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做戏

    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样的话是谁说出来的,当下,就见吴勉和归不归已经走进了心觉寺。
    看到了吴勉的出现,火山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冲着白发男人点了点头之后,说道:“你终于来赴我的三日之约了,既然你会亲自过来。那么说我应该会听到好消息……”
    “我来这里和你没关系”没等火山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这位大方师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看了一眼不明就理的老和尚迦叶摩,说道:“和尚,你们释门的规矩,弟子犯错了。师尊要不要跟着一起受罚?”
    迦叶摩没有想到吴勉直接冲着他来,微微怔了一下之后,看了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广孝。随后双手合十冲着吴勉颂了一声佛号。这才开口说道:“那要看弟子犯的是什么过错了,小错为师来罚,大错天下人人可罚。弟子触犯大戒。座师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那就好”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笑嘻嘻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和这个老和尚说。他弟子都犯了什么大错。”
    “这话让老人家我怎么说出口?”归不归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老和尚继续说道:“我老人家记得你们和尚要守四大戒律,是吧?什么不得杀生,不得偷盗,不得邪淫,不得妄语的。迦叶摩大师,如果你的弟子犯了偷盗大戒,应该怎么处置?你会不会受到连累?”
    “偷盗……”迦叶摩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偷盗是四大戒律之一,释门弟子所犯要革除门墙,座师有教导无方之罪,罚五十法杖,取消一切僧职。老施主,不知道老僧那位弟子犯了偷盗大罪?偷盗了什么宝物。还要劳烦你与吴勉施主亲自过来问罪?”
    “别提了,老人家我也是瞎了眼。”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看着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广孝,说道:“当初听说你这位广孝大和尚也是一位有道行的高僧,这才把我老人家的爱子送到广孝的门下为徒。本来想借着佛法打消它心里的妖性。谁能想到孩子回家告诉我老人家,在他师傅广孝的禅房里面发现了我们家的东西。老和尚,广孝白天出家为僧,晚上夜盗千家万户的。这也算是替你们佛陀添香油吗?”
    “在广孝的禅房里面,发现了贵府的东西……”迦叶摩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子,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他说道:“广孝,你可曾不问自取,在施主的家中那过一针一线?”
    广孝低头施礼,回答道:“弟子长居心觉寺,除了每天带着众僧出去化缘之外。都是在寺中研修佛法,并不曾有私下出寺外出。更加谈不上到施主家中不问自取了。这当中归不归施主可能有什么误会,还望大师明察。”
    “有没有偷盗,我们到广孝大师的禅房里面一看便知。”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寺外招手说道:“傻儿子你进来,我们现在去你师父的禅房,你告诉我在哪里发现咱们家的东西。你自己去把它找出来。”
    “老家伙你也别害老子,广孝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别老子给你们找着了那件东西,他再灭了老子的口”这个时候。百无求从庙后藏身的地方现身。二愣子现在还穿着当初在心觉寺出家时候的僧衣,有些紧张的看了广孝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要不然还是算了吧?反正你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点东西。就当布施给他门和尚了……”
    后来在归不归和迦叶摩老和尚的反复劝说之下,百无求终于答应带着几个人去了广孝的禅房。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在广孝存放僧衣的箱子里,找出来一张写满字迹的绢帛。将绢帛丢给了老家伙之后,二愣子说道:“就它了,老子记得清楚,上次在那个什么徐福家里面,拿出来的就是这个。老家伙,上面写的是长生不老的方子吧?”
    “原来施主你把公子送到广孝这里。就是为了栽赃的。”广孝看到百无求从他的箱子里面翻出来绢帛,没有丝毫的意外之情。顿了一下之后,他回身冲着自己的座师说道:“师父您知道广孝还是方士的时候。已经是长生不老之身了。天下人人皆求长生,唯独弟子不需要……”
    “那可不好说”这个时候,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想将这个丹方交给你释门长辈的,到时候释门子弟人人长生不老。也不用求佛了,天底下遍布都是佛陀。”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冷笑着将目光对准了盯着归不归手中长生不老丹方发愣的迦叶摩。被身边的弟子提醒之后,这位现白马寺的住持这才反应了过来,冲着吴勉说道:“请施主慎言,虽然天下人人皆可成佛。不过佛陀只有佛祖释迦牟尼一人独尊,还请施主万无妄言。”
    听了老和尚的解释,吴勉难得的冷笑了一声。并没有作答。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将手里的绢帛向着迦叶摩晃了一下。说道:“老和尚,你也以为我们这是用这件宝物来栽赃你的宝贝弟子吗?那老人家我不依,这个官司咱们打到皇帝那里,也要找人给我们做主。”
    归不归手中是让人长生不老的丹方,皇帝知道有这件宝贝的话,眼睛早就红了。哪里还会再管什么和尚不和尚的?只不过老和尚自己蒙在鼓里之外。在场其他所有人几乎都知道这是一张失败的丹方,服下之后会不会长生不知道,但却一定变成疯魔一样的人物。
    广孝虽然也知道这丹方的底细,不过却不方便对老和尚明讲。虽然迦叶摩心里明白广孝不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但是现在他亲眼看着贼赃从广孝的箱子里面拿出来。想替自己这弟子说几句话,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看热闹的大方师火山突然说道:“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这件小玩意儿。归不归先生你可能是误会了,这件丹方是我送给广孝禅师的。作为让我借宿寺庙的谢礼,归先生你回府好好找找,你的丹方应该是遗落到了什么地方。”
    “大方师说这是你送给广孝禅师的?”听到了火山的话之后,归不归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老家伙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正想要说这丹方是他门所有,怎么会到火山手里的。
    就在这个时候,火山自己说道:“这本来就是徐福大方师所著的丹方,我送给谁是方士与释门的私事,归不归先生你们连这个也要管吗?”
    不止是吴勉、归不归,就见广孝心里也想不明白火山这是什么意思。他本来应该恨自己入骨才对,突然开始替自己开脱,这位大方师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到火山极力维护广孝,归不归马上变了口风:“那老人家我回府看看,可能是记错了,你们也知道像这样丹方老人家我存着不少,可能是记差了也不一定。”
    说完之后,他冲着老和尚迦叶摩和广孝客气了几句,随后便拉着面沉似水的吴勉和他的便宜儿子出了心觉寺。看着他门三个有话说不出来的样子,火山的心里也跟着叹了口气。
    等到吴勉、归不归从心觉寺走出来的时候,就见山门旁边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看到了他们三个走出来之后,小孩子蹦蹦跳跳的到了他们的身边,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被你猜中了,这心觉寺地下还真藏着俩人。”
    小孩子说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吴勉说道:“怎么样,你输了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