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拜访

    归不归一口一个府邸的,没见过他这几间草房子还真以为他这大宅子和皇宫和查不了多少。当下广仁哑然失笑,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师兄,你要的东西已经被徐福大方师收回。听说你们已经去过东海,见过了徐福大方师。想要的话。还要劳烦归师兄你再走一趟,亲自向徐福大方师讨要吧。”
    回想起来那次的东海之行,归不归便没有兴趣在走第二遍。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广仁说道:“那还是算了吧,估计徐福老家伙也不想看见老人家我。不过广仁大方师你是稀客,好不容易来一趟,进来喝杯……开水再走嘛。”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重新指使两只铁猴子。见到两只铁猴子收了他的指令出来转了一圈之后,老家伙的心这才算放下。随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对了。广仁大方师你既然到了寿春,那么说来应该已经见到火山那孩子了吧?不是老人家我说他,火山这孩子怎么说也是大方师了。还是没有什么城府,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都跟着大方师你学什么了。好好一个挑拨离间、借刀杀人的计策弄的瞎子都能看出来,不是老人家我说他,火山这孩子连大方师你一半的城府都没有学出来。”
    虽然广仁没有亲自在场,不过他也能猜到火山的所作所为。现在方士一门现任大方师孤身一人在心觉寺的和尚堆里,走的就是归不归所说的路子。可惜火山生性刚毅,打打杀杀的还好,像这样斗心眼的活还真不是他的所长。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小任叁突然好像说漏嘴了一样。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也许火山和我们一样,也是去查和尚庙下面藏着的那俩人呢?就兴你看出来破绽?他火山凭什么看不出来——你眨巴眼睛做什么?我们人参又说错什么话了?”
    “心觉寺下面藏着人……”这个时候,已经准备要走的广仁也来了兴趣。那座寺庙下面摆着阵法,广仁也并不在意。怎么说这里也算是东土寺庙当中的庭祖之地,庙前面后摆几个阵法也没有什么说的。而且看着阵法的样式就是广孝从他们方士的阵法当中变化去的,广仁想要破坏阵法也是举手之劳。就是因为太轻而易举,这位前任大方师才会觉得阵法下面的东西无足轻重。
    “大方师你别听小孩子瞎说。庙里面出了光头和尚还能有什么?”归不归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再说现在火山大方师就在心觉寺中几天了,广孝真想要藏谁的话。还能瞒得住火山那孩子的眼睛吗?”
    自从广仁下了方士一门除了火山之后,不得向着其他人称呼大方师(徐福除外)的法旨之后。也就是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敢在他的面前,左一句广仁大方师。右一句火山大方师的。广仁已经说过他多次,不过老家伙再见面依然没有改口的打算。当下广仁也算默认给了老家伙一个特例,就当听不出来他话中的毛病。
    “归师兄说的有理,寺庙里面除了和尚,还能有谁?”广仁冲着小任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和尚的事情让他们和尚解决,我是方士,不参与和尚的事情。
    说完之后,广仁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太阳。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回宗门。就不打扰几位请修了,下次路过宗门的时候,还请你们几位进去做客……“
    ”没兴趣“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上次还以为我们是友非敌,不过替你们挡住了灾祸之后才知道我一厢情愿了。大方师,下次再用我们几个傻子做苦力之前,先说明白我们到底是友还是敌。“
    看着吴勉心里对上次方士宗门的事情记仇,广仁也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干巴巴的解释道:”上次只是一场误会,大方师回援不及,事后火山大方师也很是懊悔。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他应该会向几位解释。“
    ”下次?那么这次干嘛不解释?“这个时候。在草庐里面转了一圈的百无求走了出来。看着广仁继续说道:”刚才我们见过你们家火山了,也没见他解释啊。怎么?他的面皮薄不好意思当着外人的面解释?小爷叔,老家伙说你和火山见过面了,趁着我们没看见,他悄悄给你磕头赔罪了?“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眼睛看着广仁。嘴里向着百无求回答说道:”大方师给我这一介草民赔罪?你猜猜会吗?“
    上次火山亲来见他,竟然是想要吴勉重新回到方士门中。还许诺要将下一任的大方师留给这个白发男人,也就是吴勉心高气傲。心里压根就没有大方师这三个人。再换另外一个人,这个时候已经上跟着跟在火山身后摇尾乞怜了。
    看到吴勉和百无求二人一唱一和,广仁也知道再留在这里也无用。当下客气了一句之后,便使用了五行遁法离开这里。
    看着广仁离开之后,小任叁冲着老家伙哈哈一笑,说道:”老不死的。刚才我们人参说的怎么样?想不想说漏嘴说出来了?“
    ”下次记得说完之后,别一个劲的看老人家我,一看就是咱们俩串通好的。“归不归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说了几句之后,冲着广仁消失的位置说道:”这次也该轮到这位大方师睡不着了吧,正好剩的老人家我的麻烦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回头看了一眼吴勉。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这位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本来这是好事,不过怎么一想到广仁他们师徒俩大闹心觉寺,我老人家就一直心慌?替广仁高兴的?“
    见到两只铁猴子并没有什么意外,当下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索性直接带着这两只铸铁的畜生回了寿春城。将这座草庐留在望天山上,因为两只铁猴子的关系,附近的山民也不敢过来窥视。
    回到了寿春城之后。鹏化殷派去盯着心觉寺的人传回来消息。迦叶摩老和尚还是是做了什么噩梦,睡醒之后便将广孝叫到了他的禅房里面。这一对师徒俩不知道说了什么,一直过了一个半时辰,广孝才从迦叶摩的房间当中走了出来。
    又过了没有多久,迦叶摩亲自拿了随身携带的一套佛经送到了火山所在的房间。不过火山大方师好像是劳累乏了,老和尚叫了几声都无人应门。最后还是迦叶摩将经文留在火山的门口。还特意的吩咐了小和尚火山大方师取走佛经之后,一定要马上告知自己。
    现在心觉寺里除了和尚和金庙烧香的善男信女之外,还有不少九江郡的官吏。迦叶摩大师是当今皇帝身边的红人,虽然没有官职,不过这位高僧在皇帝身边的威信,比起三公九卿的大人物也差不了多少。
    一直到天快擦黑的时候,这些官员和上香的百姓才算陆续的离开。就在最后一个香客走出山门之外,小和尚们在打扫寺庙,准备一会上晚课的时候。一天都没有露面的大方师火山突然从自己的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得到了消息的老和尚马上跟了出来,对着火山笑着说道:”大方师,今晨尊师用术法给老僧托梦,说要查看基本佛经。还请你……“
    老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还没等迦叶摩反应过来,就见地面上出现来一道一道龟裂的痕迹。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