂。
    在佛堂见到了这父子俩的时候,归不归的手里竟然还拿着一个油腻腻的荷叶包。见到了广孝之后。老家伙装模作样的双手合十,垂着眼皮口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信男归不归今日将犬子百无求托付给大师,犬子……”
    “老家伙,老子是妖不假。不过说告诉你老子是狼是狗的?你儿子才是犬子,你孙子是犬孙……呸呸呸!你才是狗,你们全家都是……呸呸呸!老家伙要当狗你自己去,别算上老子!”
    “你爹爹我说的是全子,就是说你全身上下都是老人家我的儿子。谁说你是狗了?修道同门当中,我老人家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生出来个狗儿子算怎么回事?”
    “老家伙你真不是骂老子是狗?行,那你继续说吧。绕开那个犬字啊。要不老子说不准可要咬人。”
    “老人家我刚才说到哪了?看看,被你你搅合,忘了吧……广孝禅师,咱们重新来。南无阿弥陀佛……信男归不归今日……”
    “归老先生你什么时候成了信男了?”没等归不归说完,广孝已经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随后他看着这一对古怪的父子俩继续说道:“还有你这儿子非人,我可没有听说过非人的和尚……”
    “老子不是人又怎么了?”听到这里,百无求的眼睛便瞪了起来。它瞬间跳到了广孝面前的桌子上。一把揪住了这位主持和尚的僧袍。瞪着它铜铃一般的大眼睛,说道:“你们家佛爷不是说什么众生皆平等吗?怎么?你把我们妖从众生当中剔出去了?凭什么?”
    看着百无求伸手要打,归不归急忙拦住了它:“傻儿子,不得无礼。以后他就是你的座师了,昨晚怎么和你说的?不可以打骂同门座师,你打了他。以后谁给你做师父?”
    听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之后,百无求总算勉强的松开了广孝的衣服。不过它还是骂骂咧咧的,看得出来百无求进来当和尚也不是心甘情愿。
    广孝倒是没有什么,就算被百无求揪住来他的僧袍衣领,他还是一脸微笑的样子。等到百无求送来了他之后,广孝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归老先生你这位公子还真是有佛缘,竟然还知道众生皆平等——归老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广孝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手里油腻腻的荷叶包放在了他的面前。老家伙呵呵一笑,说道:“这个是我们家孩子给座师的一点孝敬,寿春的一点特产。请老禅师尝尝鲜……”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笑嘻嘻的打开了荷叶包,里面竟然是冒着热气的熏猪头肉。此时的释门弟子虽然不戒肉食。不过多少也有点讲究。猪头、内脏这样的位置还是绝对不吃的,如果老家伙将这一大块熏猪头肉摆在其他和尚的面前,这个时候别的和尚已经掀桌子,指着佛祖诅咒归不归生儿子没有屁眼了。
    不过广孝和尚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微笑冲着归不归点了点头,说道:“归老先生你费心了,众生皆平等是佛陀亲口所说。和尚妄言触犯了口孽,已经知道错了,稍后便会摆下法会,为了令公子剃度出家。不过成了释门弟子,还有几大戒律要守,不知道令公子做好准备了没有。”
    广孝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不把自己当外人。已经抓了一块猪头肉在嘴里嚼着,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还有戒律?不是剃了头发就能当和尚吗?这么麻烦?那个谁,你说说都要戒什么。老子听听能戒就戒。戒不了你就把你们家的戒律改改,顺着老子来,怎么都好说……”
    广孝微微一笑,对着百无求说道:“你现在已经犯了妄语的口孽了,小的不说,就说四大戒——不得杀生,不得偷盗,不得邪淫,不得妄语。施主,你自己算来,守的住几戒?”
    百无求摆着手指头说道:“老子没事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不杀我我不杀人。不杀生这个可以凑合着守一下的。不偷盗……老子也不是偷鸡摸狗的妖,这个没问题。不邪淫,呸!你当老子是什么妖?它们臭不要脸的人参娃娃吗?这个老子守的住!还有什么来着?不得妄语?妈勒个巴子的。老子什么时候妄语过?这个也守……”
    “骂街就是妄语……”这个时候,广孝实在忍受不住,深吸了口气之后,开口继续提醒道:“假话、狂言皆是妄语,百无求施主,你确定自己守的住吗?”
    “妄语不是说话结巴。想不起来自己说什么吗?”这个时候,百无求也明白自己是理会错了,当下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归不归。又抓了一块猪头肉在嘴里嚼着,将嘴里的肉咽下去之后,对着广孝继续说道:“你们那个什么阿弥陀佛也不是一天就变成佛陀的,对吧?要天底下都是圣人,谁还上你们这破庙里面当和尚?不就是不让骂街吗?老子咬咬牙能戒就戒,戒不了就是你们佛陀的本事不行,不能了渡化老子。和尚,能让老子闭嘴不骂街,对你来说算不算一件功德?”
    这几句话说出来没两句,广孝的目光已经转到了归不归的脸上。这样的话能从百无求的嘴里说出来,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人再用传音秘法教他。归不归就在身边,除了他还有哪个?
    这个时候,百无求看到广孝没有接话,以为自己得了理。当下继续对着面前的光头和尚说道:“怎么样?老子的话有理吧?广孝和尚,你能让老子忍住了不去骂街,说不定就够了功德早日成佛的。还犹豫什么?感化了妖为僧怎么也算是一件大功德吧?”
    “和尚明白了”广孝冲着这对父子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和尚就应下了这件功德,百无求,今日起我正式收你为徒。既然你是妖非人,也不需要什么法名了,继续叫百无求就好。”
    听了广孝的话,百无求将最后一块猪头肉塞进了嘴巴里,看着自己的这位座师说道:“不是老子说你,收了老子做徒弟,你们佛陀晚上做梦都会笑醒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