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集结人马

    见到官军和锦衣卫们都逃走之后,安道陵这才轻飘飘的从枯树上面跳了下来。
    慢慢走到了还在抽搐当中的杨军身边,看了一眼只剩下一口气的千户大人之后,老道士缓缓的说道:“千户大人,如果你刚才将信函送到吴勉的手里,那也不用死伤这么多的人了……”
    杨军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无力举着手里的绣春刀砍在老道士的脚面上。安道陵也不躲闪,任由刀刃打在自己的脚面上。只是此时的杨军已经力竭,砍在老道士的脚上连个白刃都没有留下来。
    “可以了……千户大人,道陵得罪了。”说话的时候,将杨军手里的绣春刀夺了下来,反手直接刺进了千户大人的后心。
    杨军颤抖了一下之后,终于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
    随着安道陵将手里的绣春刀拔了出来,从杨军身上流淌出来的鲜血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句话一一明日午时,道陵携邵小姐于淮水之畔见君。最后看了一眼已经断了气的杨军之后,安道陵施展遁法消失在了天生桥的桥头。
    瞬间之后,老道士出现在了京城当中的有名的娼馆一一望春楼的一间卧室门口。
    此时浓妆艳抹的邵南华躺在床上正在酣睡着,安道陵在卧室门口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
    望春楼的老鸨亲自守在门口,见到凭空出现的老道士,老鸨先是吓了一跳,看清了安道陵的相貌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凑过来说道:“您老人家可算是回来了,刚才官军进来搜查,吓得我心肝一个劲的乱颤。总算是佛袓保佑,没有被人看出来……”
    “你给她喝了多少酒?”老道士进了卧室大门之后,闻着酒味便皱起了眉头。随后继续说道:“你把她打扮成这个样子,没被人占什么便宜吧?鸨儿娘,这位姑娘要是在你这里被欺负了。你我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这不是为了应付那些当兵的搜查吗……”老鸨擦了擦汗之后,继续说道:“刚才那场面您老人家是没有看到,二百多兵一下子就冲进来了。好在我提前做了准备,灌了这小丫头一斤白酒。又给她换上了姑娘接客的衣服,谁看见都以为是昨晚喝多了的姑娘。我亲自在这里看着,没让那些臭男人碰这姑奶奶一手指头……”
    这老鸨不敢骗自己,安道陵这才松了口气。当下从怀里摸出来两锭一百两的金元宝放在了老鸨的手里,说道:“你把她的衣服换回来,脸上的浓妆洗掉,一会我要带着她离开。”说完之后,安道陵转身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门外等着老鸨给邵家小姐换好衣服。
    见到了二百两黄金之后,老鸨笑的嘴巴都合不栊。忙乎了半响之后,又给邵南华灌了准备好的解酒汤,这才把迷迷糊糊的邵家小姐搀扶了出来。将她送到了老道士的手里之后,老鸨继续说道:“道长,外面都是到处搜查您的官军。您这个样子出去,小心一出门就被他们逮个正着。要不这位小姐还是暂时放在我这里,有我给您看着,保准出不了事情。”
    安道陵可不敢再将邵家小姐安置在妓院当中,如果让吴勉知道的话那还了得?
    当下老道士没有搭理老鸨,趁着夜色将邵南华从望春楼里带了出啦。三拐两拐之后来到了一座已经搜查了一遍的民宅当中,住在里面的一男一女早已经等候多时。见到道士之后,急忙开门将他们俩让了进来。
    这二人是燕王朱棣留在京城的眼线,原本邵南华是被藏在这里的。不过看到京城大乱,官军在到处搜查自己和邵家小姐下落。安道陵知道早晚要搜查到这里,当下便花大钱买通了望春楼的老鸨。将邵小姐藏在了妓院当中,那里都是女人,很容易便能蒙混过去。
    不过现在安道陵准备豁出去带着邵南华去见吴勉,如果让那个出了名的小心眼男人知道自己的后世子孙在妓院待过一阵,还不把自己的袓坟刨了?
    此时,邵南华还是晕晕沉沉的,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被搀扶进了民宅之后便倒在了床上继续睡了起来。看着邵家小姐沉睡的样子,安道陵这才算稳住了心神,对着民宅当中的男女说道:“你们俩今天什么都不要做,只管看好邵家小姐。如果邵家小姐有什么意外,别怪老道和你们断了师徒的情谊。”
    这一男一女都是安道陵的弟子,听了自己师父的话之后,男子当下急忙说道:“这位邵小姐交给我们俩,您老人家就放心吧,任谁也不能伤害邵小姐一根头发……”
    男人说完之后,一边的女人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师尊,你把邵姑娘带回来,是不是已经和吴勉、归不归谈妥了,他们答应用昏君的头颅来换邵姑娘了?恭喜师尊为燕王殿下立下首功。”
    “早着呢……”想起来自己的计策被杨军打乱,安道陵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俩留在这里看守邵家小姐,如果遇到什么异事,马上点燃院子里面的狼烟。老道见到自然会马上回来,我去找其他人帮忙,这功劳也要让一些出去了。”
    说到这里,安道陵叹了口气。这时候杨军的尸体想必已经被人发现了,自己约吴勉明天午时见面的事情,应该也传到那个白发男人的耳朵里了。安老道虽然自大,不过还是听说过吴勉的名声,他可不认为凭着自己的本事便可以打败这个白发男人。那就只能把燕王留在京城的其他修士一起找出来了,真说崩了的话,起码也要找些人抵挡一下,把自己威胁邵南华性命的时间拖出来。
    当下,吩咐了俩弟子看守邵南华,他自己则施展遁法去了在京城里面穿梭起来。去了七八个所在,将那里隐藏的修士都叫到了自己弟子藏身的民宅当中。大家先商量一下明天午时怎么对付吴勉、归不归他们俩。
    半响之后,找齐了最后一个藏在应天府大牢里面的修士李泰之后,安道陵和李泰一起施展遁法,前后脚回到了民宅当中。此时,他的男女弟子在里面的厢房看守邵南华,其余的修士都在外间屋等着安道陵出现。
    安老道和李泰出现之后,隐藏做卖肉屠户的修士孙安直接说道:“老道长,原来是你把邵家小姐绑走的。今天一天大街上鸡飞狗跳的都在找邵家小姐的下落,我还以为是姚广孝那和尚做的。想不到是道长你干的。这样一来,那个小白脸的吴勉投鼠忌器也不敢阻挠我们去行刺昏君了。”
    “孙贤弟,你把老道像简单了……”安道陵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邵家姑娘是一张好牌,只是让吴勉、归不归二人投鼠忌器那就太可惜了……老道用这位小姐,逼的他们俩去替我等了结那位小皇帝。到时候……”
    安道陵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真是个好主意,你说这么好的主意,老人家我要怎么谢谢你们?“
    话音落下的时候,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归不归突然出现在这几人的面前。老家伙出现的同时,安道陵已经知道大事不好。他根本不敢与这个和姚广孝齐名的老家伙动手,当下将自己身边两名修士推到了归不归的身上。随后他飞一样的到了后院厢房,推开厢房大门冲了进去,只要那位邵南华小姐还在,自己便还有翻盘的机会。

© 2015 耳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