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劝说

    当天夜晚天黑之后,三天从没有出门的火山终于从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几乎就在他走出来的同时,远处已经看到有人正在举着火烛,引领着一支队伍向着心觉寺这里走过来。
    看了一眼站在山门口,带着一众和尚准备迎接的广孝。火山冷冷的笑了一下,冲着广孝说道:“听说迦叶摩大师回来了。怎么,广孝禅师不亲自去城外迎接吗?那样才显得虔诚。”
    “亲自前往京城接回我师迦叶摩岂不更加虔诚?”站在山门口的广孝回头看了火山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尚还是安心待在庙中求取佛道的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远处已经有当地官吏的随员跑了过来。和广孝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守在门口等着迦叶摩大师的到来。看到来了外人,广孝和火山都闭上了嘴巴,看着远处的迦叶摩在上千上万善男信女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心觉寺的大门前。
    当时已经快到夜半子时,当地的官员怕影响迦叶摩大师休息。当下命众差役驱散了跪在庙门口念经的善男信女,客气了几句之后,这些当地的官吏们也纷纷告辞。和老和尚约定了天亮之后再来聆听佛法。
    送走了众官吏之后,迦叶摩便注意到站在角落里面的红发男人。当下老和尚微微一笑,随后双手合十对着火山的方向微微举了一躬,说道:“想不到大方师会驾临这心觉寺。和尚迦叶摩见过大方师。刚才人多眼杂多有得罪,还望大方师不要怪罪。南无阿弥陀佛……”
    火山的头发太扎眼,只要听说过方士一门大方师的人,一眼便能把他从人堆里面认出来。当下,火山也没有在意。按着方士的礼节回礼之后,他对着老和尚说道:“火山也对迦叶摩大师仰慕已久,本来向着过来见见故人师长的。想不到能在这里巧遇大师,也是天意使然。如果大师有缘路过方士宗门的话,还请到宗门稍坐。家师广仁先生也早闻大师精通佛法,还想要向大师请教佛法……”
    “广仁大方师也仰慕佛法?”听到火山几句客气话,这位迦叶摩老和尚当了真。这位白马寺的住持方丈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选日不如撞日。明日一早老僧便于大方师一起前往方士宗门。实不相瞒,老僧数年前便到过贵派宗门,本来想面见宣扬佛法的。可惜当时与大方师无缘。老僧被贵派看门的小方士打了出来。看到老僧头顶这个包没有?就是上次被贵派小方士打的,大方师你来摸摸,就是头顶这块……”
    说到一半的时候。老和尚已经抓住了还在发愣得火山的手,将他的手掌向着自己的头顶按去。迦叶摩还没有什么,倒是大方师火山满脸的尴尬之色,要对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
    说完之后,老和尚便开始让手下的小方士安排明天去往方士一门的行程。看着如果不是现在实在太晚,老和尚都想现在就和火山一起直奔方士宗门。当初他就有过收广仁为徒的想法,只是被小方士轰出来没有见到那位徐福大方师的亲传弟子。只要能让老和尚亲眼见到广仁,他便有把握说动那位前任大方师改投释门。当初广孝就是这么变成的和尚。
    看到老和尚开始安排明天前往方士宗门的行程,将旁边的大方师火山吓了一跳。当下他急忙拦住了老和尚。说道:“大师不忙,家师广仁先生现在并不在宗门,他老人家外出远游。等广仁先生归来之时,我一定转告大师的美意,或许家师直接前往洛阳城中白马寺去拜望大师也未可知。”
    听到广仁不在宗门,老和尚便有些失望。当下他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抓住了火山的手说道:“大方师有所不知,老僧对东土方士一门玄妙的术法也是向往已久。老僧虽然生在天竺,却有半个汉人的血脉。来到东土传播佛法的时候,也曾深究过方士的教法。在老僧看来,方士也罢,释门也罢都是教人向善,虽不同宗却是同源。不知道大方师有没有兴趣听听老僧讲解佛法?大方师听完之后也许会有感悟,说不定会改投在释门中修行也未可知。道远、道清,将摄摩腾、竺法兰两位大师修译的四十二章经取来。我要与大方师说法,准备还读碟,剃刀,稍后要为大方师剃度出家……”
    老和尚这一通说,火山已经有些不知所措了。现在方士一门以他为尊。虽然在外方士连连受到释门的排挤,不过关起门来大方师还是自有威严。平时也只有广仁可以和火山并排而行,不过像现在这样手牵手,就连那位前任大方师都不曾有过。
    现在手牵手还不算,看这架势老和尚给火山讲解完佛经就要给他剃度。自己好好的大方师不做,做什么和尚?当下火山急忙挣脱了迦叶摩的手掌,向后退了一步之后,开口说道:“且慢,讲解佛法不在这一时半刻。今日机缘巧合之下,火山能遇到大师。正巧还有一件要事,要与大师商量……”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突然扭过头来。冲着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老和尚说道:“我保举广孝先生为白马寺的住持方丈,广孝先生突然出身我们方士一门。不过当初徐福大方师已经预言他日后必定改投他门,今日应验了徐福大方师所言。现在广孝先生住持心觉寺,已经有了一代高僧之像。如果住持白马寺,日后必定修研成佛,成为你们释门弟子的榜样。”
    火山此言一出,广孝和老和尚迦叶摩的脸上都是呆楞的表情。这两个和尚本来都以为火山是为了向迦叶摩告广孝的状,广孝心里面准备好应答的话,这个时候全然无用。想不到几年不见,自己竟然猜不透火山想要做什么了。
    而迦叶摩也有些始料不及,他这次本来就是为了广孝来的。啼卢寺住持本来已经是广孝的囊中之物,却被他生生的抢夺了过来。而且自己还下了法令。禁足了广孝的活动范围。这个弟子难免有些想不通,这次他就是为了说服广孝来的。
    现在听到火山的话,老和尚的心里也在疑惑:方士一门想来都是恩怨分明,现在报恩不抱怨,火山的名声素来就不是什么大方的人。突然间如此的豁达,实在和传闻当红不大一样。
    两个和尚的反应在火山的意料当中,他学着自己师尊的样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另外,广孝禅师有位叫做士戒的弟子。火山一并推荐他为啼卢寺的住持,他门师徒二人必定能将佛法发扬光大。”
    “大方师千里迢迢赶到心觉寺,就是为了向我师迦叶摩住持,来推荐我以士戒师徒吗?”这个时候。广孝已经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冷的看着火山,随后继续说道:“这个就不劳大方师费心了,我与士戒如何,我师迦叶摩自有安排。”
    广孝和火山说话的时候,迦叶摩一直盯着这位大方师。等到他和广孝双双说完之后,老和尚这才说道:“大方师还有一件事情疏忽了,就算广孝、士戒师徒真的前往白马、啼卢二寺担任住持,那么老僧与我家师弟又该如何处置?”
    还没等火山说话,扇门外面响起来一个熟悉而刻薄的声音:“老和尚你还想活到那个时候吗?我敢与你打赌,广孝师徒俩成为白马、啼卢二寺的住持,必定是踩着你们师兄弟俩的尸体上去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