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篇 第三百八十一章 肉汤

原本雍正的火气已经到了脑门,要用弘铭开刀。不过看到了归不归之后,他的怒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擦了一把眼泪之后,冲着老家伙说道:“老仙长,当初是怡亲王允祥将您几位介绍到朕身边的,想不到再见面的时候,老十三他……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雍正挡着众人的面开始失声痛哭了起来。归不归劝了几句之后,在跟随在身边的大太监搀扶之下,来到了刚刚布置好的灵堂前。看着躺在棺椁里面的允祥还栩栩如生,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当下雍正抱着棺椁开始失声痛哭了起来。

说起来康熙留下来的这些儿子们当中,就数雍正和永祥的关系最好了。还在潜邸的时候,他们俩便一起办差,形影不离。雍正比允祥大近十岁,原本以为自己一定会走在他前面。十三弟还要辅佐下一位皇帝,没想到允祥说没也就没了……

想到自己看着允祥长大,又看着他身死,从此之后便少了一个最为知心的兄弟。当下雍正哭的站不起来,还是被几个太监搀扶着才没有倒在地上。周围的文武百官看到之后,纷纷跪下请求皇帝节哀。

好不容易止住了悲声之后,雍正看了一眼棺椁里面的允祥,随后转身来到了百官面前,对着他们说道:“和硕怡亲王爱新觉罗.允祥忠君明义,先帝康熙皇帝在位的时候,便在朕的面前多次称赞过允祥忠孝仁义。他不能和朕其他的兄弟相提并论,原本朕就有心还了他胤祥的本名,又担心他受不住朕的天子之气。今日老十三去见阿玛了,朕就还他胤祥的本名。胤祥是古今第一贤王,溢号也当得起这个贤字……”

说话的时候,皇上走到了棺材前面的神主排位前。这里还空着允祥的名讳,就等着胤禛亲自过来书写。当下皇上大笔一挥用汉文写了爱新觉罗.胤祥的名字。随后也顾不得自己帝王的身份,站在了百官面前,亲自率领百官行礼。自打大清定鼎中原以来,胤祥还是得此殊荣的第一人。雍正将除了帝位之外,能送出的都追封给了胤祥。

随后,胤禛又对着胤祥追封了一些离世殊荣。几乎将能想到的荣耀一并都跪了胤祥,还定下和硕贤怡亲王福晋若生下子嗣,这襁褓当中的孩子除了世袭罔替一个怡亲王的爵位之外,还可以得到一个郡王爵位。大清定国以来,这就算是第一个身兼双王爵位的铁帽子王了……

下面跪着的百官连连咂舌,有人担心这样以来会给后世立下先例,便想要出来劝说皇帝。不过看着雍正越说越兴奋,这些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最后,雍正命自己的哥哥成亲王允祉总领胤祥的丧礼。在京各王以及文武百官都要轮流来守灵,自己则亲自书写佛经制作托罗经被。一切都安排好之后,胤禛才在身边太监和邵素茹、吴勉等人的陪同之下,来到了后宅休息。

到了后宅还没有坐稳,雍正便对着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三人说道:“三位仙长,朕听说老十三是被人害死的。不知道有眉目了没有?那个害死胤祥的人是不是就在外面跪着?说出人名来,朕要诛了他的九族……

“皇上,怡亲王的确是被人害死,不过是谁做的,又是受了谁的指使,现在还没有查到。”归不归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邵素茹之后,继续对着雍正说道:“不过陛下放心,老人家我已经有了几分把握,这人逃不了的。”

因为胤祥之前病的蹊跷,雍正派去诊病的太医回来禀告,都说怡亲王是被修士用邪法所伤。加上胤祥是大术士席应真弟子的身份,雍正便认定了他是被修士害死的。修士之间的事情还是交给吴勉、归不归他们去做吧,想到自己之前被人魇镇的经历,雍正便不寒而栗。这样的事情,自己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皇上,怡亲王也是替你挡了这一劫。幕后这人害死怡亲王只是表象,想要对陛下你不利才是真的。害死了允祥之后,陛下便是他们砧板上的鱼肉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雍正的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之前指望允祥,现在只能指望这几个古里古怪的人了。

就在归不归准备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皇宫的太监总管来到了雍正的面前,躬身说道:“皇上,三爷成亲王求见。他说有些家务事要向您禀告……”

原本雍正的心都提了起来,见到太监总管来烦扰,心里已经有些不悦。不过听到是自己三哥求见,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点了头。康熙皇帝留下的子嗣现在越来越少了,加上成亲王允祉又是他活着唯一的一个哥哥。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片刻之后,干瘦干瘦的成亲王来到了雍正的面前。刚刚要行礼,却被皇帝拉住,说道:“三哥,你我都是弟兄。外臣不在的时候,还是以兄弟相称的好。老十三不在了,朕就只能指望三哥和其他的弟弟们了。”

“臣要说的也是这件事。”允祉陪了个笑脸,随后继续说道:“看在老十三的在天之灵份上,皇上您就饶了弘铭这一次。刚刚他去我那里哭,说是看不得他阿玛倒在床上的样子。听说吏部尚书鄂尔泰老家有个偏方,去讨要的时候被鄂尔泰留下喝了顿消愁酒。结果酒入愁肠便一醉不行了……”

说到这里,允祉看了一眼坐在皇帝身边的吴勉三人,冲他们点了点头之后,继续对着雍正说道:“老十三没有子嗣,看在他一直疼弘铭的份上,皇上您就赦免了那孩子。还不老十三地下有灵也是有苦说不出的。”

“看在三哥你的份上,朕这次饶了那小畜生一次。”雍正说话的时候,看了一边的邵素茹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他已经不适合再做怡亲王的世子,先赏弘铭一个贝勒,以后再看给他个什么爵位吧。”

“那臣就替那孩子多谢皇上了。”允祉站起来对着雍正行礼之后,便推说自己还要操持胤祥丧礼事宜,当下起身告辞离开了后宅。

随后雍正又在这里陪着吴勉他们说了几句,之后宫里来了加急的密折,是有关苗疆苗民叛乱的奏折。当下雍正着急处理政务,带了几个兵部的官员一起回到皇宫,开始调兵遣将征讨苗疆的叛乱。

雍正离开之后不久,九门提督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人看到逃走的书吏已经出城,现在已经画影图形在京城各地严拿此人。

听到害死夫君的人还没有找到,邵素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自大胤祥亡故之后,她便不吃不喝。归不归劝了几次,不为大人也要顾着肚子里的孩子。这样她才勉强喝了一点米粥,只是喝了就吐。

为了让邵素茹能吃下点东西,归不归将百无求叫了过啦。让它烹制一锅肉汤来为邵素茹补身体,当中还加了半根小任叁点头发。

足足炖煮了一个时辰,奶白色的肉汤端到了邵素茹的面前。香气让不思饮食的女人有了食欲,不过就在她端起汤碗准备喝上一口的时候,站在邵素茹身后的吴勉突然一把将汤碗抢到了自己手里。

吴勉也不管身边众人惊愕的表情,一仰脖将肉汤喝了下去。就在百无求瞪着眼睛要骂街的时候,白发男人先对着它说道:“什么时候开始,枭骨成了熬汤的佐料?”

© 2015 耳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