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远离是非

信函上并没有说神主是怎么从徐福的手里逃脱的,不过归不归还是有他的办法,老家伙向鹿樟打听。原本这个小方士不打算说的,不过被归不归三绕两绕之后,还是说出来了实情。

半月之前,徐福那里经历了一次海眼大喷发。遮天蔽日的妖鬼从海眼当中喷发了出来,分散了大方师的注意力。那位神主竟然趁着这次机会,纵身跳入到了海眼当中。徐福虽然看到了神主跳进海眼,无奈他被妖鬼们缠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主消失在了海眼当中。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跳进海眼就是死路一条。不过神主跳进海眼会怎么样,就连徐福自己也说不清楚。当下只能将弟子们都打发回到了陆地,让他们时刻监视陆地上的一举一动。如果发现有神主的踪迹,立即向他禀告。

除了打发走了这些弟子之外,徐福还一连写了几封信,让弟子们顺路送到吴勉、归不归,广仁和席应真等大人物的手里。让这些人也帮忙寻找神主的下落,现在广仁、席应真已经收到了信函,听说还有一封信函是送到广悌手里的,也不知道她收到了没有。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之后,鹿樟这才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继续说道:“两位前辈,早上听同门所说,东南出现了几件异事,或许和神主有关。听说现在广仁大方师,席应真大术士都赶过去了,您两位是不是……”

鹿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他搂着这个小方士向着一边走去,一边走老家伙一边从怀里摸出来一个细长的铜盒。随后归不归对着鹿樟说道:“徐福大方师的话,我们几个一定是要遵命的。不过这话说回来,你要先找到我们几个吧?你看看一一晚来了一步,我们四个已经离开这里了。去南京城找找吧,或许能在那里找到我们……”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已经点燃了长香在鹿樟的眼前转来转去,让香气将这个小方士彻底熏透。归不归动手的同时,已经使用术法隔断了自己和外界的联系。故而鹿樟在闻到香气的同时,眼神便迷离了起来。而归不归却没有被香气影响到。

听了归不归的话,鹿樟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懊恼了起来。他喃喃的重复着归不归的话:“晚来了一步,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

去南京城找找……或许能在那里找到他们。

可惜了,就是晚来了一步……”

说话的时候,鹿樟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看着他眼神空明的样子,朱高炽猜到他是被归不归用术法改掉了记忆。想不到他们这样的大修士还有这样奇妙的神通。

看着鹿樟离开之后,归不归拿着那根还没有熄灭的长香回到了太子的身边。见到老家伙回来,朱高炽急忙陪着笑脸岔开了和鹿樟方士有关的话题:“这次多亏了老人家您,如果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了归不归的话:“老人家我们几个在的话,殿下是应该谢谢的。不过现在我老人家已经都走了,殿下是不是也应该带着人回去了?预防汉王死灰复燃,殿下还是应该回去看看的……”

此时,太子的护卫都围拔在他身边,这支长香已经将他们这些人都熏透了。归不归说出来这两句话的时候,他们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迷离了起来。当下朱高炽喃喃自语的说道:“是……不能再让朱高煦死灰复燃了,既然几位仙长都走了,那本太子也要回去了……回到皇宫去,看着朱高煦不让他乱来……”

当下,护卫们簇拥着这位太子殿下上了马车,随后一路向着京城的位置进发。

这时候,哭成泪人的百无求和礼部堂官带着那些民夫们从墓穴当中走了出来。虽然拖金儿已经下葬,二愣子还是接受不了这个。它几乎就是被四五个民夫一起拖着出来的……“老仙长,您劝劝令公子吧。刚刚它就要留在墓室当中,说什么要和公主殿下并骨。我们死说活说才把它带了出来。”说话的时候,礼部堂官这才发现皇陵前面除了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参之外,已经看不到其他人了。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就见归不归将手里烧了半截的香再次点燃。随后老家伙笑眯眯的拉着这位堂官和民夫们走到了一边,片刻之后,这些人便目光呆滞的顺着山路走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归不归回头冲着吴勉嘿嘿一笑,说道:“不能再惨和他们方士的事情了,现在老人家我是有产业的人了。不是以前那个被徐福、广仁一句话牵着就跑的归不归了,老人家我是泗水号的东家。还没过够这个东家的瘾,说什么也不能再去趟这个浑水了……”

“难道你会拒绝徐福”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是你说不干就不干的吗?你逃了,泗水号还在,躲得了初一躲得过去十五吗?”

“别说初一十五了,连八月十五都能躲过去。”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徐福要看海眼,广仁、席应真要找神主。谁有时间去泗水号找我们的麻烦?徐福派的那些小方士最好打发了。说老人家我不在岛上,他们还敢硬闯?”

这时候,已经恢复差不多的小任参跑了过来。小家伙听到了他们俩的话,当下咯咯—笑,说道:“趁着这个机会,咱们四个不如去海外看看。听说老远老远的地方有个叫法兰西,还有一个叫做英吉利的国家。那里的人都是红头发蓝眼睛活脱的活鬼,咱们也别老在这里待着,也该出去走走了……”

“人参你这话说的轻巧,敢情泗水号不是你的,不用你来操心。”归不归一边摇头一边继续说道:“那种穷山恶水的地方,有什么好去的?老人家我还要看着泗水号,别去了个一年半载回来的时候泗水号归了别人。”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又看了一眼吴勉。

见到这个白发男人也没有要远游的意思,当下他嘿嘿一笑,随后继续对着一脸不满意的小任参说道:“再等等,什么时候老人家我想把泗水号挪到你说的什么法兰西、英吉利这些穷山恶水的国家之时,咱们在一起出去。我们都是差不多长生不老的,活得久了也应该出去看看……”

“这时候,百无求突然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你们爱去哪就去哪……老子那也不去,老子还要在这里守着拖金儿……你说你怎么就走了……把老子一只妖孤零零的留在这里,你怎么忍心……你带着老子一起走吧……”

“想不到傻小子你倒是个痴情种子。”归不归劝了几句之后,拍了拍二愣子的后腰,随后继续说道:“那也不去了,咱们就回财神岛。等到拖金儿每年忌日的时候再回来祭拜祭拜。”

劝了一顿之后,好容易才算把百无求劝住。随后他们二人二妖施展术法各自离开了这里,他们四个先回到了南京。看一眼邵家女人之后,便前往泗水号的码头,准备乘船回到泗水号去。

就在他们四个离开之后不久,身穿大红长袍的神主出现在了刚刚何其逑所在的位置。他出现之后,抽动了一下鼻子,随后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来晚了……何其逑你竟然已经陨落了,只剩下我自己了……”

耳东水寿说:

今天明朝结束,下午我捋捋最后一个朝代。明天开始写清朝的故事

© 2015 耳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