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大将军府

    让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稍感意外的是,跟着袁绍一起出来的和尚并不是广孝。和尚的法名叫做普净,是距离邺城三十里外安阳寺的监寺和尚。袁绍得了记载着长生不老法门之后,便建立了聚贤阁。开始并不是想动用这些修士们去对付方曹操、孙策等人,只是将这些修士召集到一起,共同研究这仙经秘法。
    聚贤阁到来的第一个人便是这为普净和尚。普净在做和尚之前是修士出身,很是有些成就的。虽然还是远不能和吴勉、归不归等人相必,不过比起来那些死在许昌城外麻衣修士,还是要比他们强上不少。
    普净后来还做过黄巾军中张角的下属偏将,算是天公将军张角的近人。他和其他少数几个人是可以接触到张角私物的,当初普净在张角的大营当中,机缘巧合之下是读过这仙经秘法的。就在他以为得到了天下之宝,准备修习成长生不老之时,黄巾军兵败他与张角等人失散。张角最后撤离的时侯。几乎什么都没有带,只是带走了这仙经秘法。
    等到再穿出来张角消息的时侯,便是这位黄巾军的天公将军已经作古,那仙经秘法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当初普净并没有将仙经秘法抄写一份私藏,或者将仙经背下来,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凭着普净领悟的那一点仙经,还远不到可以长生的地步。后来黄巾军彻底败落,普净为了躲避朝廷对黄巾余孽的追杀,这才进了剃头进了安阳寺。经过这么多年,普净已经做到了寺中监寺的职位。再过几年主持和尚圆寂,他便是安阳寺主持的不二人选。
    袁绍的夫人刘氏笃信佛教,安阳寺又是邺城附近最大的一座寺庙。刘氏夫人便时不时来庙里上香还愿,后来袁绍建立聚贤阁的时侯,刘氏夫人还向普净和尚推荐过。本来普净的凡心已了,不过当他从刘夫人那里听到最近袁绍得了一块写满了字的兽皮,刘氏夫人虽然不知道兽皮上面写的是什么,不过天天听袁绍嘴里念着仙经秘法,已经让普净和尚知道那是什么了。
    当下。普净和尚到了邺城,以投奔聚贤阁的名义见了袁绍。当下也没有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随后将之前自己领悟的仙经秘法也一并说了出来。袁绍听了之后。便当普净和尚是上天派来教授他仙经的天人。将他留在自己的将军府中,让普净专心的研习仙经。
    之前为了研习仙经,袁绍也是到处寻找有名的修士、方士的。捎带着也听过方士一门当中还活着的几位名宿。听到归不归这样传说中的方士名宿到了,袁绍真是要亲自去客栈迎接。事也凑巧,这时候普净正在整理最后两句仙经上纪录的话,如果最后两句话也明白。那边大功告成,只等着众人试过之后没事的话,袁绍便要修炼秘法了。
    就在片刻之前。普净终于明白仙经当中最后两句话的意思。当下袁绍这才如释重负一般,本来这个时侯应该将普净隐藏起来。不过袁绍生性多疑,担心普净已经弄明白全部的仙经秘法。一旦他有什么意外,自己再去哪里找这么一位解读仙经秘法的人。
    当下,袁绍这才带着普净和尚一起到大门外恭迎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在袁尚的引荐之下,袁绍和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客气了几句,随后便将他们请到了府中的中堂说话。
    到了中堂之后,归不归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袁绍说道:“大将军,听闻邺城办了聚贤阁,我们几个人是慕名前来投奔的。想来这聚贤阁里面人才济济,也不会少了我们几个人的一碗饭。”
    “聚贤阁聚的是贤,您老人家可是天神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在那里委屈?”袁绍正色说道:“几位大修士既然来了邺城,那便是天神降临。几位现在袁绍府中委屈几日,我让人去置办庙宇生祠……”
    听到了袁绍真的把自己这几个人当作天神来供奉,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那倒不用那么麻烦,有片瓦栖身躲避风雨,有五谷可以果腹也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顿了一下。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件小事情,老人家我听闻那位广孝和尚也在大将军府上做客,不知道方不方便将他请出来?我老人家几个人和广孝和尚之前还有点同门之宜,这么多年不见,还真有点想他了。”
    袁绍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归老先生您来的不巧,年前的时侯广孝禅师的确在我这里做客。不过待了没有几天大师便告辞了,您要找他的话,还是去他主持的白马寺去找找看。”
    这时候。袁绍身后的一位幕僚突然起身,走到自己主公的身后,低声说了几句。袁绍听了之后眉头微微一皱。回头看了这人一眼之后,陪着笑脸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不知道是从那里来到邺城的?又是在哪位的嘴里听到广孝禅师消息的?”
    广孝不在这里并没有出乎归不归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袁绍身边马上有人听出来自己的破绽。不过还没等老家伙说话,他身边的百无求突然忍不住说道:“老子这些人都是从许昌过来的,那个广孝的事情,是曹操那个什么丞相亲口说的。还有要问的吗?有要问什么一起说,问完了管饭不管?”
    袁绍微微一笑,正要说话的时侯。就见自己的亲兵从门外走了进来,走到自己身边之后。将一封手札放在了他的面前,看着亲兵有些慌张的样子,袁绍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手札上面写的什么。
    看完之后,袁绍的目光在吴勉、归不归每个人的脸上都转了一圈。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起身对着吴勉、归不归等人说道:“真是不巧,有些紧急军务要袁绍处置。如果几位大修士不嫌弃的话,今晚就住在这里。袁尚,你去安排酒宴,千万不可以慢待几位天神一样的大修士……”
    说完之后。袁绍再次告罪,随后带着身边这些人离开了中堂,走到了府中另外一边的房间当中。重新坐好之后。这才从袖筒里面将刚才的手札取了出来。递给了刚才看出来归不归破绽的幕僚,随后对着其他人说道:“这是刚刚细作传过来的消息,我们派去挑拨曹操和东吴孙策关系的修士们已经全军覆灭。除了孙立被曹阿瞒生擒之外。其余的人都已经死了。刚刚归不归的人说他们从许昌过来,还特意的提到了曹阿瞒。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曹阿瞒也在惦记袁某的仙经秘法吗?”
    这时候,一名穿着轻甲的将军起身,对着袁绍说道:“大将军,外面的人不可留。末将愿将他们生擒,就算他们真是什么方士,懂一点邪术。我带领一千人马必定可以将他们生擒。”
    听了将军的话之后,袁绍冷笑了一声说道:“一千人?颜良,就算一万人都未必能将他们留下。一千人都死光了,他们也未必能有人身上见血。”
    这时候,刚刚看出来归不归破绽的幕僚,再次走到袁绍身边说道:“大将军,以我之见,既然他们想要那仙经秘法,给他们又有何方?大将军舍出去一件拓本,又有什么紧要的?”
    这个时侯,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走到了袁绍身边,说道“大将军,还是我去一趟把。不见一个熟人,他们是不会死心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