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再一再二,再三

    广孝明白归不归将他的便宜儿子放在自己的身边,是想要看住他,不让他和在外面的士戒接触,或者使用遁法离开。迦叶摩已经将他禁足,如果不是后面的计划还要仰仗释门这块招牌,广孝哪里会搭理老和尚禁足他的法令?
    等到出去化缘的和尚们回来之后。广孝将他们召集在佛堂当中。在这里开始了一个小小的收徒法会,由于佛教传入中土不久,僧人收徒极少会举办什么仪式的。一般都是剃了头之后,穿上僧衣跟着师父到大街上走一圈,让施主们认得也就算差不多了。
    但是这位心觉寺的当家竟然为了一个黑大个举办仪式,让其余的小和尚也算是开了眼界。广孝先是给这些弟子们相互介绍了一番。随后亲自取来剃刀,要给百无求剃度。
    没有想到的是,看着广孝手握剃刀过来,二愣子先是问清了他想要干什么。听到了广孝这是要给他剃光头发之后,百无求哈哈一笑之后,竟然当着周围和尚的面,将自己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等到百无求将自己脱的赤条条之后,整个身子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对着已经呆楞住的广孝说道:“反正都是剃毛,你干脆好人做到底,把老子这一身的毛发都剃了吧。让老子也尝尝你们人光溜溜的感觉,快点啊,不是老子说你,这天冷地凉的,就算老子是妖,光着身子躺在地板上也不好受……”
    这个时候的广孝已经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冲动,答应收这个二愣子为徒了。这只妖现在就这样,再过两天还指不定把他这座心觉寺祸害成什么样子。
    本来广孝还想让归不归这个当爹的管管自己家孩子,不过这个时候才发现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了,将这个大宝贝自己留在了这里。
    当下,广孝好一顿劝说才让百无求坐在地上。给它剃掉了好像乱草一样的头发。随后广孝将手里的剃刀给了身边的小和尚,让他继续将百无求满身的毛发都剃了下来。一个二愣子足足折腾了大半天,这才将它身上的毛发剃除干净。
    释门弟子讲究过午不食。不过百无求绝对忍受不了这个。傍晚时分,众和尚都在跟着广孝上晚课的时候,二愣子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荷叶包的猪头肉。其他的和尚一句一句的跟着广孝念经学法。二愣子则在旁边一边吃着猪头肉一边吧唧嘴。满佛堂都是猪头肉的肉香,和百无求吧唧嘴的声音。
    而广孝完全不理会百无求的所作所为,他好像好僧入定一样,坐在蒲团上,向弟子们讲解佛经奥义。
    从来不知道客气两字怎么写的百无求,这个时候也会将装着猪头肉的荷叶包向着周围的师兄弟们让一让:“哥们儿,这猪头肉煮的不赖,来一块?别客气啊,大家都是那个谁的弟子,和亲哥们一样。有肉一起吃,来,来块肥的。肥的香……老子给你肉吃,你瞎躲什么?不就是一块猪头肉吗?大家都是师兄弟,除了师娘不能分。还有什么不能分的?那谁,他不吃这块肉你吃了吧……躲什么?这是猪头肉,不是你师父的肉……”
    好好的一场晚课被百无求搅得细碎。不过广孝还是好像没有看到这个二愣子一样,继续向弟子们教授佛经。百无求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广孝都没有一点应对的意思。二愣子闹腾了一会之后。看到没人搭理它。无聊之下也就收了手,吃饱喝足之后,二愣子将然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它打的呼噜心觉寺外面都能听到。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课结束,广孝吩咐了小和尚们看好火烛。随后便打发弟子们回到大房休息,随后他自己也回到了自己的禅房。
    将禅房大门关好的一瞬间,广孝的眉头便瞬间皱了起来。百无求的到来虽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不过这只妖就好像一只一直在汤碗周围转悠的苍蝇一样。嗡嗡作响实在让人讨厌,打吧又怕失手打翻了汤碗。不打又怕这只苍蝇一头扎进汤碗里。败坏了这碗好不容易熬煮出来的肉羹。
    明天就让这只妖物出去游方去,对了,让它去洛阳的白马寺。去恶心迦叶摩老和尚也好。反正他门也有一面之缘,再说自己那位师叔执迷沅比这个二愣子好不了多少,到时候惹得他门师兄弟心烦,也许就顾及不到心觉寺这里了。
    就在广孝打定主意,准备要休息的时候。他禅房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随后百无求扛着自己的被褥进来。还没等广孝说话,二愣子已经主动开口说道:“那个谁,老子忘了你和说了。老子不能跟你们那些和尚一块睡,你去看看他们咬牙放屁吧唧嘴的。不是老子说你,那个谁,你自己瞧瞧你都收了什么弟子……”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将自己的被褥铺在了广孝的身边。随后又将自己脱成赤条条的。随后四仰八叉的躺在广孝的身边。片刻之后,他那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便又响了起来。
    放在广孝还是方士的那会,有人敢这样的戏耍他。这个时候已经变成齑粉了,不过想着自己谋划这么多年,眼看就要成功的大事。广孝还是将自己心头的火气压了下去,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将自己的身子转到另外一边,不看这个二愣子,就当它不存在一样。
    不过就在广孝火山刚刚压下去的时候,二愣子突然一翻身,在睡梦当中搂住了广孝。这个时候,这位心觉寺的方丈才感觉到百无求白天刚刚剃掉全身的毛发,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已经长出来了毛茬——好扎……
    广孝正在他自己的禅房里面煎熬的时候,洛阳白啼卢寺突然着起了大火。虽然众僧人奋力救火,不过因为火势太大,还是将刚刚建好的佛堂烧的一干二净。而发生火灾的时候,啼卢寺的新任住持致戒禅师竟然不在寺中。后来查实他去了正阳侯张远生的府中讲经。后来饮宴的时候多吃了几杯酒,便留宿在正阳侯府。
    庙中着火,主持却在官府人家饮酒作乐。消息传到皇帝刘庄的耳中,皇帝震怒之下,削了致戒的僧级,强迫他还俗之后又将此人打入大牢。如此一来刚刚有了住持没几天的啼卢寺再次没了当家人。
    当下,推荐广孝出任啼卢寺住持的官员连同其他同僚,又开始第二次在皇帝面前推荐广孝禅师出任啼卢寺的住持。虽然再次被迦叶摩大师阻拦,不过这个时候,刘庄的心里已经记住了这个叫做广孝的和尚。开始私下打听广孝和尚是什么来历,得知广孝是方士转投释门的传奇经历之后,刘庄对这个和尚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啼卢寺不可无住持,当下,皇帝又指派了一位高僧入主啼卢寺。不过只是过了不到半年,这位高僧竟然卷进了东信侯张尢谋反的大案。刘庄一怒之下斩了啼卢寺的第二位住持。
    事发之后不久,再次有人推荐广孝为啼卢寺住持。不过这次老和尚迦叶摩没有阻拦,他只是进到皇宫亲自向皇帝保举自己的师弟执迷沅就任啼卢寺的住持和尚。
    皇帝自然没有多余的话,圣旨一下执迷沅变成了啼卢寺的第三任住持。
    执迷沅就任住持典礼的同时,洛阳城的一座客栈当中。一个小和尚看着啼卢寺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