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三日之约

    啼卢寺更换住持的这段日子当中,心觉寺当中也出了几件不大不小的事情。首先就是住持和尚广孝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收了一个黑大个弟子。这个叫做百无求的弟子好像一块膏药一样,紧紧的粘着广孝和尚。不管在哪里,只要能看见广孝,百无求便一定就在他的身边。
    自从这个叫做百无求的和尚进了心觉寺之后。广孝和尚的脸色便一天比一天难看。没有几天他便脸色蜡黄、眼窝深陷,不过他新收的弟子却是满面红光。只是百无求身上的毛发生长太快,进了寺庙之后没有几天又是满头乱糟糟的毛发,又剃了几次之后。它自己便不耐烦了,当下便继续留着它那乱草一样的头发,算是带发修行了。
    当时天下佛教兴起。到处都在建造寺庙。心觉寺算是早起建造的庙宇,加上老住持迦叶摩大师先为第一家官办寺庙白马寺的住持,盛名已经在外。除了百无求之外,九江郡各地都有善男信女将孩子送到心觉寺出家为僧。一时之间,心觉寺当中已经人满为患。
    寿春城的官吏巴结广孝,在心觉寺的旁边又建造了一座下院。心觉寺本家寺庙只是几间低矮的瓦房,还是迦叶摩师兄弟俩一块块砖瓦化缘化来的,其中还有不少砖瓦和木料是从鹏化殷那里化来的。
    寿春城的官吏也是花了心思,将下院建造的富丽堂皇。为了拍广孝禅师的马屁,甚至收在库房中将近百年,淮南王刘喜时期传下来的器具都摆放在了下院当中。
    寿春城的官员之所以这样奉承,除了迦叶摩的面子之外,还因为得知了广孝是方士转投释门之后,皇帝亲自派人前来向广孝考问佛法。刘庄派来的人是护送佛法而来的天竺高僧竺法兰,这位天竺高僧三问佛法,结果这位心觉寺的主持和尚都能对答如流。竺法兰回到皇宫之后,送了广孝东土通晓佛法第一人的称号。从此广孝算是真正在皇帝的心里扎下了根,而且这个时候开始,洛阳城中也开始流传白马寺住持迦叶摩嫉贤妒能,担心将广孝招进皇宫成为啼卢寺住持,会影响到他官办寺庙第一住持的地位。
    就在心觉寺下院动工之时。另外一个人消无声息的也进到了寿春城中。一天傍晚,刚刚去心觉寺看了儿子的归不归回到鹏化殷的府邸,便听到应门的小厮对他说不久之前。一个满头红发的年轻人前来拜见他与吴勉先生。
    得知归不归老先生不在府邸,他便去了吴勉先生的住处,这个时候已经和那位白头发的吴勉攀谈多时了。
    这个时候。有红头发的人来找吴勉。那个人几乎不用猜想也知道是谁,听到这里之后,归不归急急忙忙跑到了吴勉的住宅。生怕他去的完了,白发男人遭到红发男人的毒手。
    等到他打开吴勉寝室大门的时候,便见到吴勉和红头发的火山坐在寝室的两个角落里。两个人没有任何交集,就好像不知道房间里除了他们自己还有别人一样。不过好在这两个头发颜色各异的男人打起来,凭着吴勉现在的术法,归不归可不认为他会是大方师火山的对手。
    看到了归不归回来之后,火山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冲着老家伙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之后,扭脸对着脸上没有任何多余表情的吴勉说道:“刚才我说的你考虑一下,我在寿春城待三天。三天之后不管你给不给回答,我都要离开……”
    “你刚才说话了吗?”吴勉完全没有给火山大方师面子的打算。依旧用他那特有的尖酸语气继续说道:“刚才只有一只蚊子嗡嗡叫的心烦,我可没有听到还有人再说话。”
    “那你就当蚊子叫吧……”火山难得的没有发火,他将目光从吴勉的身上挪开。看着守在门口嘿嘿直笑的归不归说道:“那么巧刚才也说到你了,一会你去问问我说了什么。三天,我在这里等你们三天的答复。三天之后我回到宗门的话。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从归不归的身边走过。就在他们俩身体交错的一刹那,老家伙突然向着红发男人嘿嘿一笑。说道:“不管什么事情,老人家我有了答案之后,去哪里找你?”
    “听说你们这里有一座心觉寺,我去那里借宿。”火山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冲着归不归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劝劝他,我的提议没有会害到你们的地方。”
    这个时候,火山已经走远。他最后留下来一句话:“我去见见广孝禅师,有答案之后,去他那里找我。别太晚。我只有三天的时间……”说话之间,这位大方师已经到了大门的位置。出了这座宅邸之后,火山便头也不回的向着心觉寺的位置走去。看他的样子,应该早就打听清楚心觉寺的位置了。看来大方师这次寿春之行,不止是单单为了他们俩来的。
    直到火山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之后,归不归这才马上回头对着吴勉说道:“想不到老人家我还有能看到你和火山独处一室,还没打起来。你们俩真是越来越不像当初沾火就着的吴勉和火山了。说说吧,他大老远的来一趟,都和你说什么了?”
    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态度。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想知道说了什么?自己去问他,火山就在心觉寺。你知道怎么走……”
    归不归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这个白发男人的做派,如果吴勉三下五除二主动将火山的话说一遍。那才是真正有问题。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换了一个说法,冲着白发男人说道:“老人家我倒是想去,不过你猜猜火山遇到了广孝之后,他们俩能发生什么事情?三天啊,三天之后能从庙里走出来的是广孝,还是火山?”
    “那正好,他们俩当中谁没出来都是好事。”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有那个功夫,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儿子吧。它的那张嘴,不管是火山还是广孝,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听到吴勉提到了百无求,归不归这才变得有些慌张,自己儿子那张嘴他是知道的。当下也顾不得吴勉,急忙运用起来五行遁法,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几乎就是在归不归消失的同时,小任叁的小脑袋从吴勉的脚下钻了出来。小家伙仰头看了一眼白发男人。说道:“吴勉,你真的不答应火山的提议吗?不是我们人参说你,错过了这个机会,你这辈子可能都没有再有成为大方师的机会。”
    刚才火山突然出现,竟然开出来这样的条件。要吴勉、归不归回到方士宗门,火山大方师会给他们恢复方士的名誉。一年之后,火山大方师会讲自己大方师的位置传给吴勉。那样一来,吴勉便会是火山之后的下一位大方师了。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当着火山的面完全不接话茬,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只顾自己坐在角落里。直到归不归回来,他都没有回答一个字。
    “那样的机会,有没有又怎样?”说话的时候,吴勉慢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溜溜达达的向着大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好像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有点好奇了,火山去找广孝做什么?”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