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梦醒自语

    迦叶摩沉默了半晌,他早已经看出来广孝是一柄双刃剑。用好了整个佛门或许都会因为此人声名远播(现在别看东土一片佛法昌盛的样子,那是现今皇帝刘庄一人崇信佛法,下面的官员、百姓跟风而已。刘庄哪一天驾崩,局面如何还是未知之数),用得不好天下或许都会被广孝叫的天翻地覆。
    看着迦叶摩不说话。广仁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广孝本来就是方士,他的座师正是我师徐福大方师。当年徐福大方师都放弃的人,大师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的好。”
    本来老和尚一直沉默不语,不过听了广仁的这几句话之后。他却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冲着前任大方师说道:“广仁先生,我佛慈悲普渡天下人。徐福大方师就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可也并不是佛。徐福大方师做不到的事情,在我佛佛法感召之下,也未必做不到。广仁先生是方士当中的魁首,不过毕竟还是没有接触过佛法。来来来,我这里……”
    说话的时候,老和尚回头要去找自己随身携带的佛经。不过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梦境当中,微微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广仁先生方便的话。可来心觉寺找老僧畅谈佛法。或许见识了佛法广大之后,广仁先生会留下来老僧一起精研也未可知。”
    看到了老和尚拼命要把自己往释门里面拉,广仁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如果真有那一天,广孝一定亲自前去拜望大师。时辰不早了,耽误大师休息,真是罪过……”
    广孝说这话的时候,老和尚彼岸觉得有一股吸力将他向草庐外面吸过去。就在迦叶摩的身体出离草庐的一瞬间,他猛地一睁眼睛,就见自己依旧躺在禅房当中。刚才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想起来没有把身边的佛经交到广仁的手上,老和尚连叫可惜……
    老和尚虽然醒了过来。不过刚才的梦境却还没有结束。迦叶摩被吸出草庐之后,广仁也跟着几步走了出去。就在这位前任大方师走出草庐的一瞬间,他周围的景象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见本来还是望天山上草庐外面的景象。突然变成了方士宗门里面的道场。里面坐着一百几十个方士,正在聆听当中大方师火山给他们讲授经法。看到自己的师尊进来,火山急急忙忙站了起来。躬身对着广仁说道:“有劳师尊奔波。不过不知道那和尚听进去师尊的劝导了没有?”
    “也是难为大方师了,梦境当中还在教导门人。”广仁冲着自己的弟子微微笑了一下,看着还木然坐在周围的方士弟子。说道:“尽人事而已,该做的都做了,就算天意不可违,也总算无愧于心。”
    听了广仁的话,火山的神色便暗淡了下来。看了自己弟子的模样,广仁反而冲着他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上次你用了占祖之后。还没有说看到什么了。本来你是大方师,我一个小方士不应该多言的。不过我的好奇心最近越来越重,大方师,有我能知道的事情吗?”
    火山犹豫了半晌之后,还是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广仁跪在地上,说道:“请师尊见谅,此次方士一门如果遇到灭顶之灾,皆是火山身为大方师的一人之责。弟子不敢牵连到师尊……”
    “现在你是大方师,大方师跪在地上真是让我为难。”说话的时候,广仁也对着火山跪了下去。随后冲着脸色诚惶诚恐的大方师继续说道:“那么我不问你看到什么了,大方师只需回答这次大祸有解还是无解就好。这个总是可以的吧?”
    看到广仁冲着自己双膝跪倒,火山脸色已经吓得煞白。当下他急忙将自己的师尊搀扶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沉默了半晌。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广仁说出来两个字:“无解……”
    “明白了”广仁拍了拍火山的肩膀,柔声说道:“看来不是一个广孝兴风作雨那么简单,既然这样,那就更没有什么了。大方师累了,回去休息吧……”
    广仁的话说完之后,火山身后的道场大门突然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大方师吸了出去,火山被吸走的一瞬间,道场里面跪着的中方士也同时消失的干干净净。诺大的道场当中只剩下广仁孤零零的一个人,看着刚刚火山坐着的位置,广仁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无解?我错过了一次,希望你不要再错第二次……”
    火山睁眼醒过来之后,看着自己所在的厢房发呆,好像好没有从梦境当中缓过来。半晌之后,听到外面和尚来回走动的声音,这才收回了思绪,喃喃自语说道:“有解无解又能怎么样?结局还不是一样嘛?”
    站在道场里面半晌。广仁这才将自己的术法卸掉。道场转眼间又变回到了望天山上的草庐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这座草庐,这位前任大方师喃喃自语的说道:“能在这里隐居,也是不错……”
    “你还没有从梦里出来吗?还是这么不要脸的才是你心里话?”没等前任大方师说完,就见吴勉、归不归正从山坡上面走过来。刚才那句话正是从白发男人的嘴里说出来的。
    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之后,广仁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还以为在这里不会见到熟人了,本来打算要走的,想不到最后还是见到你们几位。不在寿春城中拜佛,这么早就回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不是怕有人趁着老人家我们几个不在家,过来偷东西嘛”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对正在帮吴勉瞪着广仁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去看看家里的东西少了什么没有……”
    他们几个人本来打算,趁着火山、迦叶摩都在心觉寺的时候,搞点事情然后趁乱将广孝藏在庙下的两个人挖出来的。和广仁、火山师徒比起来,广孝才算是真正的对头。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还没有了结,不管他这次打的什么主意,吴勉、归不归都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想来想去,还是让两只铁猴子去捣乱的好。就算火山、迦叶摩事后找后帐,也可以将屎盆子扣在大术士席应真的头上。这个分别就是大术士弟子炼制出来的法器,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发现和两只铁猴子失去了联络。按着当初百里熙教授的操控之法。竟然丝毫感觉不到沙弥和比丘的存在。一开始老家伙还以为这是百里熙到了,或者收走了两支铁猴子。不过想着怎么多年也没有再得罪过那位炼器第一人,怎么他也不会收回两只铁猴子都对他们说一声吧。
    既然不是百里熙做的,那么就是有一位术法通玄,或者精通法器的人到了他们的草庐。老家伙第一个想到的是好久都没有露面的大术士席应真,不过真的是那位老术士到了的话,应该第一时间就冲进寿春城找小任叁亲热了。既然不是百里熙的话,那么有那个本事还没在海上钓鱼的,那差不多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打发走了百无求之后,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身,看了他身后大开的房门之后,说道:“看来广仁大方师你还真的看上老人家我的这座府邸了,既然这样的话,我老人家也不是不能割爱。这样,听说徐福给你带了什么东西会来,什么东西让老人家我看三天。这间府邸便割让给大方师,怎么样,这可是明摆着便宜广仁你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