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禁锢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几乎已经站不起来的独孤狐弓着身子从他们几个的背后走了出来。此时的老鬼物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每走一步都有鲜血从它的身体里面渗出来。看着让人心惊肉跳……

“原本老鬼头还想着去上面找你们俩的,想不到你们自己下来了……”一句话说完,独孤狐停住了脚步,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这样也好……看到吴勉、归不归了吗?你们如果乱动的话,他们俩的性命便不保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鬼物再次喘了几口粗气。缓过来之后,它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对着两个人参娃娃继续说道:“老鬼头不瞒你们俩,这阵法只是困阵,杀不了人的。稍后我会将妖神带到地府去的,我们离开之后,阵法里面其他的人自然会恢复自如的。不过如果你们现在出去找帮手的话,老鬼头我为了自保,只能将他们一个一个都杀掉了。魂魄也不能留着,还要把它们都烟消云散……”

“老梆子,你这话说的自己都不信吧?”小任叁看到老鬼物走路都费事,看着应该是刚才和吴勉、妖神交过手了。现在说不定连它们俩人参娃娃都斗不过,这是怕小任叁出去找帮手。毕竟这只人参娃娃的后台太可怕了,除了还在海外钓鱼的徐福之外,谁不怕那位大术士……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拉着曹石头走到了甬道的路口。随后小家伙继续对着独孤狐说道:“老梆子,现在我们人参就出去找人帮忙。听说过大术士席应真吗?那是咱们爸爸……你就等着我们人参出去给你好好露露脸,你刚才说的疯话我们人参都给你记着呢。说我们家席应真老头是老嫖客,给不起茶围钱在娼馆卖屁股……”

这话说的曹石头都吓了一跳,它忍不住对着小任叁说道:“任仨儿,你这么在背后编排你们家大术士,不怕他知道了剥你的萝卜皮?你到底是不是他的干儿子?怎么什么话都敢提?”

“老曹你是哪头的?”小任叁骂街的本事不如百无求,不过它在背后惹是生非、添油加醋的本事可比那个二愣子要大的多。它有些不满的看了曹石头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那话明明是这个老梆子说的,关我们人参什么事?”

随后,小任叁站在了甬道口,奶声奶气的对着独孤狐继续说道:“老梆子,我们人参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把我们家吴勉和老不死的放了。还有,把我们人参的大侄子从那皮囊里面揪出来。换了个皮囊就撒泼,出来之后我们人参要给它个大耳刮子……”

看着小任叁拉着曹石头一边说话一边向着甬路里面走去,看来光靠嘴皮子是留不住它们俩了。可是独孤狐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它现在能站着说话已经是强撑了。哪里还有本事可以过去拦住这俩人参娃娃,看着自己拼出了命,连三个神识都废掉。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不能坏在这俩人参娃娃的身上。

“原来你们两个小娃娃不信我会对他们动手……”独孤狐嘿嘿一笑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一动不动的那些人、妖、鬼打出去一个火球。

火球打在他们身上之后迅速的蔓延开来,将他们四个笼罩在了一片大火当中。看着他们被大火烧得噼里啪啦的样子,老鬼物回头冲着两只人参娃娃说道:“他们当中有长生不老的,有妖神之体的,还有一个地府之主……谁都以为他们是永生不死的,我也想看看被火这样一直烧着,最后会不会把他们烧死……”

独孤狐说话的时候,空气当中已经弥漫出来了一股焦臭的味道。老鬼物回头看着两只人参娃娃,嘿嘿一笑以后,继续说道:“看看第一个被烧死的会是谁?我替你说一下,妖神的皮囊是神体,它会是最后一个被烧死的。别看阎君只是魂魄,它全身的王袍上面绑着避火的天才地宝。没有几年耗光不了那天才地宝的,现在只剩吴勉、归不归了。我们看看他们俩谁能熬到最后……”

虽然被大火烧着,不过吴勉、归不归他们俩还是一动不动。没过多久,他们俩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大火烧掉。将他们二人烧了皮开肉绽,看着两个人身上已经没有了好肉,小任叁的心也开始哆嗦了起来。

“老爷爷,你先把火灭了。有什么话好说,放什么火啊,我们人参偎火……”小任叁变了一副笑脸,变回了那个奶声奶气的人参娃娃,对着老鬼物继续说道:“有什么话都好商量,你先把火灭了,我们人参就过去……”

独孤狐嘿嘿一笑,收了自己的控火之法。看了已经不成人形的吴勉、归不归之后,回头对着小任叁和曹石头它们俩继续说道:“现在火熄灭了,你们俩也可以过来了。只要你们俩待到我带着妖神的皮囊离开,你们这些人、妖和鬼都可以离开了……”

“好!既然老爷爷你都灭了火,我们人参自然也要话付前言……”说话的时候,小任叁拍了拍曹石头的肩膀,随后奶声奶气的继续说道:“老曹,你先过去。等这个爷爷带着二愣子的皮囊走了,我们人参就过去把你带回来。别怕,你真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们人参就去给你报仇……”

“我是让你们俩一起过来。”听到了小任叁的话,曹石头还没说话,老鬼物已经忍不住先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刚才你说的……”

“对啊,你把火熄了,我们人参就过去。这不是马上就要过去了吗?”小任叁咯咯一笑,随后继续对着独孤狐说道:“你敢说我们家老曹不是人参吗?它是人参过去了,我们人参说的不是正好吗?”

虽然和两只人参费了一些口舌,不过趁着这个时候独孤狐的术法也恢复了一些。对付这两只人参娃娃应该不成问题了,当下老鬼物笑了一下,向着曹石头招了招手,说道:“也好……那你就在这里看着,稍后我抽离了魂魄之后,就带着妖神的皮囊离开……”

说话的同时,独孤狐突然对着甬路路口的小任叁打出去了一个火球。与此同时,它的身体消失,几乎在火球打到的同时,已经到了小任叁的面前。它算准了这只人参娃娃要躲避火球的路径,要趁它躲避的时候,拿住这两只人参娃娃……

就在独孤狐到了小任叁和曹石头的面前,一手一个准备抓住这两只人参娃娃的时候。小任叁突然张嘴,对着独孤狐喷出来了一个火球。独孤狐之前知道有关曹石头的事情,还只是在它有个谁也惹不起的后台,和地遁之法犀利上。想不到这一只人参娃娃竟然会施展方士才能施展的控火之法。

没有防备之下,独孤狐被火球打在了脸上。随后火势瞬间蔓延到了它的全身,趁着这个机会,小任叁和曹石头转身向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的方向跑去。一个小小的火球缠不住这个老鬼物多久的,只要能在这之前将那四个人、鬼、妖随便一个唤醒,那便解决自己这边的问题了。

曹石头虽然术法远不如小任叁,不过它的速度要快的多。眨眼的功夫便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就在它想要唤醒这几个人、妖、鬼的时候,它的眼前突然一花,身体还着火的独孤狐已经到了曹石头的面前。

© 2015 耳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