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第四个

见到吴勉也被自己定住,安梓童放声大笑了起来。如果平时想要定住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物就是痴心妄想,想不到今天的运气好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一连定住了归不归、百无求和吴勉这样的大修士,恐怕今晩睡觉都会在梦中笑出声来。

除了对孽的研究之外,宣毅一派最拿得出来的就是定身阵法了。只不过这样的阵法也从来没有定住过好像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人物,原本安梓童也不报多大的希望。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形,他怎么也要试一下。

安梓童在使用阵法的同时,也做好了失败的打算。他打算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那两个孽化的人身上,如果不是它们俩突然失控,现在安修士已经到了陆地,找一个没有人烟的所在,潜心研究那只孽猫了。

定住吴勉的阵法和定住归不归、百无求的阵法不同,后者只要将他们引诱到阵法当中即可。而定住吴勉的阵法,则需要他本人在原地站上很长一段时间。故而安梓童这才主动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刚次他咳嗽的时候,是在借着这个机会用断脚在地上画好开启定身阵法的符咒。

如果是在其他的情况下,吴勉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安梓童定住。就是因为被安梓童的话吸引,加上这个修士的两只手加上一只脚已经废了。白发男人一时大意这才着了安梓童的道。

现在大局已经在自己的掌控当中了,只剩下一个朱允文。虽然断了两只手和一只脚,不过对付这样一个普通人一口气便足够了。

当下,安梓童拖着自己的一条瘤腿向着朱允文走了过去。他边走边说道:“现在没有人能救你了,放心,我已经改变主意了。

你应该是个大人物……我会留着你一条活命。我在海外小岛上待得太久了,回到陆地需要有人帮衬。你会帮着我吧……”

朱允文此时已经退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身边,他想要把他们俩唤醒,不过没有丝毫术法的小朱皇帝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冲着安梓童笑了一下,说道:“那你还是别留我的性命了,我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偏偏就是不能回到陆地。”

安梓童以为这个半大小子是在和自己说狠话,当下他再次笑了一下,对着朱允文说道:“那就如你所愿,今天的事情不能被别人知道……”说话的之后,安梓童提起来一口罡气,准备对着朱允文喷过去。

就在这口气马上就要喷出去的时候,安梓童的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残废,你把我们人参忘了。要罚你……”话音未落,三四个火球从安梓童的身后飞了过来。这几个火球好像算准了安修士的动作一样,他刚刚闪避躲开了两个火球,行动不便的身体再也无法躲开另外一个火球随着“呼!”的一声响,第三个火球打在了安梓童的身上,他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当下安修士也顾不得什么了,他惨叫拼命向前几步,随后翻身跳进了附近的水缸里面。

火势瞬间被熄灭之后,安梓童便要从水缸里面跳出来。此时他已经被烧的皮开肉绽,心里也想到了自己怎么把那只人参娃娃忘了……之前它进入到上面的船舱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在安梓童的心里,这只人参娃娃不算什么。那两只孽化了的人便可以对付,只是现在它们俩都被吴勉解决掉,凭着自己的残肢对付这只人参娃娃还真有点吃力。

熄灭了身上的大火之后,安梓童作势便要从水缸里面爬出来。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脑袋从水下钻出来的一瞬间,便看到了小任参那粉白粉白的小脸蛋。随后使它藕段一样的小手,抓住了安梓童的头上,将他从水缸里面拖了出来。

此时的小任参已经今非昔比,小家伙刚才藏在暗处,亲眼看到安梓童是如何定住的吴勉。白发男人那个亏小任参自然不会再吃,小家伙的心也狠的起来,将安梓童从水缸里面拖出来之后,小任参跳起来跺在了安修士唯一一条好腿上。随后从安梓童的嘴里传来一阵杀猪一样的声音……“你不是还能用瘤腿画符吗?现在我们人参看你还怎么画……”说话的时候,小任参从倒在身边的护卫手中,拿过来他手里握着的腰刀。随后作势就要砍断安梓童的四肢,吓得安修士哇哇大叫了起来:“且慢动手!我没有伤害那几位大修士的意思……回到陆地之后我还是要放了他们……”

“你以为我们人参是百无求吗?这样的屁话也会信?”说话的时候小任参举起来手里的腰刀对着安梓童的屁股剁了几下,剧烈的疼痛让他以为这个小东西已经斩断了自己的双腿。当下安修士再次哇哇大叫了起来,最后竟然一翻白眼晕倒了过去。

“呸!没用的东西。吓唬吓唬就晕倒了,你刚才杀这个杀那个的能耐哪去了”小任参直接将水缸推倒,让流淌出来的凉水激醒了安梓童。随后小家伙再次走到了他的身边,奶声奶气的对着安修士继续说道:“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原来就是靠着定身法啊来,你定我们人参一下试试。定住了随你拿我们人参炖鸡去,定不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了……”

“饶命……饶命……”此时安梓童已经四肢尽断,他站都站不起来,哪里还有本事来定住这只人参娃娃?现在只能看自己的运气了,也许今天的好运气还没有用光,还能捡回来一条命现在的安梓童只能争取一个好态度了,他对着小任参说道:“归不归、百无求那边的阵胆就在他们的脚下,只要打碎了他们脚下踩着的石板,阵法便自己破了……吴勉大修士就更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白头发的吴勉已经走了过去。只要擦了他面前的符咒便算解了定身法,刚才小任参一缸水推倒,里面的水已经冲到了吴勉的脚下,将那个用鲜血画的符咒冲花,吴勉瞬间得了自由。

“吴勉大修士饶命……刚才我只是请您老人家站一会,我一逃走便会还了您的自由。”安梓童看到白发男人到了自己的面前,当下他不顾一切的大声喊道:“我小小的宣毅修士,怎么敢伤害您这样的大修士……”

这时候,小任参冲着白发男人咯咯一笑,说道:“不用和我们人参客气,这都是我们人参应该做的。怎么也不能看着你和老不死的,大侄子遭罪吧?你要是真想谢谢我们人参,那就找一天一起喝顿花酒……”

小任参说话的时候,朱允文已经走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身边。他在捡起来一柄护卫们掉落的腰刀,用刀柄砸碎了他们一人一妖脚下的石板。就在石板出现第一道裂缝的时候,归不归和百无求突然动了一下。

老家伙还好站稳了脚步,而二愣子的身体原本就是倾斜的,恢复了自由之后便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百无求跳了起来。

随后也冲着这边跑了过来。对着安梓童就是—脚,随后它继续大声咒骂道:“打不过老子就定住我?之前还想看在我们家黑猫的份上,简简单单的打死你就得了。现在老子能让你死痛快了,老子就跟你的姓……”

© 2015 耳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